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都是窯匠,是住在田園和籬笆中間的,在那堨L們與王同處,為王作工。』(歷代志上四章廿三節,直譯。)


 無論在甚麼地方,我們都有『與王同處,為王作工』的可能。也許是在一個非常不順遂的地方;也許是在一個粗俗的鄉野,一個看不見有王與我們同處的地方;也許是在各種籬笆中間,障礙下面,也許我們的手還須拿著各種陶器,天天過著窯匠的生活。

 不論在甚麼地方,那安放我們『在那堙z的王,必來與我們同處。如果祂以為籬笆是不需要的話,祂必定會立刻把它們拆去的。或許那似乎妨礙我們的,倒成了我們的保護呢!至於那放在我們手中的陶器,正是王看為最適於我們『為王作工』的。-海弗格爾(Frances Ridley Havergal


 彩色的落日、嵌星的天空、美麗的高山、明淨的洋海、芬香的樹木、鮮豔的花草-它們雖然絕頂美麗,還及不到一個在普通生活上用愛心、眼淚事奉主的信徒一半美麗。-費勃爾(Faber


 我們是為王做工的,但這樣的工作可不一定是神氣的站在王的面前,體察上意發號施令,而是在田園、籬笆、熱熱的窯旁邊,為王做工。其實,我們生活並不是片段,而是每時每刻都是與王同處、為王工作。記得提醒自己,我們是為王做工的,因此我們手所做的,當與王的名相稱。

為王做工的清晨 5:03 a.m. 2000/11/12


 是啊,不曉得從甚麼時候有的觀念?為王做工就是意氣風發,就是萬事如意,其實,真正生活中的工作,的確有少數嶄露頭角的工作,但大部分的工作就像工蟻一樣,只是在底層忙碌工作而已。

 想起來還真是有意思,甚麼樣的人生觀就會生出甚麼樣的服事觀。老是想著功成名就,那麼服事觀就是要功成名就,但若認為人生就是不問收穫,踏實過日子,那麼服事觀念也會是如此。我看,要有正確服事,還得把我們文化中的那一套「三更燈火五雞,男兒求取功名時;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觀念拿掉才行。

默默做工的清晨 5:23 a.m. 2001/11/12


 甚麼是王的工呢?任何一件事情能夠榮神益人就是上帝的工。餵養襁褓的嬰孩是上帝的工、站在講台上傳講信息是上帝的工;行政會議上充分討論、個人的關懷都是上帝的工;在團體中享受團契、在獨處中與神密契也都是上帝的工。

 上帝的工不在做甚麼,而在於愛神、愛人的命令得到成全。

做工的清晨 5:30 a.m. 2003/11/12


 忠心良善的僕人,不在於是領受五千兩銀子、二千兩銀子或是一千兩銀子,重點在於是否知道自己是為王工作的。如果知道是為王工作,王的事有大有小,不能說每個人都堅持要作大事。如果堅持只做王的大事,那就不是為王做事情,而是為自己做事情了。

學習信心的早上 4:56 a.m. 2005/11/12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