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

第三章 從迷失中看清楚,再站起來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你的目標被其他事物插隊多少,你就會感傷多少

  當你陶醉在縱情、歡樂之中,在豪華的電影院內,度過每個聲色俱佳的電影時,你真希望自己一直就留在電影院內就好,最好散場的燈光不要打開,最好時間就繼續在黑暗中維持上演的狀況。你知道嗎?當你在不切實際的情節中幻想多少,你的生命就會用去多少;當你把白天可以用的時間,都當作是晚上電影來幻想作夢,你的白天已經被黑暗取代了,而你的晚上本來就是晚上,我確信,你的這一天已陷在黑暗了。此時,你怎麼能在這種情況中,回應你應盡的責任,而作出有責任感的事來呢?當你越沈迷於縱慾享受時,你就會越不想離開享受。

  即使電影情節每秒鐘都是扣人心弦的,但電影終究有結束的時刻,到那一刻來臨時,你如何去面對實際的責任呢?我想你會帶著電影中幻想的情節,進入你的工作中,只是你比原來可以完成的時間少了幾個小時,那幾個小時的時間已被你陶醉在電影中所取代了。如果你沒有責任,當然無論如何縱情,如何宴樂,都是無所謂;但直到有一天,當你發現應盡的責任之後,以前在你應盡責的時間中曾經荒廢了有多少,你也會相同的懊悔多少,以前在你應盡責的時間中被插隊佔據的時間有多久,你也會相同的感傷多久。

  有一句話說得不錯:「直到你找到你的目標之後,你才會知道你以前的時間是如何的荒唐。」看電影是如此,你在家中的生活又何嘗不是如此?像看第四台電視一樣,你不停的在尋找你要的節目,不知道按選台器的時間究竟佔了多少你看電視的時間,而看電視的時間究竟又佔了多少你應盡責的時間呢?等你看完電視之後,剩下的只是疲倦想休息的你,你一天可用的時間也就這樣跟著被消耗得無影無蹤了。

你在縱慾中犧牲的時間,就是你懊悔的根源

  當你花時間在縱慾時,縱慾只能帶給你一時的快感,卻不能帶給你長久負責任的習慣;當你不幸陷在縱慾時,不管是貪看電視,貪玩好食等等,你會一直期待讓自己都在縱慾堶情A此刻你不會喜歡真理的來到,你不希望誰告訴你有什麼責任要做。如果你天生就沒有責任意識,那麼不管你如何享受,如何縱慾,對你都是無可厚非,因為本來你就沒有責任。一旦有一天,你突然明白了你的責任之後,開始要盡責時,你會很驚惶失措的感到時間怎麼那麼緊迫呢?好像快做不完一樣。如果一開始你的優先順序就弄錯,那麼最後,你一定是以混亂收場,而混亂的情形實在是令你慘不忍睹。

你人生曲線的一起一伏是受外界所控制的嗎?

  你應該不難瞭解電影上演終有結束的時刻,美好的筵席也總有離去的時刻,然而你是要為陶醉在電影中而負責?還是要為電影結束後,終究要進入現實的生活而負責呢?如果你早知道有些東西一定是會結束,那麼,你如此熱衷的參與在其中是否值得呢?或許你可以不負責任的說:「我才不在乎天長地久,我只在乎曾經擁有」,是的,你可以有權擁有,你也可以不在乎天長地久,你所要的一切原本就是你自由選擇來的,誰也無權干涉;但你所擁有的每個片段是屬於怎樣的擁有呢?是快樂歡笑嗎?還是愁苦悲傷呢?如果所要的快樂不能長久的延續下去,那麼有一天當快樂結束時,你豈不是落入到更大的痛苦深淵?這樣的快樂,你能承受得住嗎?

  如果你的一生都是由這些會開始、會結束的短暫活動所充滿,那會是什麼樣子呢?你的生命曲線圖會像你身體上脈搏的跳動一樣,一起一伏的前進,有高潮有低谷,看起來有變化,似乎沒什麼不好。有高山有深谷,確實是豐富人生的歷程;但會開始、會結束的人生,卻跟有高山有低谷的人生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你的一起一伏曲線,代表的是你去玩樂、看電影時,受視覺、感覺刺激,曲線呈現出高起來的現象,但等到宴樂結束、電影落幕時,你得到的是別離落寞的感傷,高潮曲線又馬上沈伏下去;如此一起一伏,一高一低,一喜一愁的現象,乃是受外界所控制,不是你自己主動去面對的。在虛幻中,你選擇縱慾的享樂,最後,你卻不得不承受縱慾之後所帶來的痛苦。

