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林後十二章九節)


 神樂意在我受特殊試煉和痛苦的環境下將我最小的孩子取去,當我將孩子安放在墳墓堙A回到家中以後,我覺得我應該對弟兄姊妹們宣講一些試煉的意義。

 我就選擇這個題目來作主日的信息;但是在我預備資料的時候,我發現我所要講的,連我自己也不能相信。我就跪下來求神給我夠用的恩典。我這樣懇求了之後,張開眼睛來看見一幅彩色的經文-這幅經文,是前幾天我陪著孩子在遊息所的時候,我的母親送到家中來的。我雖然未曾看見過,卻曾聽見過我的僕人這樣告訴我,我也曾吩咐我的僕人將它掛在牆上。

 在我回家以後,我也未曾去注意上面的字句;這時候,我仰起面來,擦乾了眼睛,幅上的字句吸引了我的注意:『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

 『是』字是鮮綠色的,『我的』和『你』另是一種顏色。

 這個信息立即進入了我的心內,責備我不該求神給我夠用的恩典,因為神已經很清楚地告訴了我:『我恩典是夠你用的,你怎麼還來要求?只要起來相信,你就要發現這句話是多麼真實!』神已經用最簡易的字句告訴我們:『我的恩典是(不是將要或者也許)夠你用的。』

 從那時候起,『我的』,『是』,『你』,都深深地刻上了我的心版;感謝神,從那天起,直到現在,我天天活在這個信息的實現中。這次我所得到的功課,真願意別人也得到:總當將神的事實看為事實,千萬不要將事實當作希望、懇求;甚麼時候你相信一個事實,你就會發見這個事實是有能力的。-韋迫伯魯(H. W. Webb Peploe


 昨天去看住在桃園醫院安寧病房的蕭牧師,出門前,想在紙袋上寫幾句話,左思右想,還是寫上這句話:「父神的恩典是夠用的」。的確,祂的恩典是夠用的,無論在何種光景,祂的恩典是夠用的。事實上,那種種順境、逆境都是出於祂的恩典。

祂的恩典夠用的清晨  6:05 a.m. 2000/08/05


 一年了,蕭牧師也走了一段段時間了,不過,他仍然說話,述說著「恩典夠用」。的確,上個星期天下午去蕭牧師當初開拓的桃園教會,看到那有形、無形的教會,深深明白那是「恩典夠用」的教會。看到長大成人,如今為人父、人母的弟兄姊妹,當年的青澀已褪下無蹤。再看看自己,同樣十幾年的程途,哪一哩不是標示著「恩典夠用」。

 「恩典夠用」,如果你要的真是恩典,那麼恩典一定夠用,如果你要的不是恩典而是私慾滿足,那世間無一物是夠用的。

走在恩典路途的主日早晨 4:30 a.m. 2001/08/05


 的確,祂的恩典十分夠用,稍微放緩腳步,仔細看看已經擁有的,那不是夠用的恩典又是甚麼?讓生活節拍慢一點,多用點心看看周遭事物發展、多用點心體會經歷過的事情,那是一件一件數算不完的恩典。

 縱使艱難困苦、顛沛流離,那也是恩典,因為真正的恩典是那應許永生的恩典。

數算恩典的清晨 6:04 a.m. 2003/08/05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