第四章 聖經故事的構造
 

「說故事並不只是把一些事件湊在一塊就算了;因為故事的許多效果,是有賴各個事件的組織,也就是有賴故事重點的置放,以及細節適切的描述。」

文先特(Marvin R. Vincent)


大部份老師和聖經故事敘述者,都是按照別人先已設計好的課程和方法來授課。在週日,他們須根據已編排好的課程表上課;在主日,則依照分級教材上課。這樣,為老師省卻很多私下的麻煩,無庸再從聖經裡,搜索枯腸地尋找一些合適且有趣的教材。何況專家們的集思,亦必優於老師個人的摸索。

在開始,一個聰明的老師,會先將他的故事擬成一個計劃。首先,就是記下他的目標,或是該故事所欲達到的目的;然後再條列出故事中的地理、歷史以及社會背景;按著按照時間的前後,列舉出所有故事的情節;並安排出該故事的高潮,使達成這故事的目標,最後再作一個適當的結尾。

這計劃可為如下式:

故事題目:

故事材料:

一個故事若有幾種不同的敘述,可將它們全都記下以為對照。

故事目的:

故事背景:

歷史的、社會的以及地理的。

故事情節:

故事高潮:

故事結尾:

接著,第一件工作,就是要決定故事的目的,因為那不僅影響了整篇故事情節的先後次序,還決定了整篇故事所應強調的段落;換句話說,故事的目的,會決定故事中所應強調的人物和事件,以及可輕筆淡墨描述過去的部分。

你希望你的故事產生怎樣的影響?你希望它在聽眾底心弦上,產生怎樣的共鳴?譬如:浪子的故事,你是想把它說成一個慈愛天父的故事,因為天父奇妙的大愛,使祂捨不得我們遠離祂而去?或是一個愚蠢兒女的故事,他以為可隨心所欲胡作亂為,而逃避善惡的報應?或是一個暴燥長兄的故事,他不能忘懷也不願寬恕弟弟的所行,更由於自己的硬心而失落了父親的愛?總之,這些都可能成為該故事的一種敘述,而你所選擇的將會改變故事所要強調的重心,以及故事中的人物。

或許再舉個例,當你敘述「給五千人喫飽」的故事時,是否只是藉著它來描述耶穌生活的忙碌,以及祂永不止息的給予,而到夜闌人靜的晚上,才精疲力盡地爬上山坡獨自禱告,以得著安息?或是藉著它來敘述一個小男孩的故事,他曾把自己僅有的五個大麥餅和兩條小魚乾獻給耶穌,而促成了神蹟的出現?你是要讓孩子發現耶穌廣被恩澤動人的所行,或是祂那拒為人君的勇氣?而這些都能藉著這個故事表達出來,只是你必須先選好你的目的,然後有計劃地安排它;因為你總不能選取所有的目的,並且不分輕重地強調它們。

再來,第二件工作,就是故事背景的構造。故事是何時發生的?若那是耶穌的故事,則該故事是屬於耶穌傳道生涯的那個時期?你決不可因自己先知道故事的結局,而對那些不明故事終究的人,隨意加上一些故事根本不存在的意義。

就像你須先了解以賽亞或耶利米他們那時代的一些世界歷史,你才能談到他們的故事。因為惟有先明白了他們的國家那時正是處於烏雲密佈、驚惶四起的時候,以及以色列在強大的巴比倫前,顯然就像一個柔弱的少女,在凶悍粗魯的巨人掌中那樣的無助,你才會對以賽亞的禱語感到深刻和真實。

假使你的故事是發生在加百農,那麼你就須先知道它是個怎樣的城市,有怎樣的建築物,以及在街上有怎樣的行人,身著怎樣的服裝,並有怎樣的職業。否則你就會陷入像近代小說家把耶路撒冷街道,描繪成兩邊綠樹羅列那樣大的錯誤。

