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

第二章「我願意」作重要的人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一句「我願意」代表著信任、委身與歸屬的關係

  說了這麼多了,現在我認為你已明白並且瞭解小心自我評估及慎重選擇的價值了;之後你當注意什麼呢?如果你能對你所選擇的對象負責,很明確的回應說「我願意」,那真是一個非常難能可貴的意志行動。所謂「相信」就是,對你所相信的對象回應說:「我願意。」每一句評估過後而作的意願回應,都是值得肯定的行動。倘若你能肯定的回應說:「我願意」,那是一種明白責任意義的意念,而不是輕諾寡信的表達,每一句「我願意」,都代表著信任、委身與歸屬的關係。

  如同婚禮中婚約的問答,新郎、新娘對證婚人及家屬回答「我願意」,這真是婚禮中的最高潮時刻,若是他們彼此能清楚肯定的回答對方說:「我願意」,從那一刻起,便是奠定了他們美好婚姻生活的基礎。相反的,若是他們不明白這樣的選擇是責任的開始,而錯估形勢,會錯了意,以為「我願意」只是拉開享受特權的序幕,那麼從說出「我願意」的那一刻開始,也同時曾是他們點燃婚姻危機炸彈的開始。因為在關係中彼此付出責任,是生命的建造,但若只由自己特權的享受,這關係像是有癌細胞毒瘤的蔓延,若不及時清理掉,將會病故而身亡。

  「我願意」是承諾與委身的選擇。常常表達我願意,並且照著所願意的去行動,就是一個信心的行動。「我願意」就是「我相信」的行動,你若能常說「我願意怎樣」,你就是一個常作決定要委身於怎樣的人,你也因此是能用信心的眼光看到結果會變成怎樣的人。

我願意就是主動的選擇

  「我」加上「願意的心」,就是一種選擇,也是一種信心的表示;但很可惜的,並非每時刻我們都會將「我」和「願意的意志」連結在一起。譬如有一種「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推托藉口,它代表著,我自己所願意的事,我不能去做,而我所做的事,也不一定是代表我內心所願意的。此時的「我」,並非是信心的表現,而是隱含著僵化、機械式的無奈在堶情F如果我所做的成功了,我也不會很興奮,因為那是我為別人做的,與「我」何干呢?但萬一它失敗了,我也只能很無奈的歎息,而沒什麼感覺。因為一開始「我」就沒有想要參與的動機,「我所做的」原本就不是「我願意作的」。這就好像是我在大學聯考一樣,如果我的父母親認為我考上醫科或賺錢很多的科系才有出路,此時這樣的意願,不一定是我的意願,很可能此刻我的意願是從我父母的期待加諸在我身上所產生的。

  這樣,從別人而來的期待加在我身上所表現出來的,並不是真的「我願意」,而我真正內心的「我願意」卻被掩蓋住了,我的「我願意」被父母愛的叮嚀與愛的束縛所限制,而失去找該面對的機會。如果我沒有經常練習去表達我的「要」,我就會變得不太會「要」,甚至最後我不敢「要」,而錯失人生中許多寶貴「要」的良機。結果我的一生就畏畏懼懼的,以不選擇來作為我的選擇,或是我不會選擇、不作選擇,而導致我即使獨立長大了,離開父母的管轄之後,很快的被其它「誘惑性選擇」所選擇了。父母對我的關心、叮嚀與束縛,原本是一種保護,但這樣的保護最後可能變成限制。小心他們過度的保護有可能使你失去面對選擇、為自己負責的機會。

  「我願意」是一種選擇,能把你自己委身在想要的正確環境之中,那真是太棒的意志了。若你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可能一生之中你都不敢說:「我願意」。因為你若隨便說:「我願意什麼」,那些「什麼」就會隨便的傷害了你;但你若一直都不敢說:「我願意」,那麼你的一生就會失去許多寶貴冒險的機會。我相信你是寶貴的,是有選擇能力的,所以你不該輕易的說出「Yes」或「No」,但你也不該逃避去說「Yes」或「No」。

  因此對於你的目標,你一定要選擇猛虎撲兔、全力以赴的方式去嘗試,但對於不是你目標的事,你就要避之唯恐不及的閃躲它。我相信除非你有清楚的目標,否則你一定不敢選擇。在金錢與人的關係中,你應當把金錢當作是你最好的僕人,你是金錢的主人,如此你就有許多選擇使用它的機會。「但你若讓金錢成為你的主人,那麼你將會天天追著金錢跑,此時你不是在使用金錢,而是你被金錢利用了,甘心做它的僕人,服事它成為你唯一的選擇。我相信守財奴的人生並不是一天造成的,有奴才相的人,乃是被他自己天天做奴隸的工作所塑造出來的。守財奴或有奴才相的人生,在一開始時,其貴他是有權利說不的,他也有責任拒絕它,只要一開始他能善用自己的選擇權說「不」便是了!

