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水中經過…水必不漫過你。』(以賽亞書四十三章二節)


 神並不為我們開路,如果我們尚未起步。神並不給我們幫助,如果我們還不需要幫助。神並不除去我們路上的攔阻,如果我們還沒有碰到。可是一等到我們真有的時候,神的手就伸出來了。


 許多神的兒女竟把這個原則忘了,終日罣慮前面未來的難處。他們盼望神先把前面幾十里的路都鋪平了;但是神只肯照著他們的需要一步一步的開路。你必須從水中經過,然後纔可求神實現祂的應許。

 有許多人怕死,歎息自己並沒有得到神在臨終時所給的祝福。當然,他們得不到,因為身體健康,正在作工的時候,離死還遠得很哩。他們沒有這種需要。他們需要的是工作的恩典、生活的恩典;等到死期臨到,纔需要臨終時的恩典。-密勒(J. R. M.


 2000/01/06)今天起床的心情,帶著點淡淡焦慮,明天帶著十七位同學到東勢老人養護中心觀摩教學,會不會有人跟不上?十七位寶貝能不能學到他們該學的?後天早上是中嵙里長伯的頭七,溫師母和竹東的老人家會過去,不曉得能不能讓里長伯家人得到安慰?下午是慈娥的婚禮,不曉得能不能趕得上?星期天的主日講台,不曉得弟兄姊妹能不能得著益處?還有一封留言不知如何回答?…一連串的問號給明亮清晨抹上薄薄一層陰暗。

 連上網路,汲取今天的甘泉,想起佳穗常遛在嘴邊的一句洋文:「One Step Enough」確實如此。幾十年來,在墜落無邊愁煩前,讓自己搖擺的身子能夠在邊緣上平衡的,就是這個應許。謝謝您,為美好的應許。


 時間過得真是快,看了上面這一段心情,彷彿那天早上,幾位同學搭上電聯車,和戴師母在苗栗會合,一起到東勢。那天,同學們做得很好,他們照顧老人家,也學習一些護理技巧。接連著的聚會很不錯。真的,何必擔這麼多心呢?就像這句「憂慮永遠無法使你剛強面對明天,它只會讓你軟弱的面對今天。Anxiety never strengthens you for tomorrow; it only weakens you for today. )」一個一天到晚憂慮的人,真不曉得他是怎麼過日子的。真不曉得,甚麼因素讓人憂心忡忡?

 那天編譯一些網頁,看到這麼一句「憂慮與真正謙卑是自相矛盾的。Anxiety is a self-contradiction to true humility.」真覺得一針見血,的確,有時候憂慮是因為不夠謙虛。怎麼說呢?因為如果確實謙虛,深知那位大能者的膀臂扶持,怎會憂慮呢?該下這樣的結論嗎?我們會憂慮,因為我們還是患得患失的覺得我們單憑自己還能做些甚麼。

不想憂慮的清晨 4:54 a.m. 2001/01/06


 第三年了,三年的時間不算長,但也足夠回味上帝信實的引領。三年來,或許有憂慮愁煩,奇怪的是,回首思想,那些令人焦慮的事情似乎都沒有發生。而縱若發生事情,這些事情也是令人感恩、讚美的,那每一次看似無法理解的事情,幾乎都成為令人讚嘆的險招,似乎都已經走到盡頭了,卻一個轉折又見柳暗花明。

 看看今天,可以在過去年日尋到清晰的脈絡,而這些脈絡是父神撥雲見日的雙手,這雙手也已經在我們前面從容動工。

 別以為您腳所踏之地是憑空而來的,那都是父神親手整平、耕耘的。

踏在祂的地土上的清晨 4:14 a.m. 2002/01/06


 這句話說得多好,「神並不為我們開路,如果我們尚未起步。神並不給我們幫助,如果我們還不需要幫助。神並不除去我們路上的攔阻,如果我們還沒有碰到。」尤其是最後一句。想起來,我們還真能令人啼笑皆非。前面道路平坦得很,還看不見甚麼攔阻,看不見有甚麼明顯的突起或凹下。可是我們的想像力好豐富,都把前面途程想得無比坎坷。

 這樣的杞人憂天態度,讓我們不敢起步。在這清晨,不曉得多少上帝的兒女已經邁開腳步走在父神的應許中;也鼓勵還在躊躇難以起步的,前面道路挺好走的,也好多人走在上面,像雲彩一般圍繞著。來吧,讓我們走在君王大道上。

走在君王大道的早晨 6:24 a.m. 2005/01/06


 「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詩篇四十六篇三節)

 佛羅倫斯的碧第宮裡有一幅大海風暴圖,繪著驚濤、駭浪、黑雲、閃電。水面浮著翻了的船殘骸,這裡那裡看得見人身人首。在這波濤中佇立著一座山石,怒浪儘管狂衝而安然無恙。石縫中長著盛開鮮花的茂草。草中有巢,一白鴿棲息其上,安閒寧靜、不為風暴所動。

 這不正是上帝兒女的寫照?在萬事磐石中、在永恆神愛裡,不致搖動。

不需驚慌的早晨 7:24 a.m. 2006/01/06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