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要安靜,要知道我是神。』(詩篇四十六篇十節直譯)


 若要真認識神,內心的靜鎮是絕對必須的。我記得我當初怎樣學習這功課。那時正有一件大禍臨頭,我全身的細胞跳動,所有的血管緊漲,事情又需要立即對付,可是四周的環境又不容我移動絲毫。

 因著內心的紛亂,我的身體好像要四分五裂了,但是忽然一個微小的聲音在靈的深處向我說:『你要安靜,要知道我是神。』這句話真帶著能力。於是我鎮定我的身體,約束我那擾亂的心靈,使他們鎮靜下來。我把我的急難交給神,仰望等候祂;我覺得真有股力量從鎮靜中出來應付難處。結果事情平安過去,我自己在祂堶控o了安息。這是我最寶貴的經歷,因為從此我更認識了神。-司密斯(H. W. Smith


 這種不動並不是懶惰,乃是從信靠產生的一種活的鎮靜。


 這幾天思想的主題都是安靜、等候。真有意思,因為這段時間我的確需要安靜、等候。需要讓內心浮躁的情緒慢慢平穩,需要等候,看清楚什麼是最好的決策。這時候需要的不是行動,而是等候,安靜的等候。其實,真想做些什麼?只是,知道這時候最好的行動就是不動。

真想闖點什麼的清晨 6:27 a.m.  2000/04/07


 那是一個十分值得探索的問題,到底甚麼是「動」?甚麼又是「不動」?這兩者的差別何在?如果能知道它們的差異,我們會更明白平靜安穩的功課。甚麼是「動」?是天天例行的事情嗎?是依照自己的角色、身份,如父親、母親、學生、職員該做的事情?還是早已擬定妥當,刻正進行的事?

 其實那些都該包括在「不動」之內,就像我在讀著荒漠甘泉,寫著這段心情,讀電子剪報還有今天的東勢電腦班教學等等,這些都是「不動」。甚麼是「動」?那是心中一股洶湧的情緒,想要做些甚麼,好證明甚麼。就像是想刻意的做件事、說些話,好顯明自己是對的、無辜的、清白的、有能力的,對了,就是想做一件覺得上帝沒有幫我們做的事情,好證明上帝沒有幫我們證明的事情,這就是「動」。

 既然如此,甚麼是「動」?就是你以為上帝的手縮短,你要為其補長的時候;也是你覺得上帝的作為不足,你需要為祂張羅的時候

不動的早晨 4:58 a.m. 2001/04/07


 「你們要安靜,要知道我是神。」為什麼要安靜、要知道祂是神呢?如果不安靜就無法知道祂是神?確實如此,當一個人遇到難處、奮力掙扎之時,哪能聽得見別人的指點呢?哪看得見那伸到身邊的幫助呢

 遇到困難時,能夠安靜,就能認清自己的難處,也知道尋求幫助。何況,對基督徒而言,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神就在旁邊。只是多少時候,我們就像以馬忤斯那兩位沮喪的門徒,連耶穌與他們同行都不知道。

安靜的 8:31 a.m. 2005/04/07

mschiang

copyright? yes, but free!

chiang.jpg (2080 by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