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丁路德十八歲時,從埃森納進入當時德意志最著名的學府耳弗特大學。註冊的學員在二千以上。路德是一個卓爾不群的大學生。墨蘭頓云:『這位青年人非凡的才幹,在當時為全大學所讚嘆』。他的同學稱呼他為︰「博學的哲學家」與「音樂家」。他於一五○二年得到學士學位,且於一五○五年得到碩士的學位。授與碩士學位,常是極其莊嚴的。路德說:「當他們授與道碩士的學位和舉行火炬遊行以表示敬重時,是何等的榮耀和振奮;我以為今世暫時的福樂,沒有能與之相比的。」

erf001.jpg (5608 bytes) 路德做大學生時,是一個良好、虔誠的羅馬教徒。他不斷的遵守日常的宗教靈修,每天清晨檮告,並赴早彌撒。「好好地檮告,便算學習好了一半」,這是他的箴言。富足的耳弗特城中,有許多的禮拜堂、小禮拜堂、修道院、和聖物。該城從基督得到一滴所謂真正的血,增加了特別的榮耀,且吸引千萬的人們到這城裡來。在聖馬利亞禮拜堂中,隆重地紀念聖血節,且在此舉行大赦。當慶祝時,惟聞聖馬利亞禮拜堂的鐘聲悠揚。不單其他一切鐘聲要靜默,各城禮拜堂的各種禮拜都要停止。路德既參加了那時期許多宗教的節期,他亦必曾於一五○二年協助慶視在耳弗特舉行的一個特別節期。有一個教皇的代表,來到這城裡宣告教皇五十週年紀念,同時售賣贖罪票。道城裡的許多官吏、大學校長、教授和全體學生組織巨大的遊行隊為先導,歡迎該代表入城,經過城中各街道。學生們歡喜聽威英曼色巴斯典的演講,他是一位有力量的佈道家,痛斥各種普遍的罪惡。路德留心聽他講道,並注意耳弗特城其他傳道士的演講,但在後來說,他在這城裡各教堂的講壇上,從來沒有聽見過一篇真正含有福音的講辭。因此在耳弗特的普通宗教環境中,沒有引導路德接近任何改革的趨勢,這似乎是確實的。

erf002.jpg (13783 bytes) 在耳弗特的大學裡面,顯然缺乏任何特殊的改革趨勢。這德意志最高的學府,介紹了新學術,而且人文主義的影響,使一般人羨慕高尚的知識,並懷著改良教會事務的熱望;但在教會和大學之間,有一種親密而嚴正的結合,每個教授必須起誓不得教授與羅馬教會相衝突的教義。誰也不敢離棄遺傳,或樹立甚麼獨立的旗幟。一切人文主義的團體,對於那些普通的罪惡和腐敗的事情有許多嚴厲的批評,但是這種批評,未普引導一個人到上帝福音的路上去而得著救恩。

路德在耳弗特所研究的,完全是哲學一科,但他也找時間研究文學名著和自然枓學。他大學的朋友們深知他是二個歡喜、快樂的青年朋友」。他傾全副的精神從事研究,但他那極虔誠的本性,屢次改變他的思想,使他從那抽象的、推論的境界,轉到實際的、宗教的境界,他覺悟著上帝嚴厲的吩咐,和自己在思想言語、行為上的小罪過。他的一個同學謂路德於洗手時常說:「愈多潔淨己身,便愈成為一個骯髒的人」。路德沒有甚麼特別的大罪,但他取了自己的宗教生活錄一看,他的良心告訴他說,有許多彷彿不重要的事情卻是干犯上帝聖潔律法的罪過。他如何能得著一顆清淨的心呢?

