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牧 與 教 育 小 站
www.christianeducation.net


相信你是個重要的人

第一章 以堅定的信念作一個會「要」的人

 

回首頁

無論您逛到
本主題網的那一頁
當您想回到首頁時
別忘了點一下
上面這個可愛
的全家福

 
你的信念就是你的信心加上信靠的對象

  「信仰」,簡單的說就是一個人的信心加上他信力的對象。

  哥倫布當年發現了美洲新大陸,固然是靠著他航海的地圖與豐富的航行經驗,但我相信,更重要的是他內心相信地球是圓的事實。這個信念支持他繼續向前行,他的航海日誌中,記載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今天我們又繼續向前行」。由於他的信心與他信靠地球是圓的事實,他跨出了信心的步伐,在未經科學經驗證實地球是圓的事實之前,他的航海旅程竟意外的使他發現了美洲新大陸,這是他憑著信心所得到的額外收穫。「信心」加上信靠的「對象」,就是你的「信仰」

  在我大學二年級時,第一次擔任領袖的職務,我當了班代。當時我的個性是屬於怯懦型的,我不知道我有什麼領袖才具能領導班上的同學,但我心中相信聖經上的一句話:「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各書一:5)我相信聖經的話,跨出了信心的步伐,對這位聖經中的神禱告,我說:「神啊!如果你是真神,求你賜給我智慧,使我能帶領班上的同學更團結,更有向心力。」我用這樣的信心信靠這位賜給我智慧的神。我一直在思考,如果我的禱告是真的,那麼這位賞賜智慧的神,祂會如何實現他的承諾把智慧賜給我呢?十五年來,我可以見證神確實做到了,祂賜給我智慧,讓我成為一位有智慧的領袖:不但如此,祂還讓我像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一樣,額外的賜我一份禮物,就是一顆冒險的信心與勇敢前行的特質。在我的定義中,冒險就是小心計劃與充分準備的藝術!

記憶若不成為反省的資料,它就成了無用的古董了

  除非有豐富的記憶做基礎,否則只憑一句話說「神做到了,祂已賜給我智慧了」,那是一句很籠統含糊的話。嚴格的說,像這樣對人介紹我如此相信神,是很不負責任的話;但我之所以能如此有把握的說神賜給我豐富的智慧了,乃是因為過去找已寫了十四本日記,有日記資料可以為我所說的証明。寫日記,原本算不了什麼,也沒什麼好誇的,但日記若能作為我反省的資料,它對我就是一個有價值的古董了。

  每天我都很確切的將所發生過的事記在日記中,作深度的自我省思,當我省思的東西越多,記取的教訓也就越多,這些失敗的教訓累積得夠多,就成為今天我寫作的好題材。正如海明威先生,他有一個很坎坷不幸的童年,但他卻常說:「不幸的童年,是我日後寫作最好的材料。」我不覺得失敗的生命是一種羞恥,我也不覺得坎坷的生命有什麼不好:沒有驚濤駭浪的旅程,就沒有驚奇美妙人生的可能。由於我曾經失去過什麼,我才能更專注的知道我到底要什麼,因此,我才學會「要」最重要的,成為一個重要的人。

  我相信「智慧」與「字彙」是成正比的,「智慧」也是與「記憶」心中誠實的記錄成正比。這十五年來,我學習對自己負責的態度,殷勤的把每一天所發生過的事,都當作我記憶的資料,天天記錄下來,從中培養許多反思的能力。我認為戲可以重演,人生卻不可以重來,人的一生只能演一次,人是最重要的。如果我能從過去所發生過的教訓與失敗的經歷,提供你一些殷鑑,而使你能免於重蹈覆轍的話,那是最令我感到安慰的,「我愛你,我已決定要真誠的愛你」;倘若能讓我的生命成為你的墊腳石,我甘心願意被你踩上,好使你看得更高,想得更深,活得更有價值,能如此做,是最令我興奮不已的事了!

