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

第十三章 耶穌愛我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認識你自己為什麼是一個罪人

  可能你會問:「我真的有罪嗎?」這答案是你要對自己評估的,不是我或誰可以勉強你說的。如果你認真的來看一看「你」是什麼意思時,你才能知道「你是誰」,「你是否有罪」中的「你」就是指當你活著的時候你的「時間」和你「意志」的組合,也就是當你活著的時候,你「在做」什麼,你「做了」什麼,這就是關於「你的時間」下的「你」。「你」代表著「過去你的意志」,「現在你的意志」和「將來你的意志」的總和。你明白你的意志是什麼嗎?如果你是一個沒有絕對自由意志的人,你就有不需完全負責的地方,你就有不會犯罪的可能,狗不需為「不忠」負責,牛不需為「欺騙」負責,羊不需為「偷竊」負責。牠們沒有這部份的自由,所以牠們就不需要為這部份的意志負責,但你卻要為這些負責,因為你有絕對的自由意志選擇,你常常要面對忠心或不忠,誠實或不誠實,貪心或不貪心,欺騙或不欺騙意志上的選擇,當你作了不忠、欺騙、負心…的選擇時,這就是犯罪。

  當你的身分是一個傷害別人的身分,可能你不會覺得貪心、不誠實、欺騙別人有什麼不好,就好像我以前是個偷車賊,我認為「這部腳踏車那麼好,不給自己用多可惜啊!偷來用有何妨呢?」如果我是傷害別人的人,我會為我的不誠實、欺騙、貪心等負面的意志,找藉口來說服自己也說服別人相信它是合理的。因為我就是站在那負面意志的立場說話的,我當然會為自己負面的立場辯駁,此時我就是屬於「負面意志的人」,我所說的就是「負面意志的話」了。但當我是一位受害者身分的時候,我一定知道不誠實、欺騙、貪心的行為是不對的,因我就是別人用了這些「負面的意志」加諸在我身上,才使我今天成為一個受害者;當我成為一個受害者時,我才深深知道不誠實是不對的,犯罪和不犯罪是有極大差別的。你知道嗎?像這樣,直到當你站在受害者或沒有犯罪的立場上時,你才能看清楚有罪和無罪的差別,在此之前即使你是犯罪的人,你也不會承認你是有罪的。

  當你在犯罪的身分內,你也不易看出你自己是有罪的,即使你是有罪的你也一定會為你的立場說話,硬是把黑的說成白的。所以這個時候,如果我對你說:「你是有罪的。」兩你又是站在你有罪的立場上為你自己辯駁說話,那麼你知道我們中間會有什麼結果發生嗎?我想一場激烈的辯論一定是避免不了的。不是我不想跟你辯論,只因為我知道如果我辯論贏了,我就只是贏了這場對錯之爭的辯論而已,但我卻很可能輸掉你這個朋友,況且我說「你是有罪的」這句話時,我如何來看我呢?我是站在什麼立場說的呢?我好像是公正的審判官一樣,然而我怎麼會是一個公正的法官呢?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沒什麼特別,我也和你一樣是個常常會犯錯的人,我怎能以沒有罪的身分來論斷你說:「你是有罪的」呢?因此,我知道我不過是一個會犯罪的人,我沒有比你更好。但倘若我能從人的行為中,從我自己所做過的失敗經驗呈現出一些內容,讓你參考,藉此讓你有「三人行必有我師」的學習鑑戒,如果你也願意從中得到一些啟發的話,那麼我就心滿意足了。

今日的你,是昨日的你所塑造出來的,
  而明日的你,卻是今日你的選擇所塑造出來的

  人是有自由意志的。雖說有自由,卻常常受制於外在的環境,成為一個最不自由的人。想想看當你置身在某一種環境下時,你很可能成為一個最不自由的人,你相信嗎?當你去看電影時,在電影院中你只能用眼睛看螢幕,用耳朵聽音響的聲音,心中想著下一刻的情節會是什麼樣子,此時你正擁有了視覺、聽覺與感覺的的享受,那是你用自由選來的,但同時你知道嗎?當你選了這些享受時,你也在這一刻失去了你用眼睛去讀有益的書,用耳朵去聆聽別人有需要的聲音,換句話說這部份的自由在這一段時間中已經沒有了。你有選擇的自由,但當你選選擇什麼時,也意味著在那一刻,你正放棄了什麼,問題是你到底選對了沒有?你當然可以用你的自由意志回答說:「選對或不對沒有什麼關係,只要當時我覺得喜歡就好。」當然你可以不受約束自由的回答我,但請你平心的想想,「選對、或不對真的沒有關係嗎?」你選擇了什麼,你就會成為什麼,你成為今天這個樣子,就是昨天你所選擇的結果。

