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曾信…』(路加福音廿四章廿一節,直譯)


 我常常覺得很是難過往以馬忤斯去的兩個門徒不對耶穌說『我們仍信』卻說:『我們曾信…。』可憐,他們以為事情都完了。

 他們若說:『似乎每一件事情都使我們失望似乎我們的信心落了空,但是我們並不放棄我們相信我們要再見祂…』豈不好麼?可他們並沒有這麼說,他們站在祂旁邊,臉上帶著愁容,以為主已死了三天難怪主責備他們說:『無知的人哪…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廿五節)


 親愛的,我們有否相似的情形,受主同樣的責備?我們寧可放棄任何東西,每一件東西,卻未能放棄對主的信心。讓我們不像這兩個門徒一樣,把我們的信心變成過去式-『我們曾信…。』讓我們永遠堅持現在式的信心-『我們永信。』-碎錦(Crumbs


 連著兩天思索,基督徒的信心為何會成為過去式?其實,說起來也不難明白。如果新酒裝在舊皮囊會是怎樣結果?當然是舊皮囊無法承受新酒變得香醇的作用。於是,只覺得舊皮囊還是裝舊酒好,如此一來,休言生命更新進步。新酒需要裝在新皮囊中,我們的生命亦是如此,既然領受天恩,就當以新生命活出新人的樣式。

新的一天、新的清晨 2000/03/06


 上面這段是談到由於走在後面,因此我們的信仰都是「曾經」的語態。可是,有時候我們卻走得太前面了,甚至可以說走過頭了,遠遠的走在上帝旨意的前面,以為上帝必須依照我們的經驗、見地才能成事,必須配合我們的願景、使命才能在世上成就祂的使命。以馬忤斯的路上。說不定那兩位耶穌的門徒在埋怨耶穌怎麼不照他們的建議行事呢。

 很多時候,我們真的是這樣,覺得上帝一定要在這個地方、這個時候、用這個人、用這個方法才能做好事情,結果呢?那還用說?

不想在前在後的清晨 6:40 a.m. 2001/03/06


 其實,也難怪那走在以馬忤斯路上的門徒信心遲鈍,他們面對的是從未見過的事情。縱使他們已經跟隨耶穌幾年,看過祂行的神蹟,聽過祂的教導,但卻未想過耶穌身上產生的神蹟。的確,我們總覺得,有了靠賴基礎,在大的艱難都能過去,哪知道,竟然連唯一可以依靠的根基都沒了,那還如何能夠信靠順服呢?

 甚麼叫做信心?這就是信心了,即或不然的信心,縱使連那根基都似乎察覺,還是堅定相信、跟隨。話說回來,信心是否全無所靠賴呢?也不盡然,信心的基礎就是上帝的話語。如果我們將根基建立在那亙古長存的話語上,而不是多變的事物,我們會走得更穩、更有能力。

信賴的清晨 5:16 a.m. 2002/03/06


 昨天翻譯三代經文復活節後第三主日的信息,感觸最深的莫過於那位牧師說的,怎麼可能兩個人跟耶穌幾年,不只是朝夕相處,還聽了耶穌講這麼多信息,這麼近距離的與主生活,居然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聽不出來、看不清楚與他們同行的是主耶穌基督。

 這的確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可是卻發生了。

 只因為他們深深的現在失望、沮喪之中。那樣的沮喪居然可以讓人聽是聽見,卻聽不出所以然;看是看見,卻看不出所以然。只有在耶穌的恩典中,他們看見、認出一直與他們同行就是主。

唯願時刻認識主的早晨 7:08 a.m. 2005/03/06

chiang.jpg (2080 bytes)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