你的行為受你自我信念所控制

  你的行為是受你自我信念所控制的,如果你能擁有正確的信念,你就有突破逆境的決心,與達成目標的可能。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所擁有的「相信」信念,是一個非常寶貴的信念,因為那是每一個人的獨特意志行動。我的信念是「我相信你是一個重要的人」。我是真的相信你是一個重要的人,所以我用真實約寫作來告訴你這個事實。

  「我相信」指的乃是一個真實的行動,所以你可以不必告訴別人你是否相信什麼,那是你內在的意願與信念,誰也不應當干涉你,那是你非常獨特的意志選擇。你如何知道自己相信什麼呢?只要告訴你自己:「我現在正在做什麼:」這樣你便可以瞭解自己正相信什麼了。當你說「我相信什麼時」,你所說的並不一定代表你內心所真正相信的,但當你去做了時,那卻是你整個人的全部參與。你所做的命是什麼樣的結果,正是你一開始時抱持著怎樣相信的結果。

你可以允許自己不是個失敗者

  你所相信的,用簡單的話來表達,就是要什麼。你若不相信你會成功,你就無需從失敗中再站起來;相反的,你若相信你不會是一個失敗者,那麼,你的每個行動就都會是一個戰勝失敗的行動。

  問題是你真的相信嗎?你是嘴巴說相信,一旦遇上失意跌倒了,你真的全身都參與在相信的行動上嗎?在逆境中,你的意志與行動,是否都願意從跌倒中再站起來呢?恐怕我們常常只是心媊@意,但我們的行動卻常常只是一個不去站起來的人吧:這真是一個知易行難的信心功課!認清你「要」的真實,你方可以選擇不失敗的結果,你才能在身體上產生願意的意志,而能對自己說:「我要站起來,繼續迎向成功。」

釐清你真正的所要

  你清楚你所「要」的是什麼嗎?因為你怎樣「要」的情形,會決定你怎樣相信的態度;而你有怎樣相信的信念,最後就會決定你是怎樣意志行動的人。問題是你如何評估你的「要」呢?你的「要」是屬於真實的需要(NEED)呢?或是慾望之求(WANT)呢?你的選擇是「需要的要」或「私慾的要」,會恨大影響你生活的態度。有一個不錯的方法可以幫助你辨識自己的所要,到底是慾望之要,或是真實的需要。就是檢查一下你過去半年以來的帳單收據,看看自己要的結果,便可輕易的知道你過去所要的究竟是NEED或是WANT了。

  所謂「貧者只需要(NEED)一點點就夠了,而奢者就會要(WANT)很多,而貪者所要的,會是世上所有的一切。」當貧者有了知足的信念,他可以不是貧者,但富者若失去了他應有的自尊信念,他就變成一個貧者了。

  這意思是說,你可能在還不清楚自己的自尊信念之前,就已經在行動了。如果你沒有經常定期的反省你所付出的東西,和你所得到的東西,那麼你就不太能確定,自己的生命是否在尊貴中貶抑了自己,而更形貧乏,或是在自尊中接納了自己,而更形富足了。

你是否受它視的刺激而建立了你的「要」呢?

  「要」是一個很重要的字,因為你所要的,會成為你心中的一個信念。因此,一開始你作怎樣要的選擇,不久之後,它就決定了你有怎樣的人生了。

  我三歲的兒子常常叫我買金剛戰士給他玩,你想他的「要」是怎樣產生的呢?他的「要」是從兩方面的刺激而來,第一、是他的朋友有金剛戰士,所以他也要有金剛戰士。第二、是他受電視廣告的刺激。我當了爸爸才知道,一個三歲小孩子,剛開始發出想要什麼的需求時,他的「要」多半都是受外界刺激而產生的。人開始學習「要」什麼時,也像是三歲孩子一樣,較少來自內省的評估。一個人如果從小養成物慾很強的習慣,沒有在物慾中被約束的話,我相信他不會獲得真正的滿足:一個習慣於被物質控制的人,很少能因此而培養出知足常樂的人格來:正如古人所說:「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因為有許多前車之鑑証實你若要的是「貪求」,那麼,它的結果將會是更加的貪求。被物慾貪求之心所控制的人,很少具有真正內在安全感的。

  電視的影響是產生人「要」的一大原因,但它讓人產生怎樣的「要」呢?我想多半都是慾望之求(WANT)吧:如果你認真去算算電視的廣告畫面,平均一分鐘出現多少個不同畫面的鏡頭呢?大概是一百多個急速的畫面。電視廣告會快速的刺激你的思想;讓你產生新鮮與購買的慾望,而造成你行動的可能,如果廣告沒能刺激你去購買的慾望,那麼它就不算是一個成功的廣告了。然而這些新奇、變化豐富的畫面,與真實生活卻有很大的感受落差;看多了刺激畫面的結果,會使你對現實生活變得沒那麼敏銳,常常沈溺於電視節目堶情A會讓你心中的「要」變得遲鈍。

