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所給我那杯,我豈可不喝呢?』(約十八章十一節)


 親愛的讀者,你可知道說這句話,比平靜風和海、叫死人復活更偉大嗎?先知和使徒能行許多神蹟奇事,卻不能事事遵行忍受神的旨意。遵行忍受神的旨意是信心的最高表現,是基督徒所能達到的最高一點。

 有時候你光明的希望遭遇徹底的毀滅;每天所背負的重擔永遠得不著輕減;當你渴望有充足的財力能使所愛的過些幸福舒適的生活時,反遭到了貧窮拮据;或者竟被身體上不治的病症捆鎖、拘禁在病榻上;赤裸裸地被剝奪了一切所愛的人們,剩下你獨自一人孤孤單單地去抵禦一切外來的襲擊-在這種試煉之下,你依然能說:『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這就是最高的信心表現!這就是最高點屬靈的成功!最大的信心不是在行為上呈現出來的,乃是在忍受上呈現出來的-巴赫司脫(Dr. Charles Parkhurst

 要有一個同情的神,必須先有一個受苦的主;一個沒有嘗過同樣痛苦的心,對於別人不會發生真實的同情。

 我們自己不付出代價,就不能幫助別人;我們的痛苦就是我們所付的代價,叫我們以後能同情他人的難堪。要作一個幫助人的人,必須先作一個受苦的人。要作一個救人的人,必須先經過十字架的對付;我們若不喝主所喝的杯,受主所受的苦,就不能享受救助人的那種生命最高的喜樂。

 大衛的詩篇中最能安慰人的幾篇,乃是在苦難中壓出來的;如果保羅沒有一根刺加在他肉體上,在他許多的書信上一定會失去多少溫柔!

 親愛的讀者,你現在的受壓的環境,就是父神手堨峊H雕製你的一件最合式的工具。不要去推開祂-恐怕你一動,就會弄壞了父的工作呢!


 受苦學校畢業的學絕少。-選


 後面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其實,這句話的意思就是,受苦的學校是沒有畢業典禮的,受苦是今生今世永遠必須學習的功課。在這個學校,受苦的學分遠勝過精湛的解經、動人的講道、神秘的方言、繞樑的歌聲…。沒有人能學會受苦的功課,除非他放棄受苦,或是進入上帝永恆的國度。

 咱們彼此提醒,當我聽到你的解經、講道、教導、歌唱,我不能確定你是否在上帝的學校,但當我知道你在受苦,加油!我知道你正在上帝的學校,接受父神親手雕塑。記得,當我在父神受苦的學校時,給我來封安慰、鼓勵的Email。謝謝您。

   學習受苦的清晨 5:10 a.m. 2000/07/19


 「我父給我的杯,我豈能不喝?」其實,也沒那麼悲壯啦,想想看,那杯會像是耶穌基督的苦杯嗎?會是在羅馬迎接保羅的杯嗎?還是在沃木斯等待馬丁路德的杯?相形之下,我們真可暢飲手中的這一小杯。

 說真的,若這一小杯就是父所賜的,那我們還真像是要喝糖漿的幼兒。這一杯是甚麼呢?是要喝下自己的驕傲、自己的顏面、自己的方向、自己的理想。比較那斷頭的、鞭打的、辱罵的、酷刑伺候的,這一杯還真不難喝?您說呢?說真的,我還真心虛說這是父所給的杯,我看這該是自斟的一杯。該祈求父神真賜下那杯時,我們能喝得下去。

小酌的早晨 4:42 a.m. 2001/07/19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