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活物站住,將翅膀垂下的時候,在他們頭以上的穹蒼之上有聲音。』(以西結書一章廿五節,直譯。)


 人常問:『你如何聽見神的聲音的?』在這埵酗@個秘訣。當活物站住,垂下翅膀時,在他們上面就有全能者的聲音發出來了。甚麼是『站住』和『垂下』呢?只有一個意思-停止自己的活動。

 多少時候,我們作事,不到神前去尋求祂的旨意,一意孤行。這是不『站住』,自然聽不見神的聲音。多少時候,我們在禱告中,還運用自己的聰明計畫事情。這是『站住』而不『垂下』,猶如鳥站在枝上而翅膀還是撲著,仍不能聽見神的聲音。

 一位朋友告訴我,前幾天她專心為著某件事禱告。她說:『但是我不等到答應來到,就照我自己的意思做了。』結果非常不幸。

 哦,因為我們不肯『站住』和『垂下』的緣故,以致喫多少虧!-耗費光陰,損失精力,而事情又必須重新開始。


 啊,基督徒,讓我們『站住』,把『翅膀垂下』,領受神的話,然後我們可以『直往前行,靈往那堨h…就往那堨h,行走並不轉身』(結一章十二節)了。-選


 真的不容易啊,不做什麼,讓自己站住、放鬆心情、兩手下垂、不做什麼,真的不容易。人的本性似乎很難完全放鬆,不做什麼。因此,我們不斷的做些事情,做些不一定有意義的事情,好像總要做些事情,才能夠得到神的喜悅。甚至在靈修、親近神或者敬拜的時候,我們還是不斷的工作,好似要做出、唱出神的話語。讓我們學習,不做什麼,聽聽那微小的聲音。

傾聽的清晨 5:14 a.m. 2000/6/17


 其實,對天性趨向尋找自己出路的人們而言,安靜似乎違反原有的特質。就像一隻不斷撲向透明玻璃,企圖尋找出路的鳥兒,不斷的拍打翅膀、不斷的撞擊玻璃天窗,直到力氣殆盡。這樣的特質讓人盲目,讓人只聽得見內心最原始的恐懼及避難的聲音。

 我們需要約束自己狂亂的心,無謂掙扎的雙手,調整自己,像一個嬰孩安靜在上帝懷中,聽著聽著父神輕聲呵護,感覺祂的慈愛慰藉,更重要的是,讓祂做事。

 有時上帝所求於兒女的只是靜默、忍耐及淚水。There are times when God asks nothing of his children except silence, patience and tears. - C. S. Robinson

靜的清晨 4:47 a.m. 2001/06/17


 練習太極拳,最不容易的就是鬆,垂手,不著一絲力道,盡量的鬆懈,放鬆一吋吋肌肉,放鬆一縷一縷的思緒。靜、鬆,是太極拳的關鍵,只是這可不容易。

 今天的荒漠甘泉要我們學的,就是靜、鬆兩個字。在打拳時,想著哪裡沒放鬆,就鬆到哪裡。我們的心也更該如此,那個地方繃得太緊,就該放鬆,放鬆,讓父神說話,讓父神做事情。

學習靜鬆的早晨 5:37 a.m. 2002/06/17


 偶而,後面的綠屋會飛進來一隻小鳥。這些不小心迷途的鳥而都一樣,總是急急忙忙的想找出路。可是東撞西撞總找不到原來飛進來的地方。看了看,就幫幫忙吧,打開門讓小鳥飛出去,可是鳥兒看我這人進去,更慌張了,更不敢往打開的門飛去。

 仔細想想,人還不是如此。不小心陷在網羅內,就慌慌張張的要找出路。而當看顧小麻雀的主打開那扇窗戶時,我們卻顯得更是驚慌失措。

 是的,在越驚慌的時候,就讓我們學會垂下雙翅,平靜穩妥的看著那扇逐漸開啟的寬廣大門。

門正開著的早上 7:16 a.m. 2005/06/17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