 當一五○五年的夏季時,他在耳弗特大學開始研究律法。但宗教的問題顯然使他愈覺重大。他的朋友墨蘭頓謂路德的懼怕和痛苦有時使他身體上和精神上的力量幾乎耗盡了。他竭其全力向上帝尋求平安,似乎沒有甚麼效益。有幾件外表的事情,在他身上好似增強了宗教的激勵:

他在大學的藏書室裡偶然讀過聖經,可以幫助他分辨新約聖經上的道理,與當時教會慣例的不同點。

他早年在耳弗特做學生時,偶然割破了血管,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因流血過多的大危險,有兩次暈倒,這件事情使他發生了死的思想。

不久以後,他身患重病,同樣的思想又發生了。

路德的一個朋友名叫蘭格,做了修道士。

另一個朋友波慈耶柔米的暴卒,使他有一種深刻的印象。

那時有一種瘟疫,盛行在耳弗特的周圍,路德對於人生的將來和人類的命運,轉變了他的思想。

律法的研究,不能抓住他的心,他普經這樣說:「指示我一位愛好真理的律師。」

一五○五年七月二日,當他獨自一人從曼斯非得到耳弗特的那天,他好像走到了大馬色的路上。將近斯道特亨的村莊時,猝然狂風暴兩,雷電交作,他因遭閃電的襲擊,就害怕起來,於是俯伏在地,戰戰兢兢地大聲疾呼著:「聖亞拿幫助我,我願做一個修道士。」當時人都以聖亞拿為童女馬利亞的母親,為一切礦工們的保護聖者。

 沒有甚麼記載講到路德在此事以前曾認真的想做一個修道士。各種力量及時湊合起來,促使他下這個大決心,但他後來聲明這個修道士的誓願非出於自願,且是料想不到的,一部分是因著死亡的恐怖。他好些朋友都有這樣的印象,他為一種突臨的災禍所克服。他有一個大學的朋友,名叫如比安烏,於一五一九年,論及路德的經歷,說:「一朵天上的榮光,將他投在地上,好像保羅第二一樣」另有一個朋友約拿猶士都以同樣的話論及他。當路德行了首次的彌撒禮以後,在宴會中有人對漢斯路德說,他做一個修道士,是因著天上一個異象的指示。他回答說:「是,只求這不是魔鬼的詭計。」所以「從天上來的啟示」、「天上的呼召」,為路德決志的原動力,道似乎是很明顯的。他在多年以後,說他之所以做一個修道士,是「因著強迫」。他的朋友們都規勸他不要到修道院去,他竟沒有經過適當的和縝密的考慮,就許下願了。在短時期內,路德自已曾為所立的誓願「悔恨」。但在一五○五年七月十六日,他向朋友們辭行,次日他們就歡送他到耳弗特的奧古斯丁修道院的門口。路德便做了一個修道士,而且「在上帝看為好的時期中,他對於世界完全死了。」

erf003.jpg (19135 bytes) 這位將來的改教家,已經有了大馬色的經驗。如同古時的保羅一樣,看見了天上的榮光,並聽見了天上的呼召;且如同這位使徒「三日不能看見,不喫也不喝」〈徒九:9〉,但熱切的檮告〈徒九:10〉路德於看見聖靈的光亮和經驗一個新日子的黎明以前,也是這樣在耳弗特的修道院中消磨了三年的歲月〈一五○五,一五○八年〉。

 路德在這極大的靈性奮鬥中〈一五○五─一五○八年〉,有五種原動力很容易看得出來:

他所以進入修道院,為的是使他的生活可以蒙上帝的喜悅。所以路德的主要目的,是要討神的悅納。

這就涉及罪的問題了,這間題在路德的靈性奮鬥中成了中心的事件。他斷定他主要的罪,是缺少愛上帝和愛鄰舍的心,且發現了連他的「善工」也為這罪所玷污了。他如古時的保羅一樣,高聲說︰「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羅七︰24〉

按照俄坎的神學〈註:按他的見解,人們首先要盡他的本分於是上帝賜以「恩典」〈神能〉,然後賜以「充濡的愛」〉,與比力加伯列的神學,以及克勒窩的伯爾拿的神學〈參考保羅歸正以前的法利賽人的觀念〉,人能夠奉獻給上帝,只要人立定主意奉獻給祂。路德已受俄坎和比力道理的薰陶,自然想到他那特殊的煩擾,就是不願意離棄罪孽。他痛恨自已全然不能有正當的悔改,所以不能由己身生出上帝所希望每個義人所有的不自私的愛心。