  今天你作的選擇如果是以你「喜歡就好」為基礎,你知道明天的你結果會是什麼樣子嗎?明天不是你喜新厭舊了,就是你趕不上「喜歡」的潮流,被潮流所拋棄了。你明白你「喜歡」的基礎是什麼嗎?恐怕你自己也不知道,只要別人喜歡什麼,你也就跟著喜歡什麼了,你的喜歡,有一部份是因為你害怕跟別人不一樣,你害怕被別人用異樣的眼光來看你,因此當你「喜歡」選擇這樣的不害怕時,你也就選擇了附和別人,而失去你個人獨特的一面了。

生命有它應該走的方向,是你忽略的嗎?

  你是有自由意志的。當你還沒有從事任何工作之前,你的身體還未奉獻出去之前,你是有完全的自由意志,但當你已選定了什麼工作之後,真正開始去上班了,此刻你所做的工作,已使你失去了在其他公司上班的自由了。起初你選擇了公司,最後公司塑造了你,你將你的身體、才幹、智慧貢獻給公司,最後公司就成為你的歸屬了,這是你外在身體工作的歸屬,但你內在生命意志的歸屬,究竟歸於何處呢?你可以說你是為外在、看得見的工作而付出了你的才智和時間,但你為什麼為它而活呢?你的生命真的選擇為工作而活就會令你滿足嗎?還是生命本身還有它應該要活的方向,是你不知道的。只因為你一開始的選擇是在外在的目標上投資你自己,你也就放棄了內在目標的歸屬了,而讓一天工作一天的機械式生活來消磨你的生命,直到你的氣力衰退,不能思想,死了為止。

  如果你認為為工作而活,為退休而活,最後死了就死了的生命沒有什麼不好,那誰也就無從干涉你了,因為你已滿足於你現有的一切,但是如果有一個人可以告訴你一個新的機會,那是你新的開始,新的面對,可能有新的選擇和新的結果,你是否會去聽聽看別人不同的聲音呢?

你能夠一直用好的意志善待人嗎?

  人都喜歡自己每一天都是新的,當你知道每一天都可以是新的,你可以有很大的自由選擇去過自己想過的人生,你可以選擇各種態度去經營你的人生,不知道你的心會不會像我一樣興奮呢?這就是你要的生命,你可以選擇用正確的意志去面對你的工作和你的家人,問題是,你知道如何用好的意志去面對他們嗎?如果你能夠一直都是用好的意志來善待別人,你一定是一個擁有美好人生的人。

解決問題的好方法:讓神介入

  當你決定要用好的意志來對待別人的時候,你才會發現這真是困難重重。你容易受別人不好意志的影響,所以你便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法以惡報惡的回應他們,我相信你的心是想要做好的,但實際上你就是做不到,這就是你實際的人生。當你困在這堮氶A無法保持用你好的意志繼續待人,你該怎麼辦呢?如果你沒有正確的解決它,很可能你就會演變成用冷漠、以惡報惡的負面意志,延伸到你跟別人的關係中,但這樣的方法了無新意,不能解決你的根本問題,這種生命只是舊的;你的生命原本每天都可以是新一天的開始,但就是新不起來,你一直都會停留在舊的關係之中。

  在關係中有誤解和傷害時,你希望對方能先向你低頭認罪,但如果你真的去等對方先低頭的話,你用一輩子去等的結果,就是「天長地久有時盡,此限綿綿無絕期」,一定等不到對方先低頭的,因為對方也是在等你先向他低頭認錯的;結果你們等待的時間有多久,你們中間隔閡的時間便有多久。這樣等待的方法,也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辦法,除非有神介入在你們之中。不論是誰,只要是神在誰的生命堶惜u作,神就能讓誰反省到自己的罪,並賜給他認罪的能力而能甘心向對方認罪道歉,這就是你新的選擇和新面對的好方法。

除非你在關係之中,否則你不能真正認識到自己的軟弱

  我和我妻子結婚前,我們都覺得自己是一個很不錯的人;論信仰我們都自認為是不錯的基督徒,論外表、工作,也都是郎才女貌無與倫比的。結婚時,其的是英俊的少年郎帶著美麗的新姑娘步入結婚的殿堂,我想我們可以從此就過著幸福美滿快樂的生活了。但誰知道,蜜月期大概只維持了一年多而已。當我的女兒出生時,我才知道在我家中,「我」的優先順序竟然和實際的情形相差那麼多。過去,我一直以為「我」就是這個家庭的一家之主,全家人的生活步調應以我為中心而各自作調整才對,我竟錯誤的認為「我有權利」得到別人對我一切的愛與尊重。

