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故事的價值
 

「我寧願為孩子們說故事,而不願去當皇后的寵臣、國王的諫臣。」

維根〈Kate Douglas Wiggin


由於諸多的因素,使得目前主日學普遍採用故事敘述方式的教學法。大家都認為:現在要孩子上主日學是愈來愈難了;然而究其原因,孩子本身畢竟是無辜的。因為今天這時代,那種寧靜、敬神的氣氛正在急速地消逝,使得孩子的心靈無形中受到極大的影響。人們不再重視宗教的儀式,並將崇拜上帝視為一種古怪的時尚、或是一件可憎的差事,而採取一種盡其可能地敷衍了事的態度,於是大人這般態度也就深深地影響了孩子們。

這種社會風氣的轉變,使得老師不得不謀求新的教育方法,以期主日學能夠吸引孩子,讓孩子們覺得主日學比郊遊、玩耍更為有趣。簡而言之,主日學應當具有足夠的吸引力,學生才不會受到其他活動和潮流的影響。假使一間普通學校採取自願上學,並且也沒有電影院及運動場等等的設備,那麼結果他們的平均出席率將會使你感到詫異。如今,主日學亦體會到更好的建築物、崇拜方式、和教學方法的迫切需要;而這樣的體會,對於主日學奮鬥以求生存的影響是利多弊少的。

故事敘述方式的教學法對於普通學校同樣也有極大的貢獻,例如:藉著它,地理不再成為一張盡是山脈、河川枯燥乏味的清單,也不再成為一件老是要死記著各國主要物產的艱鉅無趣的工作。因為一位靈巧的老師可以編造出一段動人心弦的故事,描述一對地理攣生子如何乘上一張神奇的魔毯,作了一次令人嚮往奇異的旅行;於是孩子們就可經由這對攣生子的眼裡看到許多美麗的風光,享受人生無比的樂趣,並因此學到那遙遠異國的地理。還有像吉普林〈Rudyard Kipling〉的「波克山中的小精靈」〈Puck of Pook's Hill〉所提到另一對可愛的攣生子,他們隨意漫遊在各條道路上,甚且走上歷史的小徑,看見往昔諸多動人的故事,就像一齣由真人所演出有聲有色的戲劇,而非只是一系列令人噁心的戰爭年代,與國王繼位的日期。

由上觀之,可知故事敘述方式的教學法,並不僅是為變枯燥無味的事物為有趣,事實上它即是一種明睿而實際的教學法。我們早就發覺:人們自「劫後英雄傳〈Ivanhoe〉」一書中,比從賀萊姆〈Hallam〉那學術性的記述裡,更易了解中世紀的生活情況,而我們也能毫無困難地找出這個原因。我們曾調查過這個事實,而對人類接受故事的那種本能和結果感到無比驚訝。總之,傾聽一段故事,注視一張真實生動的圖片,都是人類的本能,而當我們能順著人類的本能去做,一切都將事半功倍。

由上證實了故事敘述方式在宗教教育裡的價值,故此我們不應再把故事看為一種賞給那些乖乖吞下苦藥的孩子們的甜梅乾。故事的確是我們所發現最好的教學方法,雖說真理被裹在一層似糖衣的故事中,但是它絕不會因而稍減其效,反將益增其果。雖然巴恩斯〈Barnes〉和亨利〈Matthew Henry〉曾為了幫助那些心靈飢渴,即連一小片麵包乾亦視如珍膳的人們,準備了許多教材;不過這些教材對那群早被電影院喂飽其思想、及受到晚報新聞薰陶的人們就無何助益了。

庫吉爵士〈Sir Arthur Quiller Couch〉在「論寫作的藝術」〈On the Art of Writing〉一書中,曾提到一些似與我們不大相干的話語,其實它為老師們帶來一個實際的教益:

「有誰不願竭誠地尋得說服他人的能力?我認為所有藝術的目標就是在於說服他人,即連科學一切解說的目的亦為如此。不僅這樣,它更是我們日常生活中交談之目的。而那也正是威列斯奎茹〈Velasquez〉在其圖書中、歐幾里得Euclid其幾何定理裡,咱們首相在財政會議席上、新聞記者在其社論中、以及我們的牧師在其講道理所希冀達成的一樁事實。誠如阿諾德〈Matthew Arnold〉所言:『說服力乃是人類智慧惟一真實的活動……』諸位,就你而論,我想再也無何世俗的天賦,比起能夠說服你的同伴、依從你的意見、傾聽你的心語更值得欣慕了。」

這段話言簡意賅地表達出老師應有的目標和理念。

無庸贅言,我們知道要教導孩于有關生活和品德一切的原則,除了字典婺埴茠漫w義外,我們還須藉著各樣的動作、圖片和故事方能將這些思想傳達給他們。因此研究青少年期的大權威斯坦萊〈G. Stanley〉博士曾說:「欲當領袖最重要的條件就是要會說故事。」