史密斯爵士的「聖地歷史地理」〈Historical Geography of the Holy Land〉,是本極難得的書,因為在這方面的資料,本書將使你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你可記得一句形容耶穌著名的俗話:「祂就是意向耶路撒冷去」,嚴格地講,福音作者本是這樣寫的:「祂像岩石般地安置祂的臉」。現在你若察看它的地理背景,就會了解它的真義:

「這是條艱苦的道路,途中的炎熱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凹凸嶙峋的石灰岩,前邊則聳峙著不毛的山丘,沒有蔭影也沒有綠野。而從耶律哥到橄欖山〈Mount of Olives〉的山腳,一路都沒有水。」

現在你須計劃一下故事的情節了,不過在這方面,你可能會碰到一些難題,因為不管故事在聖經中是否只是短短的三節,或是多達三章,你所敘述的時間都同樣的長;所以有時你須想辦法使一段故事在上課中能有足夠充分的內容以為敘述,雖然它在聖經中只是被簡扼地敘述過去;可是有時你又須想辦法從一段冗長的故事中,適當地擇取一部分作為敘述,而不致超過所限定的時間。現在我想以「撒該的故事」和「給五千人喫飽的故事」為例,來說明這些困難,並提出一些解決的方法。

從撒該的故事中,我們將學得如何把一段原本敘述簡扼的故事加以充分發揮。這段故事在福音書中唯有路加提到,它就記在路加福音第十九章一至十節。該故事的目的,是在顯明耶穌如何贏得一個被社會所唾棄的人的忠實和摯愛,而可以「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為金句。

當我們研究這段故事的背景時,會發現一些明顯而特殊的重點。那可說是耶穌最後的耶路撒冷之行,因為在不到一個星期之後,祂就被釘死十字架了。因此這件事若是發生在週末〈而在安息日旅行是違反猶太律法的〉,那麼耶穌一生中最後的一個安息日,該是在稅吏撒該的家渡過的。了解了這個細節,會更加添這故事不少的意義和趣味。

故事情節的先後並不複雜:

  1. 撒該素聞耶穌之名,決心見祂。

  2. 撒該擠不進人群中,只好爬上樹去。

  3. 耶穌來到,願成為撒該的賓友。

  4. 撒孩的悔悟和償還,這是故事的高潮。最後可以路加福音十九章九、十兩節,耶穌的話語為故事的結尾。

當你把故事的情節安排完後,你須再找出故事在何處可加以發揮。你必會注意到第一節:「他想看看耶穌是怎樣的人?」在此指出撒該想見耶穌,並非只是出於一股莫名的好奇,乃是發自內心一股極強的決心。就因這股強烈的決心,使他勇敢地不顧群眾的嘲笑,爬上樹去看耶穌的經過,然而是什麼激起他那樣的決心呢?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些馬太宴會上的客人,曾把馬太受召的消息傳到耶律哥,使得撒該時常詫異著耶穌會是個何許的人物。

而且,當你要強調不受歡迎的撒該,處處被人唾棄時,你可拿出一張他在辦公處忙碌情形的圖片,來說明他征稅的方法、以及人們對他的痛恨。然後,再提到他心裡頭是如何地渴望見到耶穌。你知道他的個子很小,但因富有,故必總是衣冠楚楚的。並且在他遇見耶穌後,那種慷慨的表現,使我們相信,他必是個與人友善的人。這些就是我看完這段故事後,所得到的第一印象。

現在,故事的情節都安排好了,而故事的角色也已介紹完畢。從頭到尾,撒該應成為故事中的主角,「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見,就跑到前頭,爬上桑樹要看耶穌。」再加上你對故事背景的了解,以及些許的想像,即可使那個情景變得有生氣起來。

我們還可以聯想到,耶律哥城必因耶穌的來到,而顯得熱鬧非常。當我們集中注意於撒該身上,在他走向擁擠的街道,想看看耶穌經過時,我們將可從他的眼睛看到那日一切的情景。我們也可想像出,他定穿著華麗鮮艷的衣服,而在多鬚的面孔,露有兩隻敏銳的眼睛,恰在鷹勾鼻的兩旁,還有一張厚唇的嘴巴;並且因為內心的催促,使得短小的雙腿急速地前行。

