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

第八章 迎向有見識、超廣角的人生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你要主動去認識人,否則你將一無所知

  當你在構築你的人生藍圖時,首先你當具備有敞開的心胸,允許自己接納不同價值觀的人進到你的生命中,你要有接納的雅量。甚至於你若真的看重生命,你就要主動去認識別人,主動瞭解別人生活態度和存在意義,若是你被動的等人來認識你,那麼這一生只有一種人會主動來認識你,那就是你的父母或你的孩子。除了生你的父母和你自己所生的孩子之外,大概很少人會很深入的介入到你的生命中。我的孩子一出生就非常需要我,這時候不管我是基於父愛天性也好,或是基於孩子的需要也好,此時我才算開始學習主動去認識除了「我」之外的人,因著我的主動,他們也才會主動的回應我而認識我。因此,如果我不主動去認識人,我相信世界上除了我的直系親屬之外,沒有人會先主動來認識我。

你可以容許自己有失敗的空間

  你要敞開你自己,要主動去認識「你」之外的一切,這是架構你人生藍圖時,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你可以給自己在邁向成功前,容許自己有失敗的空間,你可以給自己有更大敞開的視野。當我回憶第一次談戀愛時,很不幸的失戀了;雖然我失戀了,但這並不代表我的人生價值就此宣告破產。不,我還是很有價值的我自己,我的人格仍在,除了我愛的女朋友不在之外,我沒有什麼損失,經過這次的失戀,反而使我的戀愛經驗比以前更加豐富了。敞開你的心胸,用另一種心境來看待你自己,從而看到你更大的人生視野吧!

第一百下的成功,是因為有前面九十九下的基礎

  弗蘭克林總統曾經說過一個故事:「有一天,有一個路人看到有工人在作敲擊花崗岩的工作,當他看到那個工人真的很厲害的把花崗岩敲成兩半了,他很讚歎的說:「你真是厲害啊!一下就把它給敲破了。」旁沒有一個工頭卻說:「你錯了!他不是一下就把它給敲破了,在他敲破了這一下之前,他已經敲過九十九下了。」

  你要鍥而不捨的為你的生命意義努力的去追求,要不停的主動敞開自己的心去尋找,只有當你認識的夠多時,你才有可能找到存於你內在生命中「比較好」的生命意義來。

尋找生命要像掘井一樣

  我常常在我的演講中對我的聽眾說:「尋找人生的目標好像讀聖經一樣,而讀經要像挖水井一樣。挖井是目標向下,方向不變,不停的挖,直到挖出水來為止:你不可以只挖到一半,然後就去外面找水桶裝水,然後把水倒下去,這不叫水井,這做水窪。」讀經要訪到聖經堶悸漣t意,認識了含意中的含意,才會有意義,一定要努力去鑽研才會有所收獲,追求人生的目標也是如此。存在於人的一切目標中最多只有比較對的目標而已,並且多半都是講究外表,而缺乏內涵。但讀經給人的影響卻是不同。它非常著重內在的生命,所以你要盡你一生之可能從聖經中去尋找,去發掘出你生命的最崇高意義,才不致於失去你這一生最寶貴活著的機會。

敞開自己,容許自己可以被改變

  如果你真的認真的去找,你應該可以從聖經中及古今中外歷史偉人中,學到一點生命的真義。但這除非是你認真去想才有可能,有一天即使你找到了正確的人生方向,你又能如何呢?如果你生命的型態,本來就不易改變,任誰也不能改變你,那麼在你有生之年,雖然可以看到許多不同生命意義的人,但他們對你又有何影響呢?如果你從未伸出你的觸角去與別人認識、瞭解,你還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你自己而已,任性的活了這一生,最終還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你自己,這不是別人的問題,也不是聖經或歷史偉人有何問題,追根究底的結果,乃是你自己的問題。如果你的一生只顧埋藏自己,而不願敞開自己,任誰都無法改變你,使你變得更好。

你知道「生過方知人貴,死過方知命貴」的意義嗎?