  譬如以介紹美國大峽谷作背景的香煙廣告,當你用一分鐘看完它一百多張變化的景色介紹之後,如果有一天,你有一位好朋友邀請你去美國大峽谷旅遊時,不知道你會不會回答他:「那堥S什麼好玩的啦:大峽谷,還不是這樣,我早在電視上看過了,沒什麼好看的,你自己去吧!」我住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內,園中景致怡人,我常邀請我爸爸到山上來玩,他也總是說:「要玩,桃園的龜山還不是山,都一樣啦!」越看電視的結果就越愛看,正如沈溺於打電動玩具的結果就越愛打一樣,它證貴了「貪慾的結果產生更加的貪慾」。

「要」可能是你神聖的行動,也可能是你慘痛的結果

  「要」,真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字;要得好,它會是你神聖的行動,但要不好,它也會是你慘痛的教訓,其間的差別,端看你怎麼要。許多探險家,對人類有益處的科學家、醫生們,由於他們執著於對真理不放棄的心,最後他們的研究過程或發現新事物的結果,都成為人類極大的貢獻。他們所「要」的是執著於真理的實現,並且以冒險患難的精神去實現它,最後他們成為對人類極有益處的貢獻者。

  相反的,也有許多投機客、自私的野心家,由於他們所要的乃是對別人的豪取強奪,最後他們或許成功了,但踩著別人的生命,致使一將功成萬骨枯的成功,最後並不會使他們因此而得到別人真誠的敬重。

  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如果你只是要了外在的,那麼你很容易落入與人不當的比較之中。比別人好的,很可能你就會趾高氣昂,好像這樣活,你才算活得很有尊嚴,但倘若有一點是比別人弱的,很可能你就會變成一個相形見絀的人。在比較中,你很少能因此而得到建設性的鼓勵,反而大部份都是毀滅性的傷害。

  我有一個朋友,臉上有一個很大的胎記,他曾經告訴我,他一生所得到有關臉上的評語,大部份都是批評的聲音,但他已經學會,把被別人批評的話語當作是他精神上的食物,吃到肚子,吸收養份然後排泄廢物。你不要只接納自己比別人好的部份,你應學習完完全全的接納你自己,你所「要」的應該是真實的你自己。在上帝眼中,你是五十八億人口中最獨特的人,你有許多不同點,強化這些不同點,你會是一個多麼棒的人啊!

「要」是你神聖的權利,要謹慎的去要

  「要」是一個很特別的字,它也是一個引起你產生行動的意志詞彙,只要你願意「要」什麼,只要是甘心樂意「要」的,都應該被尊重。「要」既然是每個人天生所被賦予的權利,那麼權利的背後,也應該帶著它神聖的責任吧:什麼是你「要」的責任呢?就是評估你自己所「已經做的」、「正在做的」,及「將要做的」,從而看出你內心真正所「要」是什麼。在合理的範圍下,你有權利做一切的事。但做完這一切的事之後,你也有責任對這一切結果負責,這就是你「要」的責任。如果你不懂得評估自己所做的結果,那麼一味的「要」,「要」了許多東西,最後你就會變成一個貪心的欲求者,迷失於昏眩的目標,最後它會使你不能專心於真正的目標之中。

  不要忘了,歧路將會造成亡羊。當你在電腦的視窗螢幕上,開了許多的檔案夾,你只想要一個個的打開卻沒有想要去關閉它,結果只會令你目不暇給,可能迷失在你真正應該看的東西中。要常常詢問你自己:「我到底要的是什麼呢?」正如古人所言:「百事無所成,皆因志之未立耳。」你可以用你「要」的特權,要了一切你所想要的,但在眾多需要中,卻也可能使你迷失在放縱慾望堙A最後你仍是一事無成,敗興而歸。你是否忘了經常去評估所「要」的結果呢?未經評估的「要」不值得追求。未經評估的「要」,最初可能會使你擁有想要的一切,但這並不一定等於是你最後真實的需要,也不一定會令你滿足得表現出非常珍惜與感恩的結果,相反的,它很可能使你更流露出尚未得到真正想要的失落感。