他想得到真實的義,既然全歸徒然,便轉向俄坎神學的另一方面,就是預定的道理。上帝為甚麼不盡祂的責任,賜給他這應得的賞賜,就是愛呢?他就開始相信人類得到上帝的救贖之動機,必須在上帝的旨意奡M求,並非在上帝的愛堙C他在這些年的掙扎中,相信誰喪失、誰得救、都是由於上帝的揀選,並且那些得救的人必須遵行上帝的律法,和教會各項詳鈿的規條。路德對於上帝與宗教的此種觀念,與自己錯感痛苦之良心結合起來,迫使他到絕望的地步。他自已曾敘述這些經驗,與林後十二章二節相對照,說道:他屢次忍受了難堪的和惡毒的苦楚,倘若這些苦楚再繼續十分鐘之久,他就滅亡了,他的肢體就變成灰燼了。

清晨的曙光經過了幾條道路臨到路德:

修道院初相識的院長提醒他記起信經上的話:「我信罪得赦免」。

德意志奧斯堡修道院的牧長施道比次殷勤地鼓勵路德讀聖經,而且漸漸地使他把那遵行律法的注意力移轉一位仁愛的救主。〈他的規勸是:「首先在基督的創傷堙A找到你自己,然後上帝的預定就要賜給你最大的安慰〉

一五○八年,他開始研究聖奧古斯丁的著作〈參五章三節奧古斯丁的上帝的城〉,且對於奧氏罪和恩典的觀念特別注意。福音暗淡的光輝,開始照亮他那煩擾不安的心靈。他曾三年之久〈一五○五─一五○八年〉在靈性的黑暗中摸索,而他在那時所度的修道士生活,比同時任何其他有名望的人更為徹底。他經驗神的真理而得的知識告訴他說,人不能因善工稱義,但他還沒有十分了解羅馬書一章十七節「義人必因信得生」的意思。

 當路德在耳弗特的奧古斯丁修道院,於規定的見習時期完畢以後,一五○六年九月,就做了一個正式的修道士。指定他在這修道院內的一間小房裡居住,房間內不准有一點熱氣。這間房子異常窄狹,僅寬六尺,長九尺,裡面僅有一張床和一把椅子,一個窗戶向墓地開著,門上不准有鎖,因為這間小房要常開放,以便檢查。次年他就做了神甫,並於一五○七年五月二日,「懼怕戰慄的」誦讀他首次的彌撒,因為在言語或在行動上若有一點小小的錯失,就可構成死罪。一五○八年他被聘為威登堡大學的教授,施道比次為該大學的教務長。路德在此時被認為德意志奧古斯丁修道院的一個最有才幹的修道士。他搬到威登堡奧古斯丁修道院,指定他在這黑修道院的塔裡一間小室中居住〈註:這修道院原來是紅的,因著該院的修道士穿著黑色的外袍,故有是稱。〉他一面在大學裡講授,一面在一個小禮拜堂內傳道,且努力研究,以期得到「神學學士」的學位,一五○九年三月,目的果然達到了。一五○九年秋季,他又為耳弗恃大學所聘,充當教授三學期。他在耳弗特參加了第二次神學的考試,就是「神學碩士」。後來回到威登堡,他在那裡第三次考試及了格,就得了「神學博士」的學位。

 一五一○年十月至一五一一年二月,為著奧古斯丁修道會的重要使命,他被遣派至羅馬。他在該城逗留約四禮拜之久,以朝聖者的真正虔誠,研究這聖城的宗教生活。這次的參觀,得了深切的教訓。他說道:「沒有人能相信這種顯然的恥辱行為,除非巳經看見或聽見了。」路德回到德意志,沒有找到他所想望的心靈方面的滿足。他從羅馬回來以後,在一封信裡寫著說:「哦!我的罪,罪,罪呀!」這表明宗教上的掙扎,仍是在他心裡進行不已。

 他回到威登堡時,施道比次便差遣他到耳弗特,以完成神學博士的訓練。〈施道比次想辭職,要路德作他的承繼者,充當聖經解釋的教授。〉一五一二年十月四日,准考試驗完畢後,過了二星期,在十八、十九兩天之中,考完了神學博士的考試。二星期以後,他就繼續施道比次在威登堡大學充當神學教授,連任此職,直到一五四六年去世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