選擇你所「要」的,才不會被你所「不要」的選擇

  選擇,就是一種信心的行動,是一種「我願意」的行動。有一位年輕的事業家,向已退休的老總裁請益:「我如何才能使自己成為一個優秀的接棒者呢?」,那位老者回答說:「你要做出正確的選擇。」這位年輕人很不解的繼續問:「我應該如何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呢?」老者笑著回答說:「從你選擇的經驗中而來。」年輕人很不好意思的再問下去:「我怎樣才能從經驗中學到正確的選擇呢?」老人回答說:「在錯誤的選擇中獲取你寶貴的經驗吧:」老者的意思其實就是要告訴年輕人,不要害怕去選擇,要勇敢的面對選擇,如此,你才能知道真正的對錯如何!

  沒有一個人天生就喜歡做出錯誤的決定,也沒有人喜歡去承受錯誤的結果,但假如一個人永遠不去面對選擇,作出自己的決定,那麼他絕不會知道這個選擇最後是否正確;因為人生本來就必須面對許許多多的選擇,一個選擇之後,後面還有許多選擇。因此,縱使第一個選擇選錯了,下一個選擇我們仍有選擇修正的機會,但不選擇的人,他們從未有選擇修正的經驗,唯有你去行動了,你才能評估出這個選擇到底錯了多少,遠離正確的目標有多少。要常常做出選擇決定,才能知道對與錯之間的差別,不作選擇的人,他們只是無知於對錯,含糊籠統而已。若不作選擇,那麼,最易被人忽略的是,我們將成為一個「被誘惑性選擇」所選擇的人,是我們自己都不易發覺的!

沒有目標的船,永遠遇不到順風

  你應當常常作有目標的選擇,否則你將淪落到被「誘惑性選擇」所選擇的命運。你知道你所要的是什麼嗎?你知道你所做的選擇跟你的目標有什麼關係嗎?「沒有目標的帆船,永遠遇不到順風。」不管海面上吹起任何風向的風,對它都是無益的。如果你不知道你所要的是什麼,那麼存在於你周遭的一切人事物,都不能提供什麼有益的幫助;因為你沒有目標,所以你也不知道別人正在助你一臂之力,或是你正在對別人「助紂為虐」。假如你現在想的方向是朝向南邊,但隔了幾年之後,你覺得應該是往北邊走才對,結果以前幫助了你向南邊走了許多路的人,就是便你成為徒勞往返的人了。而一南一北的徒勞虛功,所耗盡的正是你永遠換取不回來的寶貴生命,只因為你還沒弄清楚你所要的,於是你沿路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你還無知的感謝他們。倘若你尚未釐定出真正人生的目標,很可能此刻你所做的,都會成為你的虛功,不論過去你努力走了多遠,最後可能都會成為徒勞無功,只因為以前你所定的方向,都不是你真正想要的方向,這就是說:「如果你的工作速度很快,但目標卻不明確,那麼越快的速度,將有可能造成你日後越大的失誤。

  你心中真正所「要」的,會是你真正的目標,只是你必須自問,有多久你沒有詢問自己內心的意思了?有多久你沒有照著你內心的意思去行了呢?做一個「尊重內心」心意的人,就是一個有目標的人。

被迫為別人而活的生命,有一天一定會令你失望的

  你心中所要的,和你現在所做的,究竟有怎樣的差別呢?如果現在我問你:「你為什麼會在學校讀書呢?」你會如何回答我?可能你是真有想學一些東西,所以你去學校讀書,那你真是一個好的學生。但也有可能是因為明天要考試了,所以你現在在讀書,若是這樣,那麼你只是為考試而讀書;換句話說,學校如果廢除期中考、期末考的制度,你可能永遠都不會去讀書了。如果我問你:「你為什麼要上課呢?」我想你也會如此回答我:「因為功課表是這樣排的,所以我要來上課,況且如果不上課,缺席太多,這堂課會被扣考,如果被退學,那我就太對不起我父母了。」若是這樣,那麼你是為怕被扣考而上課,你是為你父母而上課的。如果你釐定的是這樣的「就學」目標,那麼這樣的目標就太短小了。一旦考試過去,可能你就從此不再讀書;一旦畢業,功課表沒有了,你也就不再上課了。

