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

第十二章 我需要被愛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愛是時間加善良的意志,付出在別人身上

  真愛的意我是用我的時間加上善良的意志付出給別人,不論對方的回應是對我有利或是渾然無知的回應,我仍願意以找的時間加上善良的意志,如諸在他的身上,這叫做「愛」。

  這樣愛的定義,誰能做到呢?可能只有傻瓜才會持續這樣的付出自己在別人身上吧!只有愚忠、愚愛的人才有可能這樣的付出吧!確實,這世界上的人懂得真愛,並且真正願意實際去愛人的真是不多。但無可否認的,這樣的愛雖少,我自己卻需要這樣的愛,需要這種無條件對我完全付出的愛。這樣的愛「發生在我身上的機會實在非常小,大概只有在我心的時候,我的父母細心照顧我的過程中吧!在那種親情親密的關係奡蕈g存在著這種愛。只是時間總是過的很快,慢慢的我也長大了,此時我被愛的條件,也漸漸的被我獨立的個性所取代了,當我可以自己拿奶瓶喝奶時,此時便也取代了我母親餵我、愛我的機會了……。

  直到我完全獨立的時候,那時也是我完全取代了我父母對我付出愛的時候。這時候我的父母會覺得我被愛的條件已經完全被我獨立的行為所取代了,他們雖然還想管我,還想愛我,但我也早已意識到自己有自主權,我可以自己決定一切,不需要他們再干涉我的個人行為,那是我的隱私權。換言之,不再接受他們管理的同時,我也證明了我可以自己管理自己。此時我已長大成人,我不再需要他們用他們的時間加上善良的意志加諸在我的身上,因為我可以靠我自己去應付生活中一切的難題。我可以證明,即使不再需要他們,我仍然可以過的很好,做的很好。你知道嗎?此時的我,正是一個長大成人的象徵,在我的行為與思考上,我已漸趨成熟,成為一個獨立的個體了。

直到你受挫了,你才能重溫被愛的滋味是如何

  此時的我,不再需要我的父母用他們的時間和善良的意志付出在我的身上,但這並不表示,從此以後我就不再需要從別人而來善良的意志對待。直到有一天,當我遇到困難或挫折時,這就是外在對我不利的意志加在我身上的表現,當我突破不了,當我被外在環境勝過時,我受挫了,我失意了。這時,我才會發現自己是多麼的軟弱,我也會明白此時被善良的意志所對待,是一件多麼棒的事;這時候,只要我能從別人身上得到一點點的肯定與鼓勵,我的心便會感到非常安慰了。

你要學習承認你的軟弱,也要學習表達「我需要被愛」

  我需要被愛,但除了在小的時候我有被我父母愛過的經驗之外,似乎很少再有被愛的機會了。當時因我還小有被愛的條件,所以找被愛,但現在如果我不展現我的軟弱,告訴別人「我需要被愛」的話,誰會主動來愛我呢?但要用我的軟弱來交換別人對我的愛,未免太懦弱了吧!我做不到,更有可能的是當我表達出我的軟弱,我的敵人知道我有什麼弱點,他豈不更會把握機會落井下石,加害於我嗎?因此,要承認我的軟弱我實在做不到,因為在我表現出我的軟弱時,我所得到的都不是善良意志的回饋,反而是一個負面意志的反應,所以找更不會輕易的表達出我有被愛的需要。於是我便在軟弱的心靈外面,添加一副自製的堅硬面具,然後很自負的告訴所有的人:「我不是懦弱的,我不需要被愛,你們不要來愛我,也不要來同情我。」事實上我不是不需要被愛,我只是害怕再受傷害,所以找對自己也對別人撒了一個不實的謊言,說我不再需要被愛了。

你真的不需要被愛嗎?還是你心中想更又怕受傷害呢?