每逢矮小的撒該發現一處他可立腳的空位,或是他能擠進去的間隙時,人們瞬間就又填滿了它,並更加緊地捱在一起。還可聽見群眾因這樣捉弄他,所發出快樂的笑聲。可是撒該愈是被擠往後面,愈是堅決地渴望看到耶穌。最後他看見那許多枝枒低垂的樹木,於是不一會兒,就把他的袍子摺進腰帶,擺上樹梢找到一處可穩腳的地方,在那兒他可安穩地坐在枝葉之間。

耶穌終於來了,兩旁群眾夾道熱切歡呼。他們轉移了注意力,而不再對撒該發生興趣,至於在此,再介紹那被治癒的巴底買,不僅是有根據的,因為他「跟隨耶穌,一路歸榮耀與上帝」〈路加十八43〉,而且還會使那段情景顯得更加生動有趣。不過我們仍然不要轉移對撒該的注意。耶穌認識他,不過耶穌是如何曉得他的名字的?可能是馬太在那邊隨著耶穌,而首先認出他;也可能耶穌已聽見了群眾辱罵譏誚的話語。

「撒該,快下來。」當眾人看到這情景,都私下議論起來。而這埋怨並不只是一陣的微聲低語,因此耶穌必聽到群眾的譏論因為他們有意要讓祂聽到而撒該也聽到了那些話。撒該將對耶穌作何感想呢?祂為他惹來滿身的攻擊、誤解和羞恥,更為他「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若讓你置身其境,你將會有怎樣的感受呢?

現在把故事愈快發展到高潮愈好,這時你可帶著你的聽眾跟隨眾人來到撒該的家,並提到撒該那些感人的話語和悔悟。然後以耶穌的話語:「人子來為要尋找失喪的人」為故事的高潮,簡扼、完美地說出本故事的目的。

在這兒,你聽到了一段你原所熟悉的故事,卻以新鮮的方式敘述出來;且能在短短的十分鐘裡,一字不漏地把一天所發生的事件全部重述出來。我要再把這兩篇故事增添一下,使諸位可以根據這個分析來研習它們。

撒該的故事

聽的部分:

就在棕櫚樹城的耶律哥城門邊,有一座白色的徵稅卡。在任何時候,你都可看見城裡的稅務官撒該呆在那兒。他的個子很小,短小的雙腿似乎要撐不住他那肥碩的身軀,而圓圓的臉龐上露著兩隻爍爍冷酷的小眼睛。並留著灰色修整的鬍鬚。撒該知道每個人都痛恨他,可是他卻裝著一付毫不在乎的樣子;而且人們愈是恨他,他愈是變得貪婪和殘忍。其實在他內心深處,卻老是渴望著人們的喜愛。

每個要進城的商旅都得先通過稅卡,讓撒該的僕從檢查他們每一個包裹和籃子,以便課稅。,每個旅客對於這樣的延緩很是憤怒,尤其對於稅金的苛刻更是生氣;可是他們知道一旦拒納稅金,就不准攜貨進城,所以又能奈何呢?無論是趕著長列載滿貨物駱駝的商人,或是辛苦地扛著一筐蔬菜、背著一罈酒的農夫,都受到同樣的待遇;每當他們經過城門時,都咒詛著撒該及他所服事的羅馬人。

撒該確是耶律哥城內最講究衣著的人,他那棟座落在平原上的白色大屋也是數一數二的。人人常樂此不疲地談論著那間房子的堂皇,可是除了眾所鄙夷,恨惡的撒該外,無人可以進去那間房子。不過想想若是大家都咒罵你,藐視你,那麼就是身著華麗衣袋,又有何樂可言?