  相反的,在真實的人生中,你多半不願主動去選擇承受痛苦,反而常常逃避它。但倘若你選擇負責任所必須承受的苦,相信到最後,你會因承受逆境的痛苦而得著真正的喜樂。如果你逃避選擇,你就會像是一個不自由的傀儡在舞台上被人隨意帶到有高山、低谷的布幕上,任意被擺佈,這不是你真實的經歷,而是被愚弄的結果。像這樣,你可能從未經驗過何謂真正高山低谷的人生,因為你從未主動選擇。你若沒有主動選擇過真正高山低谷的人生,最後你也不能說什麼是真正痛苦,什麼是真正快樂的人生。

你的人生是有山有谷的人生嗎?

  我喜歡運動,每天早上我都會晨跑陽明山的山路三公里。有一天早上,我無意的詢問四歲的兒子,「今天你要不要跟爸爸去跑步呢?」以前他曾經跟我出去走了一段路之後就走不動了,要我抱;我抱他走路,他累,我也累,於是後來我就不太想再帶他去。隔了一年之後,我只是無意的再問他:「你是否願意跟我去跑步呢?」沒想到他竟很興奮的回答說:「好啊!」當我再次確定他中途不會要我抱之後,我才願意帶他去,他允諾,「可以,我可以自己跑,不用你抱我」,於是我就和他一起去跑步了。在路上,兒子很努力的跑,跟在我後面跑,我也常常跑到他旁邊鼓勵他:「你是一個有勇氣與耐力的小朋友。」

  因為他有四分之一是原住民的血統,所以對山路的跑步先天上及體力上都不陌生,而且他有潛力可以發揮,最後他竟然可以跟我跑完一半和走完另一半的路程。跑完之後,我很關心的問:「你會不會累啊?會不會頭暈?有沒有不舒服呢?」,他卻很興奮的回答我說:「除了腳會酸之外,其餘的都很好。」我們一起努力跑完了山路,汗流滿面卻很興奮滿足的跑完全程,回程時我們兩個人帶著跑贏山路的成就感,一起走路回來。我相信有努力的付出,一定會有歡欣的收穫,這才是真正高山、低谷的人生。

  有山有谷的人生是你主動選擇經歷的,你是用自己的身體親身去經歷的。一個親身經歷的人生,才是有價值的人生。對我而言,當我的身體整個參與在跑山路的過程中時,我所有的肢體,不論腳、眼睛都跟上產生了關係;當我真正去擁有它,與這座山真正的結合時,我才算擁有了跟山真實相屬的關係。你可能很難想像我是怎樣擁有這座山的,我每天不論晴雨都用自己的身體跑步去迎向這座山。每個早晨我用我的全身向它說早安,遇到下雨時,我就穿著雨衣、打著赤腳跑在山路上,經歷這獨特山雨的哭泣;晴朗時,就以微笑的步伐,用雙腳迎向黎明的希望。總之,當我全身全心、奮力流汗的去跑山時,此刻山是屬於我的,而我也屬於山。

你的人生曲線圖是自己主動產生的呢?

  每天我若能打贏自己賴床的仗,早起去晨跑,我相信後面的仗,也會是所戰皆捷。我是否打贏或打輸一場仗,跟我的人生曲線圖有關。生命曲線圖所呈現的一起一伏是我自己主動去產生的,而不是被動的被人控制。如果我的一生都是做了自己主動要做的事,那麼我相信我一定能成為一個信念很強、很有自信心的人。同樣的,如果我的一生都是被外在環境刺激之後才會一哭一笑,一起一伏,那麼我的情緒是被人控制,我的理智也是任人宰割,此時,我也變成一個軟弱無能的人。

你知道上帝是照你所作的回報你嗎?

  你現在應該比以前清楚了為什麼「我要」是如此重要的意義了吧:「我要」過一個充實的人生,或「我要」過一個被擺佈的人生,全在於我自己怎樣的決定並怎樣的去「要」。「要」是一個如此神聖而尊貴的意志,當你作完選擇、要你所要的之後,此時連上帝也管不了你了。這意思不是祂不能管你,而是祂尊重你的選擇,因為祂已經把自由意志賞賜給你了,所以你當為上帝賜給你的自由意志而感恩,你也要為你的任何選擇而負責;因為上帝賞賜人自由意志就是這麼特別,如果祂賜給你自由意志後,又一再的干涉你;那祂就不算是真的賞賜你意志上的自由了。照這樣推理,你會不會懷疑,如果上帝都管不到你了,那祂還算是上帝嗎?因為似乎在某些範圍內祂是有所不能的,如果祂不是一位全能者,祂也就不是上帝了。聖經明白地說:「祂必照各人的行為報應各人。」(羅馬書二:6)這是上帝對人的選擇所做的合理的回應。