  如果我是一位那麼保護自己男性尊嚴的人,不需要被愛了,那麼你應該更進一步的問我:「為什麼我需要談戀愛呢?為什麼我需要進入婚姻生活呢?」我如果不明白怎樣讓自己被愛的道理,那麼在戀愛中我如何能真正的去愛別人呢?我如果不表現出我有被愛的需要,那麼我的女朋友何以有存在我的生命中來愛我的必要呢?這些問題都說明了我實在是一個需要被愛的人,只是我有害怕因表達需要而被拒絕、害怕表達軟弱而再次受傷害的心理困境。但我相信解決困境的方法不應該是逃避,而是其實的去面對我自己才對,那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好方法。

你把愛你的人當成上帝來對待了嗎?

  我確實是一個需要被愛的人,不僅從小我需要被我的父母所受,長大了我需要被我的另一半所受,及至我人生中的每一個角色,我都有需要被愛。認真的說,我一生中不論何時我都需要被愛,這一生中我被愛的需要量實在太大了,這樣的愛誰能幫助得了我呢?我想除了上帝之外誰也幫助不了我,除非我把愛我的人當作上帝來對待,否則誰能滿足得了我一生所需要的愛呢?但愛我的人他卻不是全能的上帝,我若真的把他當作是全能者來要求他時,當他力有不逮無法滿足我的所需時,這些對他是「無理的要求」正是刺傷他,也是刺傷我的表現,會使我們陷在萬劫不復的愁苦深淵之中。

  遺憾的是,在我的錯覺中,我常常會幻想他是全能的上帝,我希望從他那堹鈺o著滿足我一切的需要,所以當他作不到我所要求的標準時,我便想盡辦法要改變他。改變他成什麼樣子呢?難道我真的不知道嗎?我是心知肚明的,其實我就是要改變他成為「全能者上帝」一樣,好讓他能時時的伺候我,滿足我一切的需要。但他是人,不是神,他也不是我家婼虼茠熄臚H。他原本是一位愛我的人,但我卻把愛我的人搞成如此人不像人,神不像神的模樣,最後的結果是,如果他能逃他就逃,如果他不能逃,他就和我化玉帛為干戈,分庭抗禮了。

你的軟弱需要用完全的接納來保護,而不是被異眼所歧視

  我有「被愛的需要」,這是我真實軟弱的特質。被愛和軟弱的特質,其實本來就是一體的出現,它需要的是被滿足、被保護。我可以表達出我有被愛需要的意志,讓別人瞭解到,讓別人也能用他善良的意志來回應我,但我卻不能要求別人一定要用我的方法來滿足我的需要。當我將「被愛的需要」表達出來,也就是當我軟弱的特質不隱藏的浮現出來時,如果這時也有人願意對我採取良善意志的回應,這時存在於我們中間,便有真愛了,因他用愛的意志對待我,特別是在此種情況下,我所得到的愛,會讓我感受到真愛的滋味。

真誠表達你有「被愛的需要」,你才有可能遇到真愛

  體會真愛的前顧是,我要表達出我有「被愛的需要」,我要表達出我是軟弱的,有被保護的需要,有這個前提存在時,我才有被愛的必要;當我有被愛的必要時,我才能敏銳感受到真愛的滋味。否則父母天天都在服事我,我卻不知道這是真愛,直到有一天當我遇到別人失去了父母時,我才能體會到他們損失的是何等大的愛。我不需要等到我變成孤兒了,我才能體會到父母的愛,只要把我自己想像成我有「被愛的需要」,承認我是軟弱的,我有被保護的需要時,我就能處處感受到愛,並且我能時時珍惜別人對我的愛,或許此時我還來得及做個感恩的人對他們說聲:「謝謝!」勇敢的男人,表達由真正軟弱的一面吧!

