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對的人

第一章 你需要改孌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生無益於人,死無聞於後是自棄也

  幾年前我讀到一本書是秦正義先生寫的《處世格言》裡面有一句話很深的刺激了我,書裡說:「生無益人,死聞於後,是自棄也」;我知道這是作者對自己的自我勉勵,但這句話何嚐不是對我在寫作上的提醒呢?因為從以前我就很想寫書,但只是想而已,卻不知從哪裡開始下筆,於是就遲了好幾年仍不敢動筆,但今天讀到這句話「生無益於人,死無聞於後,是自棄也」,就很深的震撼我要開始積極的寫作。

我真的很想寫一本書

  有一年聖誕節,我跟同事們玩一個寫信的遊戲,這是寫一封寄給上帝的信。在每封信裡面我們都寫著三件自己未來要做的事,而這封信中一位同事負責收集,一年之後他會把信寄還給每一個人,當然我很快的照做了。在這封信中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期望明年能夠寫完一本書;由於我的個性透明,所以我心中的期待不會只寫在信上,我會很直爽的跟許多人分享。我的想法是當有更多人知道我要做的事時,我相信就曾有更多人鞭策我去完成。我想即使到那一天我其的沒寫完,別人對我的冷嘲熱諷,也會有好處;至少他們的責備可以讓我化悲憤力量,他們的刺激能幫助我更努力的完成它。

  但日子一天天的過,我依然沒有什麼下筆的動作。因為當時成為學園傳道會的同工,白天對學生傳福音,造就他們要講的話很多,白天把話講完之後,累了,晚上還要陪家人吃飯、玩耍,家庭時間一旦用盡,天也黑了就睡覺了。當時每天即使想寫什麼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如此週而復始,一個月又一個月的經過,不知不覺就這樣過了一年。隔年的元旦我意外的收到一封信,我很眼熟的知道這是我自己寫的筆跡,是一年前我寫給上帝的信,收到信後當我打開來看,我發現裡面的三件事,竟然沒有一件被我完成。特別是第一件,我要寫一本書,連一頁沒有寫出來。當然我心堳傶纗L,雖然寫作這件事這一年來我從沒有忘記過,但經過了二百六十五天,它還是依然保持原狀、沒有前進半點,今我十分沮喪。雖然我的目標已有了,但我不知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產生行動?

  悔改之餘,我就對自己的時間使用再次檢討評估。我發現一天中我若真的要寫作仍是可以在空檔中安出時間來寫,於是痛定思痛之後,便展開我第一本書《相信妳是個重要的人》的寫作了。

我決定以愛為我寫作的風格

  當我寫這本書時,我想到以前我曾讀過的一本書《禱告》,這是哈列斯比寫的,道聲出版社出版。很奇妙,讀這本書是我第一次讀出作者很愛我的感受,我不知道在我閱讀的那幾天是我的心很需要被愛呢?還是這本書的作者本來就很愛讀者,雖然我不知道是哪一個,但總之在閱讀時被作者所愛的滋味那一刻深深的抓住了我;於是我下定決心也要像哈列斯比一樣以「愛」為基礎作為我寫書的風格。我心中決定,我一定要愛我的讀者,我要將真理寫出來並用我的受表達在讀者身上。

用我最好的來寫

  在寫書的過程中當然有許多的挫折;最大的挫折就是我懷疑自己寫的書有人會看嗎?這種聲音不只一次的對我試探,特別是在第二次打完字校稿時,我都還認為自己寫的真是太差了,乾脆把打字費付了,而不要去印刷。當我面對這個「放棄吧!這是什麼書啊,不值得別人讀」的試探聲音時,我有兩個很好的想法在我內心保守著我。第一、是從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海明威所說的一句話得到鼓勵,他說:「雖然我所寫的書不是世界上最好的,但我卻能用我最好的來寫。」我相信我的書在這世界上雖不算是最好的書,但我卻可以盡我最大的努力使我的書在我的世界中成為最好的;我心中決定我無需跟名作家、前輩們相比,他們寫得比我好是應該的,我只需跟我自己比。我第一次能寫出八萬字的內容,親自潤稿、校稿無數次,這些努力對我而言功勞算不得什麼,但辛勞卻值得鼓勵。假若那時沒有這正確信念的支持,我真的放棄寫作了,那麼這放棄的行動將是這半年來努力的最大否定記號,幸好快放棄時,有這句話的支持,使我能繼續堅持寫下去。

