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耕地為要撒種的,豈是常常耕地呢?』(以賽亞書廿八章廿四節)


 一天初夏,我走過一塊美麗的草場。上面的青草非常柔軟、濃厚、純粹,真像一塊東方的綠色大地毯。草場的一隅栽著一棵佳美古樹,上停著無數美麗的野鳥;晴爽的空中充滿了牠們悅耳的歌聲。兩母牛躺臥在涼爽的樹蔭下,表現出洋洋得意的樣子來。

 路旁長著黃色的蒲公英,蒲公英中間,又夾著紫色的紫羅蘭。

 我倚著竹籬呆望了好久,盡量飽享了一頓眼福,心中想著:神所造的宇宙中,沒有一處能比這塈颽麗更可愛了。

 第二天我又走過那條路,看啊!那幅美麗的圖畫全被拆毀了。一個農夫扶著鐵犁,站在畦間,在一天之內造成了這一個大破壞!綠色的青草沒有了,留著的祗是一片醜陋光禿的黃土;歌唱的野鳥不見了,卻換來了幾只抓土啄蟲的老母雞。路旁的蒲公英、美麗的紫羅蘭,一概都不見了。我憂憂愁愁地自語著:『這樣美麗的東西,也有人忍心損害嗎?』

 那時全能的手打開了我的眼睛,叫我看見滿田已熟的禾稼等待人去收割。我能彀看見巨大笨拙的稻草人矗立在日光之下;我能彀聽見秋風掠過麥穗的響聲。那時我就覺悟到:若不經過那塊醜陋光禿的黃土,就得不到收割禾稼的光榮。


 親愛的讀者,我們的神是我們心田的農夫,祂常常來耕墾我們的心田,將我們自以為最美麗的東西拔去,留給們一個光禿禿不美麗的光景;我們應當忍著暫時的痛楚,仰望前面收獲的豐富。-選


 會不會覺得,野地長著的不知名野花很美?數大就是美吧?平常單獨一棵實在難令人多瞧一眼的小花,長成一大片後,看起來好美。我思索這個意義,當一件不美的事情發生,我們能清楚的辨別它的美醜,可是一旦是成群的發生,一大遍不美的事情,彷彿也變得美了。

 今天的荒漠甘泉說個淺顯的道理,能長出糧食的土地一定是經過耕耘的。能讓人使用、給人溫飽的土地,一定是深挖淺掘過的。生命同樣是如此,想要有用,就必須順性的耕耘、整理。任何一塊野性的土地,除了讓人敬而遠之外,大概也沒多大用處。

拔過一根野草、鬆過一小塊硬土的清晨 4:55 a.m 2000/07/03


 隨著歲月加增,要犁要耕的地不減反增。尤其這一次搬家,翻遍辦公室、家裡的每一個角落,看見好多隨著時間更迭,再也用不到的書籍,還有那因著資訊進步不會再用到點陣印表機色帶,看著這些東西,真覺得納悶,為什麼會留下這些用不上的東西?

 邊整理,邊想著自己的生命,是不是有那個死角已經太久沒犁過?又有那個角落已經滿佈蛛網,而那些地方是否在我們生命中,成為成長、茁壯的障礙?是該耕耘一番囉。

清理的早上 7:20 a. m. 2001/07/03


 真值得思考,我們常自以為的奇花異草卻是父神眼中的必須拔除的雜草。

除草的早晨 5:15 a.m. 2002/07/03


 今天的經文很有意思,讓我們知道,一塊田地不可能永遠都在耕地、不可能永遠都在撒種、不可能永遠都在澆灌,也永遠不可能都在收割。

 雖然耕地、撒種、澆灌、收割都重要,都不能缺少一環;但是,停留在任何階段,都是不正確,都是不會有結果的

前進的早上 4:50 a.m. 2005/07/03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