  在這一生中,你的行為是什麼。你所做的結果會怎樣,都是你自己給你自己的,雖然看起來好像祂不再管到你什麼了,但祂卻是照你所行的回報你。不論你是咎由自取,或好心有好報,這都是神所賜自由意志中,回報你的最高智慧所在,這樣的回報是上帝對你看似無所作為,卻又是祂最大作為之智慧所在。如果你回到聖經中看看上帝如何處理亞當、夏娃的罪,或許你會更明白上帝的智慧,當亞當、夏娃犯了罪時,上帝不是先嚴厲的審判他們的罪,而是先問他們:「你在那裡?」「你作了什麼事呢?」(創世記三:9、12)之後,上帝便照他們所做的回報了他們各人。

  「你作了什麼事呢?」是一句你要常常詢問自己的話。如果你知道以前到底作了什麼事,你才能知道以後還會再作什麼,這是習慣問題,不是宗教教義的問題。如果你真的知道你以前在做什麼,那真是何等慶幸的事。因為當你有所知時你才能有所感恩,你若能擁有感恩的人生,我相信那是來自於你明白了對自己負責,並且真正去負責而產生出來的。

你是否被別人牽著鼻子走呢?

  誰曾經問你「你作了什麼事呢」?問這句話就好像是在評估你的人生目標完成得如何一樣,當你有目標正在行動時,你會很紮實、很有把握的回答他說:「我正在目標中作了什麼事。」相反的,如果你是一個沒有目標的人,當別人問你:「你作了什麼事呢?」此時你會很心虛,也會很沒有自信的說:「我什麼也沒作過。」如果你容讓自己的人生是什麼也沒作過的人生,那你就是屬於一個沒有目標的人;你的一生雖都在尋尋覓覓的活,但因缺乏正確目標的引導,最後被外面的誘惑所牽動擺佈,成為傀儡的一生。傀儡的人生是一個沒有自己歷史的人生,所謂傀儡就是一個沒有自己意志在當中的人。

  所謂有目標的人生,就是有使命感的人生,當你聽從了「那一種」召喚你的聲音,你就會開始建基你「那一種」的人生。除非你能聽從一位愛你、並且曾經證明為愛你而死的主的召喚,否則你不容易建基正確的人生,因為世界上不論誰都可能對你說「這個對你比較好」,或對你說「那個對你比較不錯」,不論誰對你說,都有他的好意,但對你說的那個人,難免也有他的私心。當你照他的話去做時,很可能首先損失的就是你自己,而且首先得益處的很可能是跟你講「這個比較好的」那個人他自己了。

我出賣了友誼,賠喪了時間

  服役時,我服的是四年制志願役軍官,工作很輕鬆也很舒服,晚上又很閒,每個月賺的錢一個人用是綽綽有餘。晚上太閒了,所以我的一個同事就介紹我到一家直銷商去作直銷。以前我從來沒有聽過什麼叫做多層次傳銷,這個概念對我是很新鮮的,跟我很要好的這個同事對我說:「這個對你很好」,而且照公司所說的,「只要憑自己的努力,在優厚利潤的架構下,最後你一定會成功的」,於是我就參加了,並且一次買了三萬多元的產品,我很想從此也跟最頂級的上線一樣大賺一筆,展開我另類人生的新契機。

  有一天我的同事對我說:「我明年這個時候要開一部進口車給你看。」這麼快的開進口車的方法,以前我都沒聽過,我也不懂,因為好奇、新鮮,我就這樣跟他加入直銷的行列作下去了。半年來我是天天積極的帶人去聽產品說明會,與其說是去聽產品說明會,不如說是去聽利潤架構分配表,有誰聽到有利可圖的賺錢機會不動心的呢?我就是這樣動心去參加的。

  這半年來我一直在公司與所介紹的朋友間穿梭,邀人來邀人去,分享來分享去,因為我也想一夜致富,享受那種成功的滋味。當我看到我邀請的朋友前來時,第一個反應,不是認為他是我的朋友,而是認為他是我有利可圖的對象;我的眼睛充滿了金錢,而不是友誼,當時我簡直是陷入唯利是圖的生命了。最後連我最親近的朋友也被我「騙」進來了,我告訴他別人曾經告訴我的話:「這個對你很好,你一定會成功的」、「只要成為會員你一定會成功」,現在回想起來覺得他真傻,而我跟他同樣的傻,我們在還沒成功前,在買第一份產品時,我們已先被我們的上線賺了一大筆了。