獲取經驗有時是要付上金錢的代價

  另一方面,我發現做一件事如果只做一半,那也等於沒做;我想這既是我寫的第一本書,許多阻力與難處一定在所難免,認識這一點,我心中就有付出最大代價的心理準備。所以我就把我的時間與金錢全力投資上去了,我以最後出書的目標作為我努力的方向,所以過程如何,暫且不管,等以後回頭還有機會再來評估。我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要先被不可能完成所嚇倒而停止前行,我應該堅持到底。於是我便真的這樣去做了,我把我的存款全部提了出來放在出版上。雖然出第一版送了許多朋友作紀念在成本上對我算是虧本的,但出版之後我所學到的寫書技巧、潤稿、排版的觀念都是以前我所沒有碰過的。這些經驗的獲取遠勝過我所虧本的錢。我必須承認有時經驗是要用金錢換取的,真是如此。

  當時我想如果最後沒有一本具體的書產生出來,那麼肯定後面連帶我可以學到的功課也一定等於零,放棄作完一件事,真是最大的浪費。

  你知道嗎?寫完初稿後我自己的正式潤稿有幾次嗎?至少五次。由於第一次寫作沒有段落經驗,寫得較為雜亂,所以潤完第一次稿,重新整理就足足花了我兩週的時間。雖然一路很辛苦的校稿,但每校一次,潤完一次,我的速讀能力彷彿就比以前快一點,在閱讀上我也比以前更敏銳,這大概是我在初次寫作上的額外收穫吧!

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對別人而言就是一種鼓勵。

  另一個支持我在挫折中繼續寫作的原因是「我相信真理」。我認為真理如果不彰顯出來,它一定會被非頁理所取代。當然我所講,所寫的並不一定等於真理。對於真理,每個人的看法不同,然而我的定義是這樣的:如果在一件我親身經歷的事情中,我將我的抉擇及處理過程其于的坦述出來,這條我真實走過的路,就走這條路的真理;而每條路都有不同的走法,因此每條路也都有每條路它們的真理。我願意讓這樣的真理顯明出來,因為我相信有一天當別人踏上跟我相同的道路時,他們可以從我的經驗得到鼓勵;我願意讓他們站在我的肩膀上來看事情,即使我的經歷可能是失敗的,但它們卻一定是真實的,因為我定意以「真實」面對讀者。更何況如果我的經歷是我克服失敗的過程,那麼,這樣的公開見證豈不是對那些同樣都是失敗的人是一種鼓勵呢?是的,它確實是甜美的鼓勵。

  因為挖掘真理的全程,過程中一定要挖出許多不必要的廢土;同樣的琢磨一顆美麗的鑽石,也要從外表是一顆平淡無味的普通石頭開始。分享自己失敗的歷程,能夠讓別人免蹈覆轍,這是拯救了一個人離開不必要的失敗。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是造福人群,倘若能造福更多的人,這種分享何嚐不足一件令我努力以赴的事呢?

