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己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四章六、七節。)


 軍人到了年老在家退休的時候,最喜歡談講戰埸上的經歷,也最喜歡把他們的傷痕指給人看;我們也是這樣,當我們到了天家的時候,一定也最喜歡述說神的良善,神的信實,神怎樣帶領我們經過路上一切的試煉。我們喜不喜歡站在穿白衣的中間,聽見說:『這些人-除了一個-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呢』?

 你喜不喜歡在那埵酗H這樣指著你說呢?一定不今天我們能有分於患難,已經可以叫我們知足了;因為不久我們就要頭戴,冠冕,手拿棕樹枝了。-司布真(C. H. Spurgeon


 神不會到你身上去找獎章、學位、文憑祂卻會去找傷痕。

 一個屬神的人所能尋求的最光榮的勳章,乃是因事奉而受到的傷痕,因冠冕而受到的損失,因基督而受到的恥辱,因工作而受到的耗損。一選


 「神不會到你身上去找獎章、學位、文憑,祂卻會去找傷痕。」值得深思的一句話,我們覺得能夠拿到上帝面前的,或許上帝並不想看,而是想看我們覺得不堪回首的辛酸經歷,想看我們因著一句責難的話,一個魯莽的動作,默然不語的態度;或者,當艱難來臨時,我們淚眼無語卻帶著確信的臉龐。

 其實,想想看,不單是該思索上帝要看我們甚麼?還得想想世人想看我們甚麼?是看我們的獎章、學位、文憑嗎?我想不是,那已經夠多了,世人想看的豈不也是我們在患難中的一言一行?

今天要得甚麼呢 5:16 a.m. 2000/12/12


 「受苦能讓堅強的靈魂顯明;最明顯的特徵就是那傷口痊癒的疤痕。 - E. H. Chapin」你我生命中是否刻畫著一道一道的疤痕?軍人身上的槍彈傷痕遠比授予的勳章榮耀,每一個傷痕述說一次戰役,讓人想起戰場的慘烈征戰。基督徒也是如此,但留下的傷痕卻是美好的體諒、關懷與愛心。能安慰人的正出於這些戰爭留下的傷痕。

 「一個基督徒不只藉著他的平安、喜樂認識他,也藉著他的征戰與苦難。 - Robert Murray M'Cheyne」真實的平安喜樂豈不是出於征戰與苦難?

依然征戰的清晨 4:42 a.m. 2001/12/12


 「一個屬神的人所能尋求的最光榮的勳章,乃是因事奉而受到的傷痕,因冠冕而受到的損失,因基督而受到的恥辱,因工作而受到的耗損。一選」

 誰知道甚麼地方是跑道的終點?甚麼時候響起結束的鈴聲?誰都不知道,只求的是每一時刻沒有虧欠、每一段路途都確實跑過,每一份一秒都沒有虧欠。好叫我們隨時隨地都能在父神面前,仰起臉來,說道那當跑得路、當打的戰、當守的道,都已經靠著那加給我恩典的守住了。

盡心盡力的早晨 7:07 a.m. 2005/12/12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