  當我最後不再繼續作時,我真的感到非常的遺憾,我傷害了最親近朋友的友誼,破壞了原本的信任關係,我真的是把他「騙」了。當我不再繼續作時,我在想,我的上線同事憑什麼能如此驕傲的開一部進口車給我看呢?我如果不繼續找人頭賺錢,我的上線那堹鉡到什麼錢呢?我發現這半年來,我是靠關係去傷害關係的,我是靠利益來維持朋友關係的。在做直銷這半年中,我損失了二萬多元,覺得還事小,我破壞了與親近朋友問的信任關係,也還有彌補的機會,但最重要的是,這半年來,我的時間失去了,我的行動被唯利是固的人給欺騙了。這半年來的光陰失去不但令我懊悔不已,而且這些時間用在與我的人生目標一點都沒有相關的事情上,只因為我好奇,只因為我貪利,結果最後損失最多的還是我自己。

  我是在聽了朋友說「這個很好,這個對你有利」的建議下去產生行動的。我相信誰都可以對我說:「這個很好,這個對你有益」,這種聲音電視廣告出現得最多。如果我真的買了電視上的產品,那也不算太壞,至少它對我還有一些幫助;但如果最後是我成為這個產品的代理奴隸苦苦的追人來買,這樣的生意我不是在服務別人,我乃是在無知的勉強別人,我在控制別人的意志來買我的產品。我相信,這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最後我成為產品所操縱的傀儡,這乃是最糟糕的結果。當你覺悟到人生最重要的目標時,你才能知道從前花在傀儡上的時間有多荒謬。

這個對你真的很好嗎?

  世界上想利用你的人,他所使用最好的藉口就是「這個對你很好」,這種聲音也最是投你所好,你若不知道如何去辨明,那麼你實在沒有理由拒絕它,最後你就真的被利用了。你所接觸的好玩、好看、好用的東西,堶掖ㄕ部u好」的含意在堶情A如果它真的對你是好的,你豈有拒絕它的理由?但你是否明白,當你選擇它時,你乃是用你最寶貴的時間去跟它交換。可能你會很聰明的以為你自己所選擇的是最好的,但你是否同時明白,你所損失的乃是更好的。因此,你應該換一種環境來聽一聽另一種聲音,你聽過「無論你做什麼,最後你都會死」這句話嗎?其實,不論你參與任何活動,做任何事,當你做完那些堙A並且用完那些時間,「那些時間」對你而言也都算是死了。你應當用這樣的態度來看你的人生?你用去了最寶貴的時間,就是用去了生命,因為每一刻的時間都是你的生命。但到底你做出什麼呢?最後你得到什麼呢?如果你還不清楚你要做什麼,在你目標尚未明朗清楚之前,至少你可以數算一下目前你還有多少時間,把這些時間先計劃好,才開始作你要作的事,這是一個聰明的作法。

  如果你真的要計算一下屬於你的時間,那麼,未來的時間還沒來,它不算是你的;而過去的時間,早已經過去了,它不可以重複再使用,它也不是屬於你的,所以你真正擁有的時間乃是「此時此刻」。但此刻你又還沒有確定要做什麼事,你還在無所適從,這樣看來,你真是充滿矛盾啊!過去和未來的時間都不屬於你,而現在你竟是沒有意義的損失掉此刻屬於你的時間。

  當你損失掉此時此刻的時間,你也是損失掉你的永恆了。而此時此刻,憑心而論,你能為所作的負責嗎?如果不行,那什麼樣的召喚聲能為你失去的時間及你所做的負責呢?這是你當謹慎深思的。是玩樂的召喚聲嗎?不,玩樂的時光雖美,但玩樂過後,更會令你不知所從;那是縱情的召喚聲嗎?不,縱情所花去的時間,只是更麻痺你的知覺而已,而且縱情過後,你仍不知今後將何去何從;那是什麼樣的召喚呢?誰能真正為你的生命負責呢?如果你不認真想,不追根究底的對你生命負責的話,那麼,「縱情的聲音」、「玩樂的聲音」、「……聲音」,將會爭先恐後的對你說:「這個對你很好!」「這個對你也不錯!」「選擇它吧!」「選擇它,你就是一個既得利益者!」「選擇它,你不會吃虧!」真的嗎?選擇它,你就不會吃虧嗎?聰明的你一定會選擇好的,但聰明的你也不要忘了,選擇它,你可能會損失掉最好的。

 

 

 

july 14,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