世上很少人談論罪的可怕

  當我寫這本《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時,我在「」的解釋上著墨特別多。我不怕別人厭惡我講罪而拒絕讀它,我心中早已定意要對讀者把「」可怕的一面陳述清楚,因為這世上若很少人講由罪的錯誤,若很少人認識自我中心的危險,那麼這無知於「」的本身就是一個危機,落在被罪捆綁而不自知的危機。

  譬如說,假如今天你不知道自我中心是罪,你一定會以為活在這世上誰不自私誰就是傻瓜。因為有誰敢不自私他就一定曾被欺負,這樣他豈不是一個傻瓜嗎?因此如果你想要生存在這社會上,你就一定要比別人更自私。你知道嗎?如果你是這樣想,那麼你已被這自私的社會感染成非自私不可了,但這是錯的。因為在哪裡出現自私,在哪裡也會出現傷害,至於這傷害為何今天還沒讓你感受到呢?我認為傷害不是不報,只是時機未到。當有一天自私的傷害親臨你身,肯定會讓你招架不住。因為當你一直習慣於自私時,你以為此刻你可以比別人更聰明,你的自私能使你比別人增色不少,但這樣的自私最好不要碰到你最愛的人,一旦碰到,你就完了。如果你是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生,如果你認為自私不是罪,有一天當你遇到所親愛的另一半時,我相信你自私的習性一定很難令你緊急煞車,到時候你很容易順理成章搬出自私來對待她,除非你們相愛的蜜月期有夠長,否則蜜月一旦結束,自私者的真實面目被揭露,受害者的忍耐界限被突圍,那時你們一定會以離婚收場。

自私的罪造成你水深火熱的關係

  在相愛的婚姻關係中辛苦的相愛,最後又痛苦的分離,著實今人難受;除非你們本來就是玩弄世家,喜歡玩弄別人,否則你們一定會很痛苦。但你們的本質卻不是,那麼如此被玩弄、被欺騙的婚姻所造成的傷害,一定會令你們難以忘懷。

  有人說台灣結婚十年每十對的婚姻關係,就只有兩對是親親熱熱的,另外四對是不冷不熱的,而其餘的四對則是天天在水深火熱之中,我相信確實如此。台灣每四對新人結婚,便有一對要離婚,而其它三對是否常保恩愛甜蜜呢?我想不是,他們真貫的情況我想並不是甜蜜的,因為在關係中他們都被自私的人所傷害了。在關係中罪若不根除,傷害永遠都存在。

  請你相信自私的人當他碰到最親愛的配偶時,蜜月期一旦結束,蜜偶一定會變成怨偶。即便他們自私的關係還沒有惡劣到離婚的地步,但自私的惡習如果不改,再隔不久下一個遇到的親密愛人也一定會深受他們的傷害。你知道下一個他們所親愛的人會是誰呢?我相信對他們而言並不陌生,就是他們的愛情結晶,他們所親愛的孩子。然而孩子怎麼會受這個自私的人所傷害呢?是的,孩子確實是被他們所傷害的。

一天中一個人突然變成兩個人,你經驗過嗎?

  讓我來告訴你什麼。如果妳是一個職業婦女,妳第一次懷胎最近就要生產了,今天妳被送醫院待產,然而送醫院生孩子,生產過程不過足一天就可以解決;因此即使妳很快的一天就分娩成功了,但這一天中,妳由一個人迅速變成兩個人的感受卻是妳一生從來都沒有過的經驗。

  當孩子出生之後,妳是怎麼對待他的呢?妳真的把他當作是客人來尊重他嗎?恐怕妳對剛出生的孩子還很陌生,肯定妳是陌生而不知道如何來對待他。妳有很多不知道,這是很正常的。因為剛出爐當母親的妳還不知道怎樣當媽媽、妳也不知道此時孩子內心的感受與需要是什麼?如果是這樣,那麼憑什麼妳會以尊重人的方式來接待這位貴賓臨到妳家呢?我想不太可能妳會懂得尊重他。因為一個職業婦女,妳在幾天前還在正常上班,今天卻因生產得以有產假休息一個月,但一個月的產假結束之後呢?難道妳不優先考慮銷假回去上班嗎?難道妳要放棄這優渥的薪水進入家庭作家庭主婦嗎?難道妳不知道房子的貸款對妳壓力很重嗎?是的,這一切妳當然都知道;凡妳所考慮的、家庭所做的一切付出,我相信都有它值得貢獻的一面,但請問妳,此刻剛出生的孩子,妳怎麼對待他的呢?他也是一個人,妳有沒有用人的方式來尊重他呢?我相信很少,因為妳對他還是很陌生。

