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應當…常常以頌讚為祭,獻給神。』(希伯來書十三章十五節)。


 一個傳道人,在鄉村工作某天晚上,無意之中走進了一所又暗又髒的小屋;他聽見屋隅發出微弱的聲音問說:『是誰?』他點了一根火柴,從火光中看見了地上的缺乏和痛苦,以及天上的喜樂和平安-一個黑色的老婦人,臥病在床她患著風濕症,痛苦異常可是她仍十分平安、十分喜樂。那時正是最冷的二月,她沒有燃料,也沒有糧食沒有燈光,也沒有伺奉的人。她所有的,只是倚靠神的信心。人生的痛苦,在她身上都齊全了,一點也沒有甚麼可以叫她快樂的了,可是她仍舊能夠發出『哈利路亞』的讚美來,好似一無缺乏和病痛一般。

 她真是『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塈@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四章八至九節)

 馬丁路在他的病榻上十分痛苦的時候,仍不住的讚美和感謝,並傳這段信息:

『這些痛苦和困難,很像排字的人所排的鉛版現在看上去,字是反的,也讀不出甚麼意義來可是等到鉛版印在紙上,我們就看得十分清楚,而且明瞭其中的意義了。今天我們所受的痛苦,然解釋不通,但是到了那一天,我們就會明白的。』


 保羅、馬丁路和那位黑色的婦人,都是我們的好榜樣。-迦內德(Wm. C. Garnett


 感謝父神,讓我在有生之年得見鉛字印出來的憐憫以及恩典。也求主幫助,讓我從排版中的鉛字,就能讀出祂美善的旨意及帶領。

需要豐富憐憫及恩典的日子 2000/02/28


 人實在很奇怪,總覺得要有些甚麼東西,才覺得有把握、有平安過日子,也有能力為人、為上帝做些事情。我們總希望有些東西在手上,縱使那只是個沒有壺身的壺把手而已,我們還是提得滿高興的,以為光靠這把手就能使人不再乾渴,就能讓自己得著滿足。

 或許等到哪天,連這個把手也沒了,他才會摻雜著絕望及希望,來到上帝面前祈求得著能力。我看,咱們還是早點扔掉我們以為能用的壺把手吧,您不覺得光提著個沒了壺身的把手挺好笑嗎?

汲取天上泉源的清晨 4:20 a.m. 2001/02/28


 「以頌讚為祭獻給神」,這能獻給神為祭的頌讚不是空洞的歌頌、讚美,不是隨著群體鼓舞的火熱情緒,更不是喃喃自語而不自覺的詩章頌詞,那是在苦楚、逆境之中,明白上帝旨意,領悟那奇妙作為而發出的讚嘆、歌頌。是的,沒錯,就是這樣!就應該是這樣的作為,那奇妙作為遠超我所能所想,真奇妙!

 「以頌讚為祭獻給神」,是發現「萬事確實都互相效力」、「祂的恩典確實夠我用」、「我確實能在活人之地得見上帝」,那慢慢屈膝、高舉雙手讚美上帝的頌讚。

獻祭的清晨 5:28 a.m. 2002/02/28


 萬事順遂,的確比較容易以頌讚為祭。諸事不從人願,仍能以頌讚為祭,那才是真實的獻祭。

依然獻上的早晨 9:28 a.m. 2005/02/28

chiang.jpg (2080 bytes)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