這天早晨,當撒該坐在辦公室裡忙著核對帳簿和僕人所征收給他的錢額時,整個腦子堳o老是想到稅吏群中的老相識,加百農的利未的故事,利未曾一度和他一樣的富有,後來有一位新的先知拿撒勒的耶穌呼召了他,成為祂的門徒。於是他就放棄了一切跟隨祂而去了。

撒該也曾聽到有關利未宴請其稅吏朋友的大筵席,他們在席上親自看到且聽見耶穌的話語,而使他們留下一個深刻奇妙的印象。據說耶穌今天就要來到耶律哥城,因此撒該決定要見祂一面,因為他極想一睹這位能使稅吏成為祂門徒的先知的風禾。

看的部分:

撒該不一會兒就把全部的事務交代給他的助手,然後動身前往耶穌進城時所必經之路。全城的人似乎都和撒該那樣渴望地想看到耶穌;農夫停止了犁田,陶匠放下未好的泥器,銀匠熄了火爐,婦女也都不顧清掃房子,站在路邊要看耶穌一面。

撒該擺動短小的雙腿,匆匆來到馬路,當他張望尋找一處可以站著看到耶穌的地方時,他鑲皮的紫袍正飄動在他四周,且一隻手不時捻著他那灰色而修整的鬍子。群眾是那樣的多,以致沒有半個空隙,而每當他想往人堆裡鑽時,人們卻反而站得更緊,還故意踩著他的腳趾,用手肘撞他出去,想盡各樣方法推他、阻礙他。

他們叫著:「撒該到這裡要向先知收稅,他有了向窮先知拿撒勒人耶穌征來的稅,就富有了。」

當他自忖發現了一個可以立腳的空隙時,人們就向他擠去,擠得他透不過氣來。他愈是掙扎,大家愈是推他。

他們相互地笑道:「來吧!他老是搾取我們的稅金,現在就讓他嚐嚐被搾的滋味。」

最後,他們終於厭倦了這樣的惡作劇,就放了他。而那已被擠得不成人形的撒該走開了,還發誓以後要讓他們付比從前更多的稅金,並要更大地壓搾他們。

不過他仍是決定要看到耶穌,最後他發現了一個可行的辦法。就在路旁長有許多的桑樹,茂盛的枝葉正低垂於路上,即使以撒該那樣的身材,也是不難把袍子束入腰帶,然後擺上較低的樹枝,沿著它攀上一處可清楚看到馬路的角落。

眾人很快就看到這件事,於是都圍攏來在樹下觀看加百農的富稅吏憩在樹上的奇怪鏡頭。

有個人揶揄地說:「他要爬上去跟鳥兒抽稅。」

另一個人則輕蔑地說:「他希望耶穌能看見他、拯救他」,而引來四圍人群一陣蔑視的笑聲。

很快地有人答道:「稅吏沒有靈魂,至少撒該是沒有的。在別人放靈魂的地方,他只放有一個錢囊。」

另外有人叫道:「你們知道嗎?一個稅吏若刺傷了,他決不會流血,而只會流出一些小錢幣。」

嘲諷譏剌是如此地層出不窮,然而撒該卻須裝聾作啞,因為任何的頂嘴勢必如火上加油,激起更大的眾憤。何況撒該想為了看到那位曾呼召稅吏成為祂門徒的先知,也就是大家所稱為「稅吏及罪人之友」的拉比,即使忍受更大的侮辱也是值得的。

得救的部分

後來群眾又被另一個新的事情所吸引,那就是耶穌來到的消息,還聽說耶穌醫好了那個在耶律哥城裡和撒該一樣有名的瞎子巴底買,撒該為了想把耶穌看得更清楚,於是就盡其所能地爬出樹梢,以致樹枝都因他的重量而彎曲了。耶穌和門徒終於出現在群眾所留下狹窄的小道,而就在那邊,巴底買緊跟在祂的背後,雖然他仍像以前那樣的骯髒襤褸,可是眼睛卻真的復明了,並且還向每個人嘶啞地喊著耶穌已經醫治了他。撒該是如此渴望地想看到耶穌,因此絲毫顧不得樹枝折裂的可能,愈發向樹枝末端爬了出去。

