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暗中告訴你們的,你們要在明處說出來。』(馬太福音十章廿七節)


 我們的主常帶我們到黑暗中去,為著要和我們說話。有時祂帶我們進入孤單的黑暗,有時祂帶我們進入憂傷的黑暗,有時祂帶我們進入失望的黑暗,有時祂帶我們進入疾病的黑暗。

 然後祂告訴我們祂偉大的、神奇的、永遠的、無限的奧祕。祂開啟我們迷糊的眼睛,叫我們看見屬天的榮耀。祂開通我們聾聵(ㄎㄨㄟˋ)的耳朵,叫我們聽見祂的聲音。在黑暗塈畯怉鉧ヮ鴠H前從來沒有學到的功課。

 可是我們得到了啟示以後,就有一個責任-『你們要在明處說出來要在屋頂上宣揚出來。

 這樣看來,我們受苦,並非是毫無意義,毫無目的的。許多時候,我們在受苦的時候會悲嘆說:『我還有甚麼用處呢?我對於人類有甚麼益處呢?我寶貴的一生就這樣浪費了麼?我告訴你:神是有目的的。神要我們和祂有最高的交通,神要我們能面對面聽祂說話,將信息帶給在山腳下的人們。

 摩西在西乃山、以利亞在何烈山、保羅在亞拉伯、豈都是白費時日呢?

 基督人必須有單獨默想,與神交通的時間。我們的身體怎樣需要食物,我們的靈也照樣需要山上的交通,巖下的安息。


 這樣,我們纔會時時覺得神的同在,能和大衛一同說:『耶和華阿,你與我相近。』(詩一九篇一五一節)-梅爾


 生命中的黑暗、困頓是必須的。有時候,這些惱人的難處來自生命的修剪,有時候則是父神的雕琢。很痛,沒錯。但經過這無比炎熱的窯燒,我們成為晶瑩剔透的藝品,宣揚父神令人讚嘆的神奇手藝。其實,我比較常想的是,我如今燒得如何?是已經燦爛奪目?還是黯然無光?在父神眼中,我成為何種器皿?

希望今天的生命能宣揚父神奇妙大功  4:09 a.m. 2000/04/11


 喜歡種花的蘭勝送我一盆剛剛移植滿株花苞、幾朵盛開的瑪格麗特,白色花瓣襯著黃色花蕊,的確很美,只是葉子看起來實無精打采,不曉得還要多久才能欣欣向榮?哪想到過了一個夜晚,就一個夜晚而已,清晨起來,看到的是整株生氣盎然的模樣,每片葉子都充滿生命力,真讓人讚嘆黑夜的能力。

 深深的夜裡,才是重新得力的好時機,不再無謂的掙扎、費勁,就這麼任憑天父的安慰、醫治,靜默的聆聽祂的慈祥聲音,白日的衝突、冤屈、傷害,在黑夜中慢慢得到撫平。

 下次,當我們進入生命的黑夜時,就任憑祂施展作為,就像那首歌說的:「....任祂吹」

重新得力的清晨 6:37 a.m. 2001/04/11


 我們需要常被提醒,冬天與春天是同樣的歲月,黑夜正如同白晝,是日子的兩面,而生命的高低起伏,順境、逆境也都是相同的。多長的黑夜就有多長的白晝,黑夜是成長的時刻,白晝亦然。順境讓人腳步輕盈,逆境同樣能夠讓人進步。

 這是個常識,可是看起來卻像是深奧的功課。其實,我們需要在深深的夜裡安眠,好重新得力漫步在白晝日光下。下回當厚厚的烏雲飄過,那就鬆弛疲憊的身子,閉上雙眼,讓祂工作吧。

白晝將至的清晨 5:45 a.m. 2002/04/11


 「上帝在健康及成功中向我們耳語,但很難聽見,在兩者之中我們都聽不到上帝的聲音。然而就著受苦上帝將音量增強,祂的聲音聽起來如雷貫耳。—C. S. Lewis

聽見、說出的早晨 7:21 a.m. 2005/04/11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