  我認識了一個朋友,非常富有。年輕時他為自己賺了很多的財富,買了很多的房子,他的一生真的得到了許多人一生夢寐以求的東西,讓別人羨慕不已。但有一天當他發現肚子常常不舒服、會痛時,去檢查之後才知道是得了胃癌,這真是晴天霹靂的消息。如果牠的一生僅止於此,那真是他一生最不幸的句點。因為他一生都靠自己的努力,好不容易為自己積攢了令人羨慕的財富,得了很多自己想要的東西,但他始終沒有想到,到最後他卻得了一個自己所最不喜歡的胃癌。倘若他一生所得的東西只是令周圍的人產生羨慕,卻從未對別人有實質的益處,那麼當別人知道他得了胃癌的消息,不知道周圍的人有誰不幸災樂禍的呢?相反的,若是他一生懂得樂善好施的話,那麼如果有人知道他真的快死了,在臨死前,一定很多人會往他旁邊安慰、鼓勵他;在創傷中能得到鼓勵,人生至情流露不過如此。

  所幸,我的朋友胃癌只切掉了三分之一的胃而已,最後上帝還是保留了他的生命,讓他能繼續存活下去,這才讓他覺悟到生命才是最可貴的,當他的生命從死亡關中死堸k生,再撿回來時,他對自己生命的優先順序,就有重新一次的認識了。自從患病以來他經歷過了死亡,現在的他好像重新復活了一樣,他變成一個新的人,他變得捨得給,捨得不為自己自私而活,而是能為別人的益處而活的人。古人說:「生過方知人貴,死過方知命貴。」曾經死過的他從此更能體會生命尊貴的意義。

你怕死嗎?永恆的生命都是從死開始的

  永恆的生命是從死亡開始的;這真是令人難以想像的關係,好像一粒種子掉到地堶惘漱F,除非這顆種子真的死了,否則它是無法發芽、茁壯,最後長出果實來的。我相信沒有經過死亡考驗的人生不算具有永恆價值的人生。倘若我的朋友沒有經過死亡的難處、死亡的恐怖,那麼他就不那麼肯定生命其實是這麼重要的了。生命的目的有比吃飯、工作、睡覺、起床還重要的意義存在著,否則人任何一刻死去都應該沒有什麼差別。如果你是一個工作很辛苦的人,你又沒什麼人生目標,你工作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要吃飯,那麼如果你現在死去了,你應該感到安慰才對,因為你已經患了你在世的一切勞苦,你不用再為明日而憂愁的工作,為這一天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但事實卻是不然,似乎活著的人沒有一個對死亡表示歡迎,也沒有一個對死亡表示不懼怕,對老年人更是如此。當他們看到自己的日子好像是太陽快要平西了,壽命快要日薄西山了,他們都有一種莫名的憂慮存在著,似乎很少人會為自己死亡之日快要臨近而感到欣喜若狂,因為大家都害怕死」。

  有一年大年除夕,我帶著家人要回家過年,本來想先向隔壁鄰居的老阿婆拜年後才回去,但因為沒機會和她見面我們就先走了;等到我們初三回來時,老阿婆就過世了,我們甚至跟她說再見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在她身後向她道別。

你在什麼角色上輕忽了你的生命,你就會在相同的地方產生懊悔來

  你當知道你自己的生命是如此重要,所以你不應該輕忽你生命的重要性,而浪擲歲月於次要的東西上。在任何一個階段、任何一個角色,你都不該有如此輕忽的態度。你若在什麼角色上輕忽了這個重要性,你就會往什麼角色上留下空白的資料;你若在什麼階段中浪擲了青春,你也曾在那相同的地方產生懊悔的傷痛。

失去了美麗包裝的外衣,你是否還有返樸歸真忠於原味的選擇能力呢?

  當你作「什麼」的時候,就是那個「什麼」正在召喚你,讓你為那個「什麼」而付出你的時間,而那個召喚你的,就是你的主。我相信我們每個人不同的人生結局,乃是因為一開始我們都聽了各自不同「主的召喚」而產生的。你一開始是受了什麼召喚呢?而那個「什麼」若沒有好處,它能吸引你嗎?你為什麼能為那個「什麼」而效力呢?如果那個「什麼」沒有吸引力,它就召喚不了你了,所以那個「什麼」必須使出渾身解數,才能打動你的心,才能要你的時間,讓你為它效力,如果這樣的召喚能成功的吸引住你,那會是多麼可悲的結局啊!可悲的是外界要用盡千辛萬苦刺激的方法,才能成功的打動了你的心,看起來好像是為了這個召喚的設計而選擇,但倘若沒有這些千辛萬苦所包裝的刺激,不知道你是否還會願意選它嗎?不知道失去了美麗的外表包裝,你是否還有反樸歸真,忠於原味的選擇能力呢?