  我相信被迫為別人而活的生命,有一天一定會令你失望的。另一方面,如果你的時間表安排得密密麻麻、充充實實的,我相信那是一種祝福,因為你很充實的過完你的每一天。但把每日時間表安排得很緊湊,也可能是咒詛的人生,因為在你的每個時間表內所做的,都不是你真正想要的,那都是你為別人所做的。如果你做多了這種工作,像照表操課的學生,像到考試才讀書的學生,且一直都不做選擇的話,慢慢的你會成為一個不會選擇,也不敢去選擇的學生傀儡。如果你問一個傀儡它的歷史是什麼,它會如此回答你:「我沒有自己的歷史,如果有的話,那也是每個日子都是被別人所操縱和擺佈的歷史。」如果你坦誠的捫心自問,過去你有多少是空白、虛度、浪費的日子,那日子便顯示了你已經過了多久學生式傀儡的生活了。

你需要有正確的目標來引導你

  所做的事除非是你自己選擇,並且堅持下去,建立確切的目標,不輕易放棄,否則周圍充滿著「誘惑性的選擇」,隨時都在向你的目標與毅力挑戰,很可能你支撐不了多久,就被它們打敗。

  有一年暑假我計劃到日本去,我就利用時間去修日文課,每當我想到去日本是我的目標、是我一定要去的計劃時,我就在上課中很認真的學習。果真那一個暑假,我到了日本,我所用的日文會話,都是以前我在台灣認真學習過的。當我回想以前跟我一起上課的同學們時,他們還不太曉得以後會不會去日本發展,或會不會再繼續使用日文會話,當他們的目標,沒有比我明確時,他們的學習態度,也就不容易比找我認真了。

  很可惜的是,很多時候我們都是處在目標還沒確定前,我們就開始拚命在衝、在做了。對你而言,在你目標還未明確前,你所做的不會令你有全力以赴衝刺到最後的準備。直到有一天,當你發現到你有真正想要的目標了,你可能才會真正省悟過來,從前在沒有目標的日子中,你已失去了許多青春歲月與寶貴的機會,當你的目標還沒有清楚產生之前,你是如何蹉跎光陰,錯失良機,可能你自己都不太知道。

  你確實需要一個正確的目標,一個你會全心以赴的目標來引導你,不論在那一個年齡層、那一個角色中,這個目標對你都是有效的引導。如果你的人生是長命百歲、永恆不朽的,那麼你就無需考慮正確目標的有無問題,它對你不會有任何的差別。因為你若不死,則任何事情、任何你想要的東西,遲早都會在你永恆的生命中得到,只是早晚的差別而已。你無需在意懶惰的過日子或殷勤的過日子,對你會產生什麼不同的意義,反正日子是永恆的,何必急著「要」什麼呢?何必太追求完美而累死自己呢?但事實卻不是如此,因為每個人的一生最終都會死,死是每個人必定的結局。因此,在死亡之前,你就必須慎重考慮,是否有重要的目標在引導你前進呢?因為當你走在正確而重要的目標時,你就是一個重要的人了。

重要的人

  以前美國有一個鋼鐵大王施惠博,有一天他找了一個管理顧問李艾芙來,告知他:「如果你能有效的提高公司生產效能,我會根據你的建議方案,給予你相當的禮金答謝你。」李艾芙很有信心的跟施惠博說:「施先生,沒問題,但請你必須與我配合,明天請將你要做的事全部寫下來,然後交給我看。」施惠博就照著吩咐去做了,李艾芙看了很滿意,接著就對施惠傅說:「現在將這些明天要做的事按優先順序標記下來,明天開始就從第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開始去做,直到你做完第一件事時,才可以繼績去做第二件事。你要切記,千萬不要掛慮後面還有什麼待辦的事尚未處理,因為只要你手中不被次要的事情所取代,你就是一直都在作重要的事了;當你一直都在做重要的事時,你也是一個重要的人了。」。