希伯來人早就明白這件事情,所以在教育方法上他們顯出一種奇異的智慧,使他們得以預曉後代的思想。柯〈G. A. Coe〉教授在其「宗教與倫理教育」〈Education in Religion and Morals〉一書堙A曾提及猶太小孩說:

「當他長大而開始對家中研舉行一切宗教儀式的意義產生疑惑時,他的雙親就會告訴他一段與他息息相關的故事,而不是一些乏味的教條。那故事述及他祖先各樣的事蹟,還有他自己的家園,以及他所能目睹諸多的事物。於是他自其中獲悉了自己和上帝間那種契約的關係,還有那與生俱來的權利、義務與責任。以現代眼光觀之,這才是真正的宗教教育,因為它乃是一種直接來自生活中的教育……昔日基督教會裡的孩子,與猶太小孩在猶太會堂中受教的情形必極為相似。」

所以由於時代潮流的影響,在目前為我們所採用的這種教育方法,我們誤以為是現代的新發現;其實早在幾個世紀以前,上帝的子民已經發現這種教育方法的效果而採用著,因此今天我們僅是再次將它發現罷了。從許多事實中,我們將會很驚訝地發現.耶穌即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其教育方法的根本原則正是如此,因為「祂用比喻─故事,來教訓百姓。」

耶穌並無意建立一套上帝神性的神學理論,而縱使祂那樣做了,亦可能徒勞無益。相反地,祂只是藉著一個短短的故事:「你們中間,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來談到更多有關上帝的神性,雖只是一些簡單的故事和話語,卻說得比任一本神學教科書還詳細。當有個律法師問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時,耶穌並沒有給他任何難懂的解釋,只是為他說了一個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耶穌還說過一個大宴席的比喻,以避免人們對漠視神恩所引起的那種沈悶的爭論。總之,祂的所行顯然替我們留下一個很好的榜樣,且毫無疑問地,這就是宗教教育最有效的方法。

一篇成功的故事必有著極其深遠的影響力,因為它須溶倫理於故事之中,而不只是表面地附著於故事之外。所以對於每篇故事的回憶,都將重新喚起我們面對更崇高的理想,激起我們更大的抱負、更深的靈感,並警惕我們對人生路上險惡的疏忽。總之,我們難以測度故事對於人格建立的影響。

當你跟學生敘述一篇故事時,你就好像是個正在一塊真實、良善的生命田園上工作的播種者,在不多久的日子裡,這些種子中將有一些會長大開花,它的美麗芬香必為這個困乏的世界帶來歡欣和慰藉;也有一些將會萌芽茁壯成為茂盛的樹木,而使身心疲憊的人們在它的陰影下得看安息,且它那繁茂的枝葉亦必成為邦國的療物;還有一些將得看豐碩的收穫,成為世界穀粒的供給。

由於莫非特〈Robert Moffatt〉所說的故事,而使李溫斯敦〈David Livingstone〉甘願獻其一生在那蠻荒的非洲。又李溫斯敦所說的故事,則點燃了斯圖爾特〈James Stewart〉心靈的火花,驅使他放棄傻事遠去非洲建立了「愛之谷」 Lovedale〉。還有,在每個世代裡,十字架榮耀得勝的故事比起那死板的教義更曾感動無數的人,而且也藉著這個故事連繫了那一小群甘願在所不辭,捨己愛人的人們。

廣而言之,不正是因為史陀〈Harriet E. Stowe〉女士所寫「黑奴籲天錄」〈Uncle Tom's Cabin〉的故事較其他所有反奴役制度的講辭更易令人感動,才激起世人良知的發現嗎?還有利德〈Charles Reade〉的小說─「亡羊補牢」〈It's Never Too Late to Mend〉,在英國不也曾產生同樣的力量,掀起一股運動改善了國家的牢獄制度。維多利亞時代的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亦然,他曾用自己的方法變成一位當時最能舉足輕重的社會改革家。而今天也惟有那些能把他們的話語如說故事般具體表達出來的人,才能贏得民心、駕馭群眾。就連廣告家亦在竭力地尋思設計一個使人如聽故事的廣告,一句引人無限遐想的標語,因為他們明白只有如此才能發生真正的效果,永存人心和腦海。

作為老師的也應同樣地學得這個功課,然後真理才不會變成一種玄虛的邏輯,而是化在那富有生命氣息的想像之中,以故事方式具體地傳給每一敞開心扉的老小,使其存續在他們心中而茁長。

簡而言之,我們已能了解故事敘述方式的教學乃是宗教教育最有效的方法。在開始或許將有人認為這種教學方法只是引學生入勝的有效可行方法之一,豈不知它也是建立學生人格最好的方法和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