你的參與是別人的祝福嗎?

  有一個學校堨X現了某一個政黨社團的招新廣告,那個廣告一看就知道是吸收校園政黨人才的廣告;廣告的內容是招收國會領袖會員的研習營,研習會內容相當好,報名費又出奇的低。這個社團以此來招攬學生,我想如果這個政黨社團用這樣的刺激有效的吸引了一些人進到社團來,不知道這些新社員是否會使這個社團更有旺盛的生命力呢?還是這些新社員只是使這個政黨社團長胖了,而不是使它長壯了?因為新社員一開始若只是受利益引誘而進來的,他的動機不是為服務別人而來的,那麼這個社團最後只是人數增多長胖了而已。

  民國以前,當國父在號召革命時,他也曾經到全國各處去宣揚他革命救國的理念。有一次在他演講時,台下突然有一個人大聲的詢問國父說:「我如果參加了你的革命行列,我會得到什麼好處?」國父很正經、很和藹的回答他說:「如果你加入了我們革命的行列,你可能會得到頭顱破、手臂折、腳腿斷、身體流血,其至你會得到死亡,但因為你願意付出你的生命,一個民主自由約國家將因你的犧牲而誕生。」最後這個年輕人被國父的回答所感動,便決定加入革命的行列。他是犧牲了他的生命,但因為他的犧牲,才有我們今天的中華民國。你可以想一想,在當時這個人也可以選擇拒絕國父的召喚,如果是這樣,他個人的生命活到最後也是死了,但中華民國可能少了他的犧牲,而晚降生了好幾年也不一定。當時如果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回應國父的召喚,投身於革命,今天恐怕我們還是活在滿清政府統治的時代,或是列強瓜分成為次等殖民的國家。國家要有人願意犧牲,這個國家,才有可能進步;國家要有人願意獻身,這個國家才有可能重現浴火鳳凰的生機。

  今天誰可以召喚你為一個比「你自己」更高的目標而犧牲呢?誰能打動你的心,讓你甘心犧牲你自己呢?你可以選擇不為更高的目標而犧牲,你也可以選擇安逸於你現有的環境中,當你有這樣的選擇時,它的結果是,有一天你仍然會死去,但比你自己更高的目標,更美的理想將永遠不會出現,你知道嗎?如果是這樣,你是一個在享受前人種樹的人,但你卻不是一個為後人種樹使後人得果子的人。假使後人都沒有從你而出的好處可得,沒有從你而出的犧牲可得,那麼你便是一個典型的自私自利的人。

看看別人,從別人的身上學到功課吧!

  有時當我想到鄰近亞洲國家像日本,他們的大眾運輸公共工程做的是如此的完善,不管市區、郊區的地鐵都非常便利,我就常感歎台灣的大眾運輸實在是非常的落後。有一次我問一位日本的交換老師說:「你覺得住在台灣的感受如何?」他第一句話就說:「我實在非常受不了台灣的交通。」在東京不僅是環狀的地鐵,而且各地還是一個網狀的地鐵網路,除了上下車,車子要停之外,地鐵的車子一直是保持暢通前進的;但台灣市區的大眾運輸似乎只有靠公車和少數的捷運,公車除了塞車要停,紅燈要停,交通事故要停,公車脫班也要停,一趟路的時間走下來,一半以上都耗在停的上面。這樣的效率,簡直只有比走路還要快而已,難怪對一個日本交換老師而言他會如此受不了,我想不只是他受不了,凡是到過日本回來的人,也都會受不了台灣的交通運輸規劃,實在是非常落後。