  我深深相信,人越到老年時,越能感受到,他現在「所要」的,跟以前他「所要」的,真是大大的不同。英國作家蕭伯納曾經說過:「人生有兩大悲哀的困境,一是人一直在『要』,苦苦的『要』,心中一定『要』,非『要』到不可,但很可惜卻始終要不到,這種『要』不到的苦處,是人生中的一大悲哀困境,這叫做『未得之苦』。另一個困境是人一直想『要』,要一個夢寐以求的東西,有一天,終於弄到手了,但在得到的同時,他竟發現,這些東西並不能完全滿足他真實的需要,這種耗盡一生,所換取的只是一堆『未得滿足之苦』,這是人生的另一大悲劇。」柯達軟片的創辦人柯達,就在他擁有極多別人所嚮往的財富與地位的那一刻,投海自盡。他結束自己生命時,也正是他人生得到最多的時候。大部份的人總是拚命的『要』,等要到了,又很害怕失去這些所要的,於是他們就這樣在拚命與害怕中過完了他們的一生。

做出重要的事,得到有價值的結果,是你對自己的尊重

  你可以「要」,你所要的行動是很尊貴的表現,當被人尊重;但另一方面,你所要的是什麼樣的結果,你也當謹慎的去評估。做重要的事,得到有價值的結果,是你對自己尊重的表現。西方作家霍士特曾說:「時間是人類最酷厲的暴君,它在我們邁向年老的過程中,向我們抽徵了健康、才能、體力、容貌等稅收。」當你年少時,所擁有的是健康、才能、體力,與容貌的生命要素,但不久你就變老了。當你年老時,所擁有的外在質素也都漸趨老化,你知道時間一直都在向你抽徵極有價值的稅收嗎?如果你認真的去思考時間的前進和你生命是有怎樣競賽的關係,那一刻你可能會恍然大悟:「原來不是時間在飛逝,而是時間一直都在,是我自己在時間中無情的消逝著。」你的健康、才能、體力、容貌,天天都在時間中飛逝,正如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你年歲的衰老,也不是一天老的,有一天你的花容消逝,也不是一天形成的。如果你已瞭解自己是這麼寶貴,所擁有的是健康的身體、靈活的才智、美麗的容貌,我相信你不會願意用這些寶貴的資產去交換一些無價價、未經你評估的東西回來。

  你是可以擁有自由去「要」你一切所想要的,但經過評估之後再去「要」,或要了之後還有機會再評估,這樣一定比你沒有經過評估的過程就去要,要好得多了。你要花時間去評估,評估自己「所要」的,及評估自己「已經擁有的」,它所花去的時間一點都不浪費,如同當你出門前巡視一下你要帶的東西,只是花幾分鐘的時間檢查一下,比你忘了帶什麼東西,然後再折返回來,前後所花幾小時的時間要值得許多。

  不久前,美國有一百樓摩天大樓的爬樓梯比賽,有一個年輕人,報名參加比賽,他想到在沿途中自己可能會餓會渴,所以就為自己預備吃的喝的,他也想到沿途中會無聊,就為自己預備隨身聽,林林總總的,身上背著一大包而上路了。當他揮汗灑淚的一步接著一步的登到頂樓時,他錯愕的驚覺到一件他忘記帶的東西,原來他竟忘了帶房間的鑰匙,當他想到下去、再上來時,他已經嚇得昏倒不醒人事了。花時間事先想一下,這些時間的使用,一點都不浪費,因為它設你避免了生命中極大的損失。

善用日記來評估你自己的要

  你是怎樣自我評估的呢?你用怎樣的方式來自我評估呢?對我而言,我是用寫日記來自我評估的。過去我已經持續寫了十四本日記了,每天我都要寫大約六百字的日記內容,來評估我一天中所做的事情。寫日記並不算什麼,但記憶若能成為反省的資料,它就不是一堆無用的垃圾。用日記評估的意義是,我希望生命在每一天中雖然無情的被消耗掉了,但只要它用在值得用的地方,它就是有價值的一天,這就值得我去評估它並記住它。我相信每一天都有最興奮的事會發生,只要我認真去想,去回顧,我都會想到非常寶貴的功課,作為我每天生命的學習心得,昨日之事,一定可以成為今日之師。」每天這樣的日記評估,帶給我對生命更負責的態度,它也去除了我的惰性與因循苟且的惡習。