  我不知道以前我當小孩子的時候,我就被寵慣了,我被父母親和五個姐姐的愛寵壞了,於是我就帶著這種任性驕慣的心進入我的婚姻之中,你可以想像得出來嗎?我們結婚不到兩年就要鬧離婚了,而這兩年中間有許多傷害、冷戰、以惡報惡的意志在堶惇菑牲鴽隉A常常都是舊傷未好,新傷又起,而身體的傷痕還可以醫治,但心靈的傷痕有誰能醫治呢?誰能幫助我化解這人際關係中最深的傷痕呢?如果沒有解決好這些傷痕,我們的婚姻不是以離異收場,就是以惡報惡的繼續用冷漠隔閡的態度延伸下去了。

耶穌是我心靈的醫治者

  我相信能醫好心靈傷痕的,只有一位,就是這位賞賜我心靈並且愛我的上帝。祂怎麼醫治好我的傷痕呢?有一天祂透過一個傳道人找到我,這個傳道人給我看一本小冊子叫做「四個屬靈的定律」。在這本小冊子堜狺雯衁漱漁e,有一個圖形畫著一個圓圈,堶惘酗@張椅子而「我」就坐在那椅子上面,而基督愛的十字架卻在圓圈外面,我「坐」的椅子旁邊有許多大大小小混亂的黑點環繞在我的周圍。當我一看到這個圖形時,我馬上意會到這就是我目前的生命景況,我就是一直在「為我自己」而活,我一直在過一個沒有目標,但卻是自我導向、自私的生活。我發現了這就是我和妻子發生問題的癥結所在,不是她有問題,不是她要向我認罪,傷痕就可以解決,而是我有問題,是我自己一直在任性驕慣的地位上,胡亂指揮要求別人所致。

  我若沒有看到這是我自己的問題,我相信不論是誰遇到了「我」,不論誰跟「我」結婚,誰都一定會被「我」傷害的。我恨高興那一天我明白了這個道理,同時我也在這個圓圈的隔壁圖形堿搢鴠t外有一個圓圈。這個圓圈堶惜]同樣有一張椅子,但「我」卻返到椅子的下面,椅子上坐的是「耶穌」,兩周圍的許多黑點都排列得非常規律整齊。我明白了「我」必須要退下寶座去,讓愛我的「耶穌」坐在我的寶座上,我的生命才會恨有規律、有次序的活下去。當我願意選擇退下「自我」並讓「耶穌」作我生命之主的時候,我深知不是祂強迫我作這樣的選擇,甚至於在我選擇耶穌作我救主之後的每一天,我都仍然有選擇權拒絕祂作我「生命之主」,但我還是願意甘心的放下我自己,讓祂成為我的主,我願意成為牠的僕人,為祂而活。當我作了這樣的選擇之後,我發現甘心放下自己,那並不是「自我貶低」的行為,那也不是我無理智的選擇、被擺佈的生命,而是一種我能對自己行為負責的開始。

  誰能約束我讓我對自己負責呢?誰能使我甘心順服呢?我能證明自我認識耶穌的日子以來,從來沒有一個人能使我甘心犧牲自己,除了關心我生命、愛我的「生命之主」耶穌之外,沒有其他的人能做到。當我從心中的寶座上退下來的時候,在那一刻,我才知道以前我是一個多麼無知驕傲的罪人!我的每個對人的行為都是我任性驕慣的指揮別人要來滿足我自己,這種對人的行為完全不是一種善良的意志對待,因為倘若別人無力抗拒而順從我的要求,那麼他們就再一次的妥協於我的驕縱,但如果別人辦不到我無理的要求時,那麼我就認為是他們虧欠於我。

  當我坐在寶座上以驕縱任性的意志來待別人時,我好像是以變相的恐嚇來勒索別人一樣,但當我退下了寶座,離開自我為中心的生活方式之後,我才知道從前我是怎樣的一個罪人,如果我沒有離開過「自我為中心」的身分,我就永遠不知道何為罪了,是耶穌邀請我退下「自我為中心」的生命,是祂救了我。我相信這種「自我為中心」的生命如果沒有被改變的話,即使我的年齡再繼續增長,我的身體也不過是變老年而已,但我的生命卻是從未成熟長大過,我仍然像是一個小孩一樣的任性自私。自從耶穌祂進入我的生命作我的「救主」和「生命的主」之後的這幾年,我可以證實,我的生命真是煥然一新了,耶穌真是一位愛我的救主。

 

 

 

july 20,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