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主必親自從天降臨,有呼叫的聲音和天使長的聲音,又有神的號吹響,那在基督埵漱F的人必先復活。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堙A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帖撒羅尼迦前書四章十六、十七節)


 『清早,天還黑的時候』(約二十章一節),主耶穌從死奡_活了。沒有太陽,只有晨星發光照在那挪開的墳墓上。黑夜還沒有退去,耶路撒冷的市民還沒睡醒。祂起來了,並不驚醒沉睡的人們。照樣,在『清早,天還沒黑的時候。』只有晨星發光照耀的時候,在基督埵漱F的人必要復活。他們起來的時候,也像他們的主一樣,並不驚醒沉睡的人們。世界聽不見呼召他們的聲音,『睡在塵埃的阿,要醒起唱歌。』(賽二十六章十九節)每一個榮耀的身體,要從墳墓中出來,被提至空中與主相遇。


 今天我們為他們還有甚麼憂愁呢?『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三十篇五節)-彭納(Horatius Bonar


 這就是能讓人在荒漠中仍能汲取甘泉的緣由。甘泉之所以甘,是因為荒漠的盡頭是那無比的榮耀,在那盡頭,有人佇立多時,等著張開雙手欣然迎接我。就因如此,那看似無盡的噬人荒漠,成為至暫至輕的苦楚。

天天預備的清晨 4:45 a.m. 2000/04/14


 「他們起來的時候,也像他們的主一樣,並不驚醒沉睡的人們。」這是何等特別的說法,不驚醒沈睡的人,這讓我想起基督徒生命無時無刻的成長茁壯,而這成長是默默進行的,周遭的人根本感覺不出那穩定、緩慢的成長,直到有一天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的基督徒同儕已經起來了。

 想起來的確饒有興味,耶穌基督的復活就是這樣,並不驚醒任何人。其實,一個完全不同的嶄新生命何須任何的吹噓,光是這個生命的改變就是莫大的見證。慢慢的讓那些親近的人體會、發現,原來這一切都出自那復活的生命。

潛沈的清晨 4:50 a.m. 2001/04/14


 「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豫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十一章十六節)十分喜歡這節經文,尤其是提到神被稱為神,是為了其他目的、其他益處,那麼神會以為恥。而這節經文告訴我們,我們稱神為神,神並不會以為恥,以為自己不配,只因為神為我們預備了一座城

 的確,多少時候,人們敬拜神,只希望得到健康、平安、事業發達、前途無量,如果神能給的就是人們期待的今生今世的好處,這樣的神真要以為恥。其實,如此相信的人也該以這樣的信仰為恥。然而,神配稱為神,神要給人們的就是那復活的生命、那一座城。

仰望的早晨 7:23 a.m. 2005/04/14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