  一個月之後,李艾芙得到從施惠博那堭H來的答謝獎金,是一張兩萬伍仟美金的支票。因為李艾芙所提供的這個改進方案不僅幫助了施惠博有效的提高他公司的產能,同時這個觀念也幫助施惠博成為一個重要的人。

做重要的事,成為重要的人

  你是否是一個重要的人呢?關鍵在於你是否列下了你自己一生中最優先要做的事,並且努力去做。當你一直都在做重要的事時,你就是一個重要的人了;相反的,如果你一生都在做不重要的事,做一些毫無意義的事,不知不覺,你也會成為一個不重要的人了。

  什麼是重要的事呢?重要的事,就是你每時每刻都甘心樂意去做的事,簡單的說就是你內心願意做的事。重要的事就是我現在會做,明天仍然會繼續去做的事。希臘哲學家亞理斯多德曾說:「真正的卓越不是指單一的舉動,乃是指一個習慣。」習慣去做的事就是持續做的事,如果你現在做,以後就不做了,或是現在你不做,以後你再去做,這些都不是重要的事。因為這兩者中都存在著其中必有一個是不重要的矛盾,否則就無需現在做將來要停止,或現可以暫時不要做,等將來再做。

  「做重要的事」是一種持續生活的表現,也是一種平衡生活的流露,它是珍貴生活的藝術,值得努力。然而什麼事會是持續不斷的事呢?這些事跟永恆的習慣有關,這些事也跟每時每刻都達到和諧良好的目標有關。

四分之四原則

  你的一生中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要設自己成為一個「重要的人」。成為重要的人,是一種自重的表現,而不是驕傲,其簡單的行動意義就是成為一個優秀的專業從業人員。我所定義的「優秀專業從業人員」是這樣的:

  「優秀」指的是你的品格,不論你是從事什麼領域工作的人,你總要成為一位優秀的人,而真正的優秀乃是指品格良好的人。其次是「專業」,專業是指每個人的職業技能領域,職業無分貴賤,只要是對人群有益的服務,都是好的職業,因此謀求越專門的職業,就越能服務別人。第三是「從業」,從業指的是人際關係,不論你在那媥ヮ鴗F任何的專業知識之後,你都要進入你的工作領域,與上司、同僚或下屬一起工作,從而產生團隊的人際關係,當你與其他人有越好的人際溝通關係時,你完成工作的效率就會越高。然而現代人常是「人機關係」很好,人與終端機,、電視機的關係良好,但人際關係卻表現得很差。最後一項就是「人員」,人員指的就是你的身體健康,當你擁有了很好的前面三項卻失去了健康,換得了孱弱得不像人形的身體,那麼你就不算是一個過平衡而重要生活的人。

  這四項「品格」、「專業」、「人際關係」、「健康」的目標,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標,我稱它做「四分之四」原則,因為有了四分之四才能稱作是平衡,少了一樣就不算是真正平衡了。但可惜的是,你可以發現生活中所看到的,大部份都在追求專業上的目標,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的平衡,很多專業能塑造人成為知識的巨人,卻是常使人成為駕馭知識的侏儒。

  專業知識的追求僅佔你重要目標的四分之一而已。不管你是一個學生或是在職的青年,在你的作息表中所學所做的,你不難證明大部份都是專業的東西。如果你是一個學生,當你所上的課程,不是你真正喜歡的,也不是你最後所要的,那麼你在上課中所用掉的時間就自白的浪費,這些時間就成為被課表所操縱的時間,這部份的時間原可以是充實你自己專業領域四分之一的時間,就因此而淪陷了。而在此同時,你課表之外的時間,並不能很明顯的表達出你曾在其他三方面—品格、人際關係、健康有任何堅持到底的追求傾向,於是這些課餘之外鬆散零碎的時間,剛好就掉落陷阱,成為「誘惑性選擇」的最佳掠物,一天天的被吞噬了,到最後你人生所呈現的答案揭曉,原本是彩色的人生,四分之四的人生,最後竟成為四分之零黑白的人生。

  你知道嗎?你原本可以成為一個重要的人,但在「誘惑性選擇」的環境挑戰下,及你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目標是什麼的無知狀態中,你不能堅持自己到最後,於是就經常浪費寶貴的時間去作一些不重要的事,到最後你就漸漸的成為一個不重要的人了。你願意作一個不重要的人嗎?

 

 

 

july 14,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