誠實的表達出你的軟弱,是謙虛的可愛,而非無知的驕傲

  有一天我跟一位男士作婚前協談,他即將進入婚姻的新旅程。我問他一個問題:「你覺得你的女朋友如何?她有什麼軟弱的地方嗎?」這位男生是一個成熟的基督徒,他告訴我:「我知道她有許多的軟弱,但大部份的弱點我都還沒有合適的機會告訴她,直到目前我一直保持完全接納她的態度。」他一直強調說:「我是一直保持接納她,而不是忍耐她。」因為強忍耐可能會使自己得內傷,但接納卻能使自己容量變寬大,我真的為這個男生的見解而感動,也為他所接納的另一半而慶幸不已!誰沒有軟弱呢?但處理軟弱的方法是保護與接納,而不是強硬的說:「我是堅強的男人,我不需要你們的同情。」是的,你可以是堅強的,在你負責的範圍內表達出堅強的態度是好的,但在你負責不到的地方,你能力所不及之處,你也應該表達出你的軟弱,因為這樣的表達,是謙虛可愛的流露,而不是無知驕傲的展現。

其實你也可以體會上帝的愛

  對於人生命中所需要的水份、陽光、空氣,你的感受是如何呢?這是「生命之主」賞賜給人愛的禮物。祂對我們一直都是保持完全愛我們的態度,這是我們所不易察覺出來的,只要我們是人,我們就無時無刻都在這些「愛的必需品」中。我們可以表達出我們的生命中可以不需要有上帝,我們仍然可以靠自己好好的活著,但在這樣活著的同時,我們卻是每一刻都在享受祂賜給我們空氣、陽光、水份之「愛的必需品」。這是上帝對我們完全接納的地方,這也是祂用良善的意志對待我們的表現,但為什麼我們不易體會得出上帝對我們的愛呢?這跟「養兒方知父母恩」的道理有關。

  當你還未當父親前,你還未去養兒前,你不認識父親這個角色,所以你就很不容易體會到你父母的恩情對你到底有多深。當你還未真正去認識「真愛」是一種付出善良意志的意義前,你也從未明白上帝對你的真愛到底有多深。這不是真愛不存在,也不是上帝不存在,而是你自己「不認識」真愛,你從未知道上帝的身分罷了!因為你從未有過這種身分的經驗,並且你一生所經歷的大部份都是「被愛」的環境,那不是你學習付出「愛」的好環境,這樣的環境要使你認識父母對你的恩情,都很難了,何況,要讓你認識上帝對你的「愛」,那更是難上加難了。

你父母愛你不是來自於你的要求,而是來自於他們願意愛你

  學習真愛的好環境不是在被溺愛的環境中可以學習到的。我之所以要到當父親了,才能深刻體會到父母的恩情,有一個原因是我在被愛的環境中,不小心被人給寵壞了,在這樣環境下,我被溺愛了,以為父母之於我的愛乃是天經地義、理所當然的。我父母是願意無條件愛我,但那是他們甘心願意的付出,不是我要求之後,他們才在我的要求下聽話而去愛我的。是他們先在我的身上看到我有「被愛的需要」,我有被保護的需要,所以他們才會發出了對我善良意志的行動,這愛不是產生於我的「要求」之後,他們才愛我的。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要求」是這麼軟弱無力的話,你可以試試看,現在讓我到街上去向其他陌生人講:「請你來愛我,請你來保護我。」你看他們會如何的對待我呢?他們會以為我是一個性騷擾的人,或是一個性變態的人。我相信我不需要去嘗試,就可以知道別人是不會理我的,這個證明了,並不是靠我的「要求」而得到我父母的愛,而是我父母先看到我有「被愛的需要」,他們才來愛我的。

你是個任性驕慣的孩子嗎?