如果沒有人肯犧牲,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都被犧牲了

  誰能召喚我們,獻上我們自己呢?誰能使你犧牲自己而成為改革家呢?誰能召喚你如此犧牲呢?如果早幾年的交通政務官他們有遠大的目標在召喚他們,他們是一個做事有遠見的人,是個犧牲自己的人,而不是一個做官只圖個人享受特權,那麼當時只要他們努力去規劃建設,今天我們就可以享受他們「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果實了;不會像今天,我們繳的稅跟鄰近國家相差無幾,但生活品質卻一百遠遠的落後,最後靠國家的大眾運輸不行了,就靠自己,結果大家都有自己的車,但路上也是大家都在塞車,而偏遠地區的公車,被人人都有自己的汽車、機車給取代了,也就不得不減班,服務品質也就相對下降了。最後,我們都有自己的汽、機車,但我們還是不能擁有較好的交通品質。這樣的惡性循環下去,有一天會導致雖然大家都有車,但卻是寸步難行,那堣]都去不了的後果。如果這個時代沒有人願意為大眾運輸工程做出犧牲,為它而付出自己的學識和能力,去規劃它建設它的話,那麼肯定我們的下一代會往交通上受非常的舟車之苦,如果沒有人肯犧牲自己,最後的結果就是大家都被犧牲了。因為台北市的道路只有這幾條,你要用,我也要用,最後這幾條道路就不是道路了,而是台北市公共停車場了。

  我常在想,同樣都是亞洲國家,為什麼台灣人在犧牲自我上比鄰近的國家,像日本、新加坡,甚至大陸,都要弱呢?這是人性本來就不容易自我犧牲呢?還是台灣人先天上比其他國家的人不容易犧牲呢?

你的出生,是國家之福嗎?

  一個國家,如果有越多願意為這個國家犧牲奮鬥的人出現,那麼這個國家一定是個前途有望的國家;如果這個國家有幾個肯為大眾福祉而犧牲自己的人,那這些人真的是這個國家之福。相反的,一個國家,如果盡是一些要權利、要享受的人,這個國家一定早晚要敗亡。原來有一些可能願意為國犧牲的人,如果也妥協了,也被願意享受的人所征服了「那麼整個國家就好像被赤化一樣,最後這個國家,終將覆亡。

  為什麼你容易妥協呢?為什麼你不易堅持到底?我相信那是因為你缺乏了正確目標的指引,及不知為何要堅持到底的意義。

  你是為誰而存在於工作場合中當一個工人呢?如果你不能很清楚回答這個問題,那麼很可能你已錯失了你目前的角色,無意義的行動於你目前的作息表中了。現在你是否正落人了為了工作而工作的迷失困境呢?我相信誰能賜給你正確的目標,脫離這狹隘的生活觀,誰就能使你產生力士,堅持你的目標到最後了。

你的豐盛人生定義是什麼呢?

  我們都有一個弱點,要不是有一個目標了,卻缺乏持之以恆、堅持到底的決心,以致於半途而廢;就是擁有了滿腔的熱血,熱忱得不得了,但卻在錯誤的方向上投資了自己。 誰關心你自己生命的目標呢?誰在意你的目標是否達成了呢?誰能對你的生命提出有使命感的召喚呢?

  「什麼是我生命的目標?」「我是否達成了我的目標呢?」你需要很慎重的去思考這個問題。現在倘若你才廿歲,你已知道你的答案,那麼我要恭禧你;如果你仍然不知道你的答案,那麼我奉勸你要開始積極尋找,否則又過廿年,你仍然會沒有具體的答案,到那時,你已經四十歲了,人生沒有幾個四十歲;能活過兩個四十歲的人也算是高壽了,即使你到八十歲了,到那時你弄懂了什麼是你生命的意義時,那時的你也已經是視茫茫、髮蒼蒼、齒牙動搖、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老人了。

  因此如果你不去想,不被刺激的去想什麼是你人生的目標,你就會落人一個沒有人生目標的光景中。如果你不去想你的使命是什麼,你就是一個沒有使命的人,沒有目標,沒有使命感的人,在你的生命中你永遠都遇不到貴人。因為不論誰出現在你的身邊,你也都無所謂,你不在乎他對你是助力或是阻力。如果你對一切都是無所謂的話,那麼你一生的結局也會是無所謂的,如果你不能管理好你自己的每一天時間,而任憑什麼好玩的、好看的、好逸惡勞的東西充斥在你的生命中,那麼這一天你就是在沒有目標、無所謂的環境中浪費掉了。