最後一個直接愛他的人就是妳自己

  我知道妳所安排照顧妳孩子的人,都是很棒的人:他們分別是保姆、菲傭、爺爺、奶奶或其它人,最後一個才是妳自己。因為妳是他最後的緦負責人,妳絕不會袖手旁觀的。但妳是怎樣把孩子交給他們托管的呢?妳有很多選擇,有半日托、全日托、全週托的選擇。當妳在作這些委請別人照顧的決定時,我相信都有妳完善的考量,但此時妳知道孩子剛出生時他最大的需要是什麼嗎?是母愛,他需要的是從妳而來直接的母愛。但妳卻成為一天中「直接」照顧他的人的最後一個。他需要的是妳更多親自照料的時間,但妳給他的卻常是一天中「最後」的一段時間。當然妳可以美其名說這是妳給他的優質時間,但在孩子的感受上,他們得到的卻不是優質的時間,而是那麼稀少可憐的時間。被母愛照顧不足的孩子,就是自私的妳對孩子出生後的第一次傷害,妳相信他們他所得的傷害就僅止於此嗎?不是的,後面還有更多呢!

在心靈的成長上妳未曾餵養他

  當妳決定把母愛直接關心的特權放棄掉,這就註定是孩子一輩子受傷的開始。對孩子而言,除了父母之外,你知道一切照顧他的人都算足雇工嗎?妳請保姆來,他們卻是用雇工的心態在照顧孩子。除非妳甘心把孩子送給別人領養,否則哪一個保姆在照顧孩子時,當妳沒有付出合理的工錢給他們,他們還能不埋怨的工作呢?沒有一個人可以。你知道嗎?這是妳促成孩子跟保姆間所建立的關係是在金錢基礎上。但孩子在此金錢關係中從來沒有權利表達過他們願不願意。

  另一方面,當妳不能花很多時間給孩子,因此妳只能用許多高品質的物質來顯示妳的付出都是優質的,於是他從妳而得的一切不過都是物質而已。他得到的是妳花錢買奶粉請保姆來餵他喝,但他卻很少從妳得到對他直接的愛。在心靈的成長上,他從未因妳的澆灌而成長;他的心智,似乎也從未因妳的關愛而成熟。從他一出生開始妳就無形的在灌輸他物質的價值觀,但一個追求物慾滿足的人,最後只令他產生更形貧乏空虛的人生而已。妳知道嗎?這貧乏的種子是妳第一個在他身上種下的,這是妳給他的第二個傷害,難道傷害僅止於此嗎?不是的,對自私的人而言,妳所給的傷害,這只是剛開始而已。

妳讓孩子能夠信任嗎?

  孩子應該從妳學到最真實的功課,因為妳是他的媽媽。妳最愛他,妳從不希望妳的孩子跟你一樣遭遇到以前妳曾遭遇過的傷害。過去妳曾受騙、失身、甚至妳心靈苦悶的傷痕還在,彷彿昨日才發生一樣。它們雖都歷歷出現在妳眼前,但當妳發現孩子正要重蹈妳覆轍時,危險就要發生時,此時妳對他的阻止有效嗎?妳相信妳越阻止他,他就越信任妳嗎?還是妳越阻止他,他就越遠離妳呢?但現在妳若不加以制止,悔恨就無法避免了。

  妳知道嗎?妳已陷在兩難的矛盾中,這矛盾起因於你們中間溝通的橋樑早已中斷了。因為當他有需要幫助時、他想尋求妳的諮商時,有太多次妳都未曾立即出現在他的身旁予以幫助,因此他的幫助都不是從妳而得、乃是從別人而得。即使此時別人對他是錯誤的幫助,他也會接受,因為在無助時他已沒有任何可靠的人可以幫助了。妳知道嗎?他對妳的「不在場」早已貼上不信任的標籤了,他認為妳未曾解決過他的問題,因為妳從未通時的出現在他的身旁。

