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像從死奡_活的人,將自己獻給神。』(羅六章十三節)


 一天晚上,我去聽一篇將自己獻給神的演說。這篇演說對我並沒有特別的幫助,不過當演說者跪下來禱告的時候,他說:『哦,主阿,我們感謝你,因為我們可以信賴那替我們死的救主。』這一句話抓住了我。我站起身來,走向火車站去乘坐火車回家。在街上行走的時候我想到:將自己獻給神也許會影響我一生的事業,我就覺得畏懼。那時候,車馬喧嚷聲中來了那個信息:『你可以信託那替你死的救主。』

 坐上火車,我又想到:將自己獻給神也許會遭到許多改變、犧牲、失望,我再一次覺得畏懼。

 到了家中,進了我們自己的房間,一跪下來,我就看見我以往的失敗。我雖然作了一個基督徒,一個教會的執事,一個主日學校的校長,但是我卻未曾將自己獻給神。

 那時候,我又想到:將自己獻給神也許要挫折我心愛的計畫,消滅我將來的希望,放棄所選擇的職業,我更感覺畏懼。

 我看不見神要給我的那些更對好的東西,所以我的心一直在畏縮;最後,那敏銳的信息,帶著責備的口吻,很快地臨到了我心的最深處:

 『我的孩子,你可以信賴那替你死的救主。如果你不能信賴祂,你還能信賴誰呢?』

 這句話替我解決了一切,因為在轉瞬間,我就看見了:那愛我甚至替我死的救主,是絕對可以信賴那替你死的救主。你可以信賴祂-如果不是應當挫折的計畫,祂決不會去挫折;祂所作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為著神的榮耀和你的幸福。你可以信賴祂,祂將引領你行走那對你最合適的道路。-麥克康該


 的確是如此,當我們想到擺上自己時,真心的擺上時,實在會讓人覺得畏懼。因為,你知道你會失去多少顧念自己的私慾,你要放棄多少自己的綢繆、打算,甚至,你要將自己所愛的人,同樣交在上帝的手中,而且,你不知道,到底你所愛的對上帝的心意如何。然而,你知道,終究還是要全然擺上。航行在波濤洶湧的海洋,還是放棄我們的笨手笨腳的掌舵,交給那平靜風浪的上帝吧。

願意全然擺上的早上 6:50 a.m. 2000/08/01


 其實,信耶穌信得最慘的莫過於又想相信,卻又不捨得放下自己;又想跟隨,卻又想自訂程途;又想全然依靠,卻又想找看有甚麼別的值得信賴的。想想也不覺得甚麼特別的,世上哪一件大事可以分心成就的呢?哪一件大事不需要全力以赴?哪件大事容得人瞻前顧後?

 既然世間的大事都是如此,何況跟隨基督這件無比的抉擇呢?我看,還是乾脆一點吧,既然跟隨,那就緊緊跟隨;既說撇下,就撇個乾乾淨淨,免得拖泥帶水,丟三掉四。

乾脆的清晨 5:35 a.m. 2001/08/01


 當一個人面臨需要放下自己的利益、得失、喜好之時,讓他畏懼的是甚麼?當一個人準備拋開自己的企圖、期望時,他割捨不下的是甚麼?豈不就是那不足以外人道的自我需求?仔細想想,那最不願意你放下來的,不就正是你準備將它放下的。

 其實,當我們準備完全潔淨自己,全然跟隨主時,那讓我們感覺畏懼、不捨,那千百個理由告訴我們勿需如此的,不就是那惡者?當我們覺得害怕時,其實不是我們在害怕,而是那惡者正在害怕被逐出。

清潔的早晨 6:23 a.m. 2003/08/01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