  當我還是嬰孩時,我不會想要去「要求」什麼,但慢慢的,當我一天天的長大之後,我學會「要」了,我會對我最親愛的人使喚:「要這個,要那個」。當他們初次滿足我的需要時,他們看到我很快樂,他們也會很有成就感。漸漸的,在我的生命領域中,我就只學會「要」,只會要求別人來為我效勞,只會「為自己」而忙碌的去「要」,我的「要」漸漸的步入了貪慾之求的「要」了。這時若沒有人立時指正我,從此之後我便建立了不好的「要」的習慣了。因為此時我還認為自己的「要」沒有錯,我總認為:「以前能這樣的要,現在為何不能那樣的要呢?」我認為是他們的錯,不是我的錯,此時若是沒有人能有效的修正我,那麼我的要求,總有一天一定會讓我感到挫折的。如果有一天我的父母達不到我的要求時,我就以為那是他們虧負於我,他們不夠愛我;但其實我都沒有好好的反省一下,我這樣的要求是否恰當呢?我這樣的要求原本就不是屬於我的權利。如果我對我最親愛的人,甘心愛我的表現,當作是呼僕喝婢的隨便使喚,那麼這就是我任性、被溺愛無知的表現。長期在這樣「被愛」,愛久了變成是「被溺愛」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永遠感受不到父母對我的真愛。

  所以以前的古人曾說:「兒小任性驕慣,大了負了親心,費盡千辛萬苦,最後分明是養個仇人跟自己作對。」如果你是個任性驕慣的孩子,不論你是從誰得到的愛,你都不會以為是別人對你的恩情,反倒是當你對人有所求而得不著的時候,你會認為那是別人虧欠於你的。這樣,如果你從來沒有被人教懂過,何謂真愛的意義,當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你的身體只是從孩子慢慢長大變成青年、中年、老年而已,但你的生命卻是一直都停留在「任性驕慣」上。

  你可以想像得到嗎?如果你是一個任性驕慣的男孩,你正在談戀愛,你正在學習與異性建立關係,你可以預知你談戀愛的過程和結局會是如何嗎?起初你剛和對方認識時,你會相敬如賓的待她,但慢慢的,你會把對方的愛當作是理所當然對你的付出,按著你就天經地義的要求對方為你犧牲,不管是接吻也好,擁抱也好,愛撫也好,最後你就更進一步的要求對方要獻身於你,才是真實對你的愛。等到做完愛之後呢?最好你和她不要分開居住或分開工作,否則誰能信任對方會對另一方繼續保持忠實到底的愛呢?因為你是以任性驕慣的慾望和她認識作開始的,以任性作開始的人際關係,最後的結局就是彼此都以不信任對方的方式收場。誰跟任性驕慣的人在一起,最後誰就會成為他所虧負的人,這些人包括他的父母、妻子、兒女和朋友。所以你當明白一個任性驕慣的孩子,他一生可能從未瞭解到父母對他付出的愛與恩情,這樣的人不是恩情沒有給他,不是愛沒有給他,而是他「任性嬌慣」的生命從沒有成長改變之故,他的身體是長大了,但他的生命卻從未成熟過。

你是一個生命成熟的人,而不是任性的孩子

  不論你的年齡是小孩、青年或老年,你如何證明你的生命不是任性驕慣的呢?要證明你的身體是成熟的很容易,只要看你的年齡就知道了,甚至於從你的外表一看,就可以看出來你的身體已經是成熟了。看身體的成熟不難,但如何看你生命的成熟度呢?那需要從你的斯「要」來判斷。小孩子之所以任性驕慣,是因為他們不會「要」,「亂要」,「要所欲要」,而讓父母很為難;給他嘛,那又是父母再一次對他的縱情妥協,不給他嘛,又會讓孩子以為父母有虧欠於他,不論怎麼做,都讓父母左右難為啊!雖然你已不是小孩子了,但你也應該反省一下你是在要什麼呢?從你所要的內容中,可以看出你生命的成熟度到底是如何,你要的這些原本是屬於你的權利嗎?還是當你說出口的時候,就讓愛你的人很為難呢?