  英國作家培根說過:「閱讀會使人生命寬廣,寫作會使人變得精確。」當我每天為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也漸漸的成為一個比以前更精確的人了。這十五年來,寫日記的生涯讓我對自己的認識,及我對未來的信心,都遠遠的超過以前從未以寫日記來評估的日子。半年前,我曾鼓勵一位大一的學生以寫日記來評估自己,他真的去做了。當他寫了半年之後,他見證說:「我發現過去的廿年生命,真是空白一片,我白白浪費了過去大好的光陰。當我學會以寫日記來自我評估之後,我真的重新找回了我自己。如今我最大的期待就是,畢業之後,我仍能繼續寫日記,記取教訓,天天體驗真實的人生。

我從評估中學習道歉

  從日記評估中,我也學習認錯的寶貴價值,在坦誠向人道歉的行動中,我重新認識了我自己。以前我是一個說話很刺的人,很容易說一些傷人於無形的話,如果沒有經過評估與認錯改變的行動,我相信我對人所造成的傷害,將永難彌補;但當我認錯了之後,我竟無意的發現,我比以前更謹言慎行,更懂得謙恭有禮的價值,像蘇格拉底所說:「一個愚者是說了他隨興想說的話,這樣的話常常傷害人於無形,自己都不知道;一個智者,所說的卻是他應說的話,那是造就別人的話。」當我每天恆心的評估自己的言行舉止之後,慢慢的,我也發現了自己已經從愚者的行列中跳脫出來,我不再像以前那麼傲慢待人了。當我發現,我這平凡卻真實的生命,還有成長的空間,還可以被改變,不禁令我對未來生命的長進,富有更美的盼望。

有評估才有進步,為了卓越我們要天天的評估

  有評估才有學習,有評估才能決定什麼是當繼續保持前進,什麼是當立即停止不做。當你創造了評估的環境時,你才有機會問:「現在的我跟半年前的我有何不同嗎?現在的我在那方面此以前的我進步了呢?」有評估才有進步,為了卓越,你要天天的評估。如果我們有天天評估、年年評估的習慣,我們的生命就會天天有長進,因為生命在我們手中天天都有修正的空間。有修正、有成長的生命,才是活的生命!

  常常評估、修正我們內心真正的需要,才能正確的去要我們所要的。不要忘了現在你所要的正是用你最寶貴的生命去交換來的。即使你是一個無所要的人,但你的生命不會因為你的無所要而常保青春永駐,永不衰殘,那是不切實際的白日夢;所以不要等到白了少年頭,空悲切之餘,才再思想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到那時你才發現所得非所要,這樣的發現為時也已太晚了。因此,不是等到那時你對生命提出一個不滿的疑問:「到底生命是什麼?」而是生命每時每刻都在對你的心靈提出質詢:「你活著的責任是什麼?」生命會不斷的用周圍死去的人提醒你:「你活著的責任是什麼?當你完成了怎樣的責任,你就會有怎樣的結局。

什麼是誘惑性的選擇

  你是個會負責任的人,所以找相信你沒有必要把你寶貴的選擇權拱手讓人。假如你不作評估就輕易的去選擇,要記得你是用你寶貴的生命去交換自己所要的。如果你用生命去選擇電視休閒節目,你用寶貴的青春去選擇打電動玩具,當你選擇這些節目時,它們並不能為你負什麼責任,它們只是提供你休閒娛樂的選擇而已,結果是什麼,仍是你要為自己所選擇的負責。你的一生若因此而怠忽了責任,成為一個好逸惡勞的人,那也是你自己「要」的,該負責的仍是你自己。我相信貪心自私的選擇項目,並不能為你負任何的責任,如果不幸的,你正選擇了貪心自私的項目,那麼它的結果將使你呈現出更貪心的結果,而這貪心自私的選擇項目我就叫它是「誘惑性的選擇」。

  這「誘惡性的選擇項目」,在你所處的環境中,俯拾即是,你有沒有認真的思想過,現今所出現的「誘惑性選擇項目」,比起十年前多大多了,並且這「誘惑性選擇項目」是日新月異,每日遽增的。

  你不能責怪為什麼現今的社會出現了這麼多「誘惑性選擇」,而使你有誤入歧途之險,埋怨的人永遠改變不了現況的,反倒是你應當更謹慎的去辨別,你當對自己的選擇有更高標準的判別要求。正如禮記所言,你要「博學、審問、慎思、明辨、篤行」,因為出現在你周圍的一切「誘惑性選擇」,最後的選擇權仍是你自己,你要以堅定的信念作個會「要」的人,你怎樣的要,最後它就會呈現出怎樣的結果來。

 

 

 

july 14, 2000
李鴻志
caleblee@ms32.hine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