  我相信在他身旁的人應該是他最愛的人,應是給他最好諮商引導的人;但相反的,今天出現在他身旁的、常常是妳用金錢所換來的第四台電視節目。我相信電視一定不會變妳的小孩,但妳卻允許它取代妳的「不在場」。妳讓電視整天灌輸孩子錯誤的資訊,甚至妳根本無從管制他不看色情或暴力節目,因為妳的自私只先想到自己的一切,但在他有需要時,妳卻「不在場」;妳的「不在場」,對他產生「無人」可以約束他的放縱結果。於是這又是妳在他身上放下的另一顆放縱的種子,造成他日後更大的傷害。

自我為中心的妳一定要改變

  除非改變從妳開始,否則妳的後裔中沒有一個人,曾有希望從自私突變成一個不自私的人。我相信惡者更惡,在惡性循環加速下,最大的傷害仍會是妳和妳的孩子。如果真理沒有被人知道,自私的罪沒有被公開出來,你想,我們的人性會自動趨於真理使罪被糾正嗎?我認為不可能,沒有理由人會自動靠近真理。因為無知於真理的人,他自己根本不知道什麼是真理、他也不想明白真理的益處是什麼、而去獲取它。但面對自私的罪人,除了真理之外,已沒有任何方法可以使罪人得以改變了。

不用真理餵養,只會讓人變成私慾的肥胖者

  我認識了一個老先生,他有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難處,這難處就是他每個月要供應他不務正業的兒子三萬元花用。如果他不給,他的兒子就以恐嚇,或作什麼壞事來威脅他,最後他只能乖乖聽話的給。這自私放縱的兒子今他給或不給都很為難,最後這老先生的銀行存款,不久就慢慢被他兒子花用殆盡了。

  你想這個父親不受他的兒子嗎?一定是愛的。但越愛他、越供他花用的同時,結果就越害他,害他把自私的心養胖了。倘若這個每日在自私上,越來越肥的人,沒有被真理導正過,那麼無論他走到哪裡,他一定會把這自私的傷害帶到哪裡。對於一個自私的人,如果不是用對的道理跟他講明清楚、不是用真理來改變他,我相信改變一定不會成功的。因為越不用真理來導正人自私的要求,最後只會越養肥他自私的心而已;你若讓人變成私慾的肥胖者,我認為這不是你愛他的表現,而是你害他的結果。

  但另一方面,如果你發現自己已聽不下別人忠言逆耳的勸告了,甚至於你早已認為在這社會上一定要自私,若是不自私你就是一個傻瓜。如果我們有這樣的認為,你知道嗎?此時我們也已是屬於自私肥胖者領域裡的人了。

世上誰不怕小偷

  有一次在一群青少年的聚會中,我問大家一個問題:「誰不怕盜賊?」結果大家用開玩笑的聲音指著某人說:「是他」,我就問:「為什麼是他呢?」他們就笑著說:「因為他也是一個小偷」,我們大家就都哈哈大笑不止。我相信這世上除了小偷之外,沒有人不怕小偷了,但這聚會裡的人何止只有「」是小偷呢,有誰誠實到一個地步敢說他不是小偷呢?如果有人說:「」,那麼憑這句話「」,就可以斷定他絕對是一個不誠實的小偷了。

  我們或多或少都偷過別人的東西,特別「婚前性關係」是最明顯的例子。假如妳是一個年輕女孩,妳知道嗎?在性愛中如果跟妳作過愛的對方不是妳以後的丈夫,那麼當妳跟他作愛時、妳已在偷別人的丈夫了;同樣的,如果妳今天的男朋友對妳不是一個處男,那麼當妳與他結婚時,妳也是在嫁一個「偷過其它女人」的小偷。難道妳真不知道這其中的關係嗎?我想妳是心知肚明的,只因為妳以前也曾被其它男人偷過,所以今天妳就不曾太在意妳現在的丈夫是個「偷過人」的小偷。但平心而論,妳的心難道不曾在意嗎?我認為妳一定會的,只因為以前妳也是小偷,所以今天妳才會不在意對方是個賊。