  相反的,每一天你也可以都是有意義的朝向目標前進,你可以不允許跟你自己的目標沒有關係的活動插隊進來,你可以對非目標的事物說「不」,對你目標的事說「是」,如此你這一天就可以稱得上是有意義的一天了。一個星期如果你過了五天是這樣的日子,那真是太棒的 一個星期了,但你卻不能因此說:「我已經擁有豐富的一生了。」因為你只不過是過了五天充實的日子而已,充其量你只能對你自己說:「我已經過了一週充實有意義的日子了。」相同的,如果你在一個月中,有三週以上的日子都在你的目標中前進,那真是太棒的一個月了,同樣的你也不能說:「我擁有豐富有意義的一生了。」因為你只不過是過了一個月有意義的日子而已,所以充其量你只能說:「我已經擁有了充實有意義的一個月生活了。」如此同樣的在一年中,你有十個月達到你的人生目標時,你不能說:「我已過了豐盛的一生了。」你也只能對自己說:「我已經過了一個豐富有意義的一年了。」百到你人生終了時,假如你活了八十歲,除非你有六十個年頭以上的時間是活在你的目標中,你才能說得上:「我擁有一個豐盛有意義的一生了。」否則當你活到八十歲的那一天時,因為你沒有過豐盛的生命,你真的會不好意思說:「我已擁有了一個豐盛有意義的一生了。」

你前面的廿年是在目標中有意義的前進嗎?

  如果你能活得到八十歲,你必須要過六十個年頭以上有目標的生活,你才能稱得上是有豐富的一生。那麼你要看看過去你的廿年是怎麼過的,如果你有目標的過了前面約廿年了,那麼你真是一個太棒的人了!但你需再接再厲的繼續前進,因為「行百里,才半九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努力吧!另一方面,如果你過去的廿年根本不知道目標是什麼,你也不知道目標的重要性,那麼你要嚴肅的振作起來!因為你已經沒有本錢繼續再為一個沒有目標的生活耗下去了,你過去的本錢已用完,況且前面約廿年你是過一個沒有目標的生活,沒有目標的生活常會因慣性定律的緣故,而吏便你下一個廿年繼續循環下去,過一個沒有目標的生活,所以你實在沒有本錢再這樣無意義的耗下去了。你要知道明天你的失敗率有可能會比別人還高,所以你已經沒有本錢再被非目標的活動所擺佈。你好像是一位患糖尿病或患高血壓的病患,你一生對糖份的攝取已經夠了,若再不加以節制而繼續好酒貪食下去,最後的結果,嚴重的話可能會使你提早喪命。

你的人生註腳如何寫呢?

  如果你沒有目標,你的生命剛好結束在今天,不知道你會如何寫下你的人生註腳呢?「我逐夢未竟,卻眼見黎明忽然昇起……」、「我不知過去到底是為誰而活,我也不知我為什麼來到這世上,走這一道……」、「我很不甘心,我還沒有玩夠,我就走了」……。你可以想一想,如果你的一生只活到今天,今天就是你的人生句點了,而你卻沒有很清楚的人生目標與責任界定,那麼,此刻你所寫的人生註腳一定會充滿著許多遺憾、悔恨的感歎詞,你所發出每一句「為什麼?」都會是你心中不明,也是不平的吶喊。這就是今天為什麼我會問你,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的原因。所幸今天也不會是你的句點,只是假設性的句點而已。如果你的人生沒有儘早有一個假設性句點出現,讓你好好的去思想的話,當有一天這個你從未去想過的句點出現的時間越突然,可能你的懊悔也會變得越大,甚至於你連懊悔是什麼也都不知道,而沒有機會去懊悔了。

  相同的,對那些有目標的人,已經在目標中前進的人,當今天正好是他們生命結束的日子,不知道他們會給自己下怎樣的人生註腳呢?我想應該會是這樣吧,「我感謝上帝,讓我在地上的每個工作都因盡上我的責任而快樂滿足不已。」「我感謝上帝,賜我生命氣息,讓我能為過去的每一個日子,所經過的歷程是如此的美好而讚歎不已。」「我感謝上帝,賜我在人生的每個角色中,都有機會服事別人,看到別人因我的付出而成長,我雖死猶活,這真是生命永恆的奇蹟,令我安慰不已。」你能感受到一個有目標的人,從他們身上流露出怎樣感恩的氣息來嗎?你真的已經嗅到了他們感恩馨香的味道了嗎?所幸,今天也不是他們生命的句點,今天只是我們把他們當作是假設性句點來看而已。他們明天依然活著,他們還會繼續感恩下去。如果你能看到過去的你是一個快樂、感恩的你,那麼你也可以因此看到未來的你也會是一個快樂、感恩的你;相同的,如果你能看到過去的你是一個遺憾、失望的你,那麼你也不難再看出未來的你也會是一個遺憾、失望的你。

