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哥林多後書六章十節)


 憂愁是很美麗的,她的美麗是月光的美麗,她的歌聲好像夜鶯的鳴聲,她的目光帶著並不期望快樂的神情。她能夠與哀哭的人同哭,卻不能與快樂的人同樂。

 快樂也是很美麗的,他的美麗是夏晨的美麗。他的目光含蓄兒童時代的歡笑,他的頭髮受著日光的閃射。他的歌聲像百靈鳥的歌聲一般翱翔雲上,他的腳步是一個從來不知道失敗的得勝者的腳步。他能夠與一切快樂的人同樂,卻不能與哀哭的人同哭。

 憂愁沉思著道:『我倆是絕不能合作的了。』

 快樂說:『是啊,絕不能了。我的道路是在充滿陽光的草場上的,玫瑰為我開著芳香的花朵,山鳥和畫眉為我唱著歡樂的情歌。』

 憂愁徐徐轉過身去說道:『我的道路是憂愁的王,祂頭上戴著的冠冕是荊棘的冠冕,祂手上和腳上帶著的釘痕是痛苦的傷痕。我也願意把我自己永遠奉獻給祂,因為有祂同在的憂愁一定比我所知道的快樂更加甘甜。』

 在她說話的時候,他們覺得有一個人立在他們旁邊。雖看不清楚是誰,卻知道是一位君王。他們跪倒在祂面前,感覺十分懼怕。

 憂愁輕聲說道:『我看祂一定是快樂的王,因為祂頭上戴著許多冠冕,手上和腳上帶著勝利的痕跡。我在祂面前,一切的憂愁都化為不息的愛和歡樂,我願意把自己永遠獻給祂。』

 快樂低聲的說:『你錯了,憂愁,我看祂是憂愁之王,祂頭上戴的冠冕是荊棘的冠冕。他手上和腳上帶著的釘痕是痛苦的傷痕。我也願意把自己永遠獻給祂,因為有祂同在的憂愁,一定比我所知道的快樂更加甘甜。』

 他倆同聲歡呼說道:『這樣,我們在祂堶惜D是一體,只有祂能將快樂和憂愁合成一體。』

 他倆手牽著同在世上跟隨祂走-有時在風雨中,有時陽光中,有時在冬日的凜冽中,有時在夏日的溫暖中-『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選


 這個比喻很特別,很羅曼蒂克,但也很真實。憂愁與快樂是兩回事,但在基督的生命中卻成為一體兩面。祂的喜樂出於祂的憂愁,而憂愁使祂的喜樂變得不會輕浮而是沈穩。其實,沒有經過或多或少的憂愁而得到的快樂,真的可以揚棄,因為那樣的喜樂十分不實際,就像罐頭的笑聲一樣。

憂愁與快樂對話的清晨 6:00 a.m.   2000/08/19


 如果明白生活中沒有這麼多二元的劃分,就能更明白生活的意義。並不是事事順遂就能歡喜快樂,也不一定艱難困頓就會讓人煎熬難過,而是兩者都能讓我們成長、茁壯。只是少了順遂,我們不明白何謂困頓?而闕如困頓,又怎會知道甚麼叫做順遂?

 一大片遼闊平原當然美好,只是狂風大作時,何處棲身?其實,那順遂與困頓更具體的存在於我們心中。困頓讓我們明白自己的有限,順遂讓我們知道在祂引導中的寶貴。

領會的清晨 5:15 a.m. 2003/08/19


 「憂愁」只因為看清楚自己的有限、自己的弱點;「快樂」是因為經歷父神的豐盛恩典與慈愛

快樂的早上 6:04 a.m. 2005/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