黑暗之子所做的就是不用本錢的「窗戶進出口」生意

  問題是一開始時,你並不是一個小偷,但什麼到最後你卻淪落小偷呢?甚至於為何你竟沒有道德勇氣去指責別人作小偷是不對的呢?我想原因是這樣吧:因為你若是屬於黑暗的工作者,天天經營的都是人夜班「窗戶進出口」生意,那麼在黑暗中,你就只能被黑暗所吞吃而已,你沒有任何立場可以指責黑暗的不對,因為你本身就是黑暗。相信這時除非你有光明的真理進來提醒你,否則你的黑暗只能產生黑暗而已,它不可能你突變成為光明。聽了這段分析之後,如果你真的明白自己真實的處境是黑暗的,你也盼望得到改愛,那麼此時你讀到下面這一段聖經,我相信你一定會認同耶穌的話就是真理:「光來到世間,世人因自己的行為是惡的,不受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的罪,就是在此;凡作惡的便恨光,並不來就光,恐怕他的行為受責備,但行真理的心來就光,要顯明他所行的是靠上帝而行。」(約翰福音三章十九~廿一節)

  今天的世人,我們每個人都算是自私的黑暗之子,這樣的黑暗之子,我們有一個習慣:我們不願意接受真光。然而與真光不合,並不表示真光有何不對,不對的乃是黑暗之子本身。因為我們不願意得到真光,我們也不能接受真光,最後我們只能屬於黑暗,作黑暗中的惡事而已。

  世人若都是黑暗之子,想想看靠這些人來領導這世界的結果會是什麼呢?靠這些人領導我們的結果只能證明世界將走進更深的黑暗,最後我們都將存在於恐怖、罪惡的世代中。

  靠「我們」這群黑暗之子的結果,我可以很肯定的公佈,這是最沒有希望的結果。如果我們想靠這群人從他們求得保護,我勸你不如將自己靠在牆壁上,因為牆壁還不會倒,但見利思遷的人,轉眼間馬上就跑。

如果耶穌不是真理,祂就是最大的騙子

  你需要改變,但改變的源頭不是靠「我們」這群黑暗之子;改變的源頭乃是倚靠真理。然而什麼是真理呢?聖經說:「耶穌是真理」(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祂值得你時刻信賴,讓耶穌成為你一生的引導,我相信這會是你今生最重要的選擇。因為如果耶穌不是真理的本身。那麼祂就是最黑暗的化身了;祂若不是真理的本體,祂的本質也會是十字架上罪當該死的騙子,但從祂的言行來看,祂確實不是騙子。

  你認識蘇俄有位名作家名叫杜斯妥耶夫斯基嗎?希望你讀過他的書。他曾經寫了《罪與罰》的世界名著,當他在西元一八四九年被沙皇尼古拉一世判刑至西伯利亞勞改十年時,當他前往服刑途中,有一婦人在半路上送他一本聖經要他好好閱讀,他就在獄中熟讀聖經,最後獄中十年、這本聖經真的改變他了。當他十年後出獄時,他以堅定不移的口吻對世人說:「如果有人能證明耶穌在真理之外,那麼我寧可在耶穌裡面,我也不願去真理那裡」,他的見解是真實的。讓別人擁有他們自認為的真理吧!但你需要耶穌,因為這世上除了耶穌以外,確實不再有其它真理了。

  你需要被改變,但唯有耶穌能改變你。我相信唯有耶穌的真理才能折服你,並給你一生最安全的引導。

  

 

 

 

 

 

august 1,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