耶穌到達這地方就停下來,舉頭注視這個身穿紫袍掛在彎曲樹梢肥胖矮小的人。耶穌認識他,或許是利未已告訴了耶穌他是誰,也可能是耶穌已聽到了那些群眾嘲笑的話語。

「撒該,快下來,今天我必住在你家裡。」

片刻間,眾人因驚異而沈默,他們抬頭望著撒該,若他將會怎麼說、怎麼做。

撒該卻早已沿著樹枝爬下樹來,眾人在驚愕中忘了阻擋他,他就推開他們來到耶穌跟前,必恭必敬地向祂請安。

「主啊!我是稅吏,我家並不值得你去;然而你若願意,我所有的都歸於你。」

當眾人在走向撒該家前,仍因驚訝而默然;可是移動的當兒卻打破了這出奇的靜默,而爆出了生氣、粗魯的咒罵:

「到稅吏家作客?哼!同類相聚,那必也不是個好東西。」

「真不可思議呀!竟然跟耶律哥最貪婪的吸血鬼撒該搞在一起!」

無可避免的,耶穌聽到了眾人的非議;而撒該也羞得面紅耳赤,不過另一方面很得意,非常的得意,因為耶穌竟這樣的看得起他;可是也感到非常的慚愧,因為耶穌為了這而壞了自己的聲譽。撒該一直這樣自言著:「祂為了我而虛己」,一度心硬似鐵的他終究受了極大的感動。

當耶穌和撒該往前行時,眾人都擠在他們背後,因此沒有人知道途中他們說了些什麼,只是大家都覺得撒該對他人一切的怨恨似乎全都消逝了。最後他們走到了撒該的家,眾人都跟在他們身後蜂湧而進到院裡,極想看看會有什麼事發生?就在那時,撒該用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大聲地宣佈:「主啊!我願將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必還他四倍。」

在靜寂中傾聽的群眾,緊發出一聲驚訝的噓吁,「所有的一半」,而他就是這城中的首富哪!

耶穌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為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

人們在愕然中轉身離去,有人說:「很可惜耶穌未能拜訪每一個稅吏……這時,耶穌緊接著說:「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

贏得人心這耶穌是誰?

陶匠彌迦和他的朋友比勒達,一起坐在樹蔭下納涼。彌迦對比勒達說:「你我都不是小孩了,可是我活這對老花眼就是不曾見過像昨天那樣的事情。那時,我正站在拿撒人耶穌的身旁。嗯,不過有時候,我還是覺得祂那有力的話語,比祂所行的神蹟來得更棒,因為從未有人能像祂那樣說話帶有能力的。」

比勒達說:「唉!很可惜我已走不動了,若是能夠,我早就跟你一道去了,不過現在都太遲了,據說耶穌已離開了,而且也不會再回到這個湖邊。只是,彌迦呀!你是個聰明人,你的眼光又是那樣的犀利,所以請你好不好把祂的一言一行詳細地告訴我呢!」

彌迦所等待的正是這個機會,他決定要把這故事最精采的部分說出來。他開始說道:「你曉得人們如何沿著湖岸跟隨耶穌?因為有能力從祂的身上和話中發出,而慰藉了心靈飢渴的人們,即使肉體飢餓的人也因祂得著飽足,那就是為何我們有這樣多的人要跟隨祂。因為他們曾聽過祀,所行的神蹟,而想親眼見識一番;不過也有些人跟祂,則是因為他們確認祂就是上帝差來的彌賽亞。」

比勒達打插地問道:「不過,祂真是彌賽亞嗎?有很多人說祂是,卻也有人並不以為然。」

彌迦不想直接對他的問題作任何的答覆,而說:我會告訴你關於祂的一些事情,然後再由你自行判斷吧!很多人認為祂就是彌賽亞,也知道祂對施洗約翰的那種摯愛,因此都以為祂會起義領導他們反抗希律,以報約翰被殺之仇。總之,他們心懷各樣的意圖,從各個角落來就近祂。我曾在山坡上呆了一會兒,只見大街小巷都擠滿了人群,而湖面也佈滿了船隻。我還費了很大的勁,才得以擠近祂身邊,因為祂四周早就圍滿了等著祂醫治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