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要使疲乏人得安息,這樣的安息,纔得舒暢。』(以賽亞書廿八章十二節直譯)


 為甚麼你要掛慮呢?你的掛慮有甚麼用處呢?你現在好似一艘大船上的乘客,你不會駕駛;就是船主-主耶穌-把你放在舵邊,你也不會掌舵;你連將帆捲起來也不會;為甚麼你要擔心好像你是船主、舵工一般呢?哦,安息罷,主耶穌是船主!

 你看見波浪翻騰,船身顛簸,就以為船主不在船上麼?不,祂始終在,並且負責到底。信祂,不要怕!願你平安-司布真(C. H. Spurgeon


 我懇求你,不要為沮喪留地步。這是一個很危險的引誘,一個精巧的引誘。沮喪使你的心收縮、枯萎,以致不能接受恩典。它把事情擴大,又描上凶險的顏色,使你覺得擔子太重太難。請記得,神在你身上的計劃,和實現這些計劃的方法,都是絕頂智慧的。-蓋恩夫人(Madame Guyon


 人好容易沮喪,或許是天性,有時候,前一分鐘還是興高彩烈,下一分鐘的心情卻會急轉直下,摔到谷底。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原因?或許是對事情沒有什麼把握?或許是擔心前面會發生什麼事情?也或許未來似乎難以預料、掌握?沮喪,或許是發現自己終究只是人而已。或許,就像保羅沮喪的吶喊:「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既然寫到這裡,怎能不提那段經文呢:「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

浪靜風平的清晨 4:40 a.m. 2000/06/01

有一篇講章能配合今天荒漠甘泉,
請參考看看:「你害怕什麼?


 這世間大概很難有像人類的情緒如此靠不住的了?喜怒哀樂何等變化多端?這一刻如一步登天、情緒亢奮,下一刻卻是跌到谷底、柔腸寸斷。其實,影響情緒的因素太多了,也太不可思議了,外面的一草一木,能牽動我們的情緒起伏,而內在的絲毫腺液分泌也能令我們喜怒無常。

 知道自己的情緒恍如多變的浪潮是件好事,因為就不會把對人、對事、對上帝的關係建立在情緒之上,不會隨著情緒高低起伏衡量與上帝關係的遠近。還記得那個貼切的比喻嗎?晴天,太陽在那兒,陰雨的日子呢?太陽也在那兒,即便是烏雲遮蔽,甚至是日蝕,太陽還是在那兒。

太陽在那兒的清晨 5:00 a.m. 2001/06/01


 為什麼會沮喪、絕望呢?那可不是稀鬆平常的事情,而是信仰的破口。就像這句發人深省的詞句「絕望的人輕賤上帝。—Owen Feltham」,的確,為什麼絕望呢?就是以為上帝已經束手無策,以為上帝已經走投無路了,當您覺得灰心絕望時,其實,是看輕上帝的能力。

 其實,也難怪,因為絕望可不是一件簡單的反應,「絕望是撒旦高明的把戲;它驅策一個人頭也不回的衝向地獄,正如它驅策格拉森的豬群投入大海一般。—Thomas Brooks」提醒自己,當絕望臨到時,可別把它視為小事。

祂是主 5:08 a.m. 2002/06/01


 是啊!為什麼要擔心得好像自己是這條生命之舟的船長呢?咱們是乘客,船長比我們還在乎船的狀況呢。

 詩篇廿三篇開宗明義說道:「耶和華視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那天仔細思想這節經文,想通了誰該擔心羊有沒有得吃?是羊嗎?我想,牧羊人比羊想得遠,比羊還在乎羊有得吃沒。想想,一天到晚擔心有沒有得吃的羊,還真是牧羊人的羞愧

不用擔心的早上 6:39 a.m. 2005/06/01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