  今天只是一個假設性的句點而已,你要問問你自己,你的過去是如何過的呢?你要為你句點以前的生命負責,你也要為你所經過的每一個日子學習感恩。試想雖然今天是你的生命結束日,但今天這個假設性的日子,你也可以把它都當作是不存在的,但最重要的是,你自己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你必須想想看你要為你今天以前的人生下一個怎樣的註腳呢?不論你是總統或一介平民,是達官顯貴或販夫走卒,今天你都要為你過去的日子下一個註腳,你要為你今天以前的日子負責,並且你也要為你還有明天而感恩,因為一旦你有了負責的基礎,你才會有感恩的開始。

其實你也可以感謝上帝的

  如果你能發出感恩的心意來,你要對誰說感謝呢?剛剛你所看到的感謝的註腳都是以「我感謝上帝」作開始的;一個人若能真誠的感謝上帝,這句話就不是一句宗教術語了,它也不是一句口頭禪,它乃是一句真實對上帝的感謝。如果你是一個不認識上帝的人,你很難感謝上帝,最多只是感謝老天爺,或感謝某人而已。但老天爺是誰呢?你也不知道,某人也常被你忘記。對一個不認識上帝的你而言,你的感謝比較缺乏明確的目標,你的感謝最多只能形容自己的人生是個怎樣感恩的人生,所擁有的歲月是個怎樣感恩的歲月,但你卻不能向上帝感謝,只因為你不認識上帝。但如果你是一個認識上帝的人,你除了擁有感恩的人生之外,你對人的感恩記憶也會較深刻。對一個認識上帝的我而言,我知道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祂安排別人成為我的幫助,所以我會在感謝的時候,很明確的說「感謝上帝」。

  我能感謝上帝,那是因為我認識自己與周圍人事物的起始關係,並不是從我自己開始而來的,乃是從比我自己更高的上帝而來,有此認知,我才能感謝上帝。比方說,我與生命氣息的關係,一開始我要有一口氣,我才能存活,我的生命才能正常運作,我先要有一口氣我才能工作,我原可以對自己很驕傲的說:「我是靠我自己努力吸氣、呼氣而維持生命的。」

  但如果我以更謙虛的心來看待我自己的話,我若沒有一開始的那一口氣可以呼吸,我就沒有以後一切任何努力的可能,這口氣的起始原因不是從我的努力呼吸而來的,乃是從賜生命氣息的上帝而來,所以我要感謝上帝。另一個是,假如我很感恩於我的母親對我的栽培養育之恩,我可以說「我是靠我母親的栽培才有今天的我」,我要感謝的是我的母親而不應該是上帝,這樣的道理是沒有錯的,但如果一開始沒有我父親的精子與我母親的卵子相結合,怎麼會有今天的我呢?而我父親又是怎麼來的呢?如果一開始沒有我祖母的卵子與我祖父的精子相結合,怎麼會有當時我的父親呢?如果我要認真的去推敲,我要溯古追源的話,我不難發現一切關係的起始都跟比我自己更高的上帝有關,祂是創造一切關係,創造一切生命的上帝。所以你也當謙虛,當有一天你真的明白,真的認識了有一位比你更高的上帝,祂是一切關係的創造者時,你也一定會跟其他真正懂得感謝的人一樣,從心中對祂發出感謝的聲音,說:「感謝上帝。」

  如果在你人生結束時,你能發出感謝上帝的聲音,我相信那是來自於你一開始就認識上帝而有的結果,如果你在結束時不會感謝上帝,那也是你一開始就不認識上帝的表示。因此當你明白從上帝而來的召喚,上帝不是在利誘你,祂也不是在脅迫你,而是一種對你人生使命的召喚,當你真的去完成它了,在完成它的每一天,每一個過程堙A你也都會說:「感謝上帝。」

 

 

 

july 19,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