  其實只要你能把握住一個重要的原則去要,你就不會令愛你的人為難了。這個原則就是對自己負責任的要,「我要在我的責任內盡忠」、「我要做個負責的人」。然而你的責任範圍是什麼呢?就是盡責於你現在的每個身分,好好的扮演自己每個身分的同時,你就不算錯過了你的一生了,如此也證明你不是一個「任性驕慣的孩子」,而是一個「生命成熟的人」。

沒有挫折,就不知道你是否會愛,是否真正的去愛

  當你負責任的去「要」時,這是一種善良意志的表達,你會發現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對我而言,作一個丈夫我要對我的家人表達說:「我要盡我作丈夫和父親的責任愛你們。」這句話說來看似很容易,但做起來卻是蠻困難的。因為除非我能常常捨己、犧牲自己,願意付出責任的意志在他們身上,我才算愛了他們,否則什麼時候我不捨己,什麼時候我就是開了一個口惠而實不至的空頭支票給他們了。當我真正要去做時,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軟弱,我真的不易「時時做到」,特別是當夫妻吵架時,我的妻子有不好的意志臨到我身上時,我是否還會繼續保持良善的意志來回應她呢?當孩子在外面任性妄為不聽話時,我是否仍心平氣和的以良好意志來接納他們呢?這些我都不易做到。在關係不好時,如果我做不到,那麼我們彼此隔閡的關係,並不會因此而自動煙消雲散;傷害若沒有及時處理好,時間一久很可能外表看似好了,但堶悸熄佽h卻早已爛得差不多快死了,怎麼辦呢?

  如果是你,你如何化解這個僵局呢?誠實的說,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總需要向他們認罪,我向他們承認,我沒有完全愛他們,我沒有時時接納他們,我向他們表達了我的軟弱,並請求他們的寬恕。唯有我開始認罪了,我才發現到彼此受傷的傷口才有真正癒合的可能。但認罪,那有那麼容易,說是很快,但去做,對一個大男人的尊嚴來講卻是挺困難的。若不是上帝用愛來感動我認罪,我永遠都做不到向別人認罪的事。當我要向他們道歉時,我才發現自己內心的掙扎是多麼的大,此時我才明白我真是愛他們太少了,我真是一個不會去愛的人。

我曾從耶穌的寬恕上學到榜樣

  這幾年來,當我認識了我跟耶穌的關係之後,我才真正知道,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幫助我「主動」去認罪。人最多只是做個暫時的和事佬、調停者而已,但他們卻不能幫助我「甘心主動」的發出善良的意志對我曾傷害過的人說:「對不起,請原諒我。」我相信人的幫助對我是有限的,但上帝的幫助卻是無限的。有一天當我從聖經中看到耶穌在十字架上對傷害祂的人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路加福音廿三:34)我知道耶穌對罪人所做的,是祂完全的愛,是祂用真正的饒恕,面對每一個犯了罪的人;耶穌不是以祂的仇敵對祂傷害的程度來取決於是否不寬恕他們,反而祂是以無條件的愛、善良的意志來回應他們,說:「父啊!赦免他們。」

  當我成為一位基督徒以來,我常常被祂那無條件、犧牲至死的愛所感動,當我照著祂的吩咐主動去行動時,我感到我沒有因甘心犧牲自己向人道歉,而以為是自我貶低了,反而我甘心放下自己而脫去了在我內心掙扎已久的驕傲和說謊的面具,至終我也贏得了我所得罪的人對我的信任。當我表達出我在脾氣上不夠節制的軟弱時,反而得到了他們對我的接納與尊重;當我向我得罪過的人認罪時,我所得到的寬恕經驗,也讓我體會了耶穌在十字架上甘心犧牲祂自己,並不是貶低祂自己,而是祂甘心付出祂自己,那不是來自於人要求祂做的,而是像每個父母親一樣,祂看到自己的兒女是「軟弱」的,是需要「被愛的」,所以祂甘心付出了祂的身體為人的罪而死了。

  聖經上說:「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羅馬書五:8)確實我們都是一個軟弱無力的罪人,世界上有誰能這樣為我們的罪而付出犧牲至死的意志呢?除了耶穌基督之外,再沒有第二人了。

 

 

 

july 20,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