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dicap.jpg (3138 bytes)

如何建立服侍的教會
How to Build a Diaconal Church

歐世德 Alf B. Oftestad
江茂松譯
中華基督教福音信義會

         

二、一般性的服事


尋找一個精確的定義是必須的。

一般性的服事是由一般的教會會眾執行的。一般性的服事指的是上帝子民在教會及服事機構中的態度、一種實踐及架構,一種與一般社會迥然有別的信仰實踐。(路加福音2224-27

沒有會眾服事性的參與,服事將成為「個人秀」而已。這是千真萬確的,當一個教會聘請一位執事,他們常認為這位執事就是一位專家,所以他們從此就可以把所有的是交給他做,而其他的人就袖手旁觀了。

我們必須明白,任何一位教會會友對服事的工作都有責任—建立一個基礎於愛心、饒恕與關懷的開放社區。在教會或機構的服事工作如果光由所謂的專家來執行那些責任及關懷,那是不可能成形的。事實上,服事工作很有可能比教會任何部門的工作更需要團隊的事奉或者是一種聯合的力量,如同關懷的真正意義,是圍繞或被圍繞,這彼此的圍繞就形成一個團契。除此之外,服事應該成為所有政府部門、專家學者的重要工作。一般擔任服事的人必須接受裝備從事服事工作,如此一來就對抗一切使得人們蒙受痛苦、失望的非人性科技的折磨。服事代表在那些突然拉長人們距離的專業術語、詭辯思考。最後,服事必須要警覺不要成為只是一種所謂專業幫助的哲學而已。服事只是應該成為以基督信仰的人觀為基礎,建立親近感及溫暖的事工。

一般的服事不同於一般基督徒那種在社區或其他地方的自動自發、不受限制、各自私下施行的愛心的表現。這樣的服事也不同於基督徒在各自工作領域,如商業、教師、工廠工人、家庭主婦及農夫的工作。以上兩者都是所有基督徒生活的基本,但實在很難將它們視為服事工作。

一般的服事是屬於教會的一群人的工作,這是一個教會所提出的明確,目標清楚的工作,可說是幫助人們在基督徒的團契一個神聖的團契中,與自己、他人以及上帝重修和好關係的事工。這樣的服事是每一個人的責任,在團契中為別人也與別人共同活出一個人的手足之情,在關懷的機構或自然產生的環境中,彼此扶持、擔當。

兩個層面的挑戰,配合將來、態度及方法,這兩個層面都需要定義服事的工作。a)我們的鄰居、就近的社區以及人類廣大社會的迫切問題,有時候這些問題是勢如破竹的。b)教會內部不同的問題與挑戰。

a)讓我們先從社會開始。我們需要注意跟上、瞭解社會一般現況,而且保持最新的資訊。許多社會的問題在進展中的世界是司空見慣的,甚至在前共黨國家亦同。

自然而然的,我們對傳統的需要與痛苦需要正視之:例如病痛的人們、正在逐日增加的人口老化、殘障者、因為某些原因被隔離驅逐者、未婚媽媽、離婚、無家可歸的孩子以及酒癮藥癮上身者,這些人的數目正在逐日加增。在一個充滿壓力、尋找職業、通勤以及他們的問題,存在於年輕人之間的一般問題來自於不健康的環境、飽受戕害的小孩與婦女、賣淫、倒錯的性行為、AIDS—這個時代的痲瘋病,對AIDS的恐懼、外勞的問題,就是那些不屬於任何國家的外來人口,難民問題以及日益嚴重的種族分離主義,最後則成為種族歧視,我們所面對的挑戰是令人戰慄而且巨大的。由於社會傳播的發達,這些事件看起來是持續不斷,而且看起來在,這些問題的影響範圍及嚴重性也越來越惡化。

有兩個領域,服事在其中面對強大的挑戰。也就是在種族與宗教問題中導致的孤單及困惑。這兩方面都牽涉人類的價值以及對軟弱、無助者產生威脅。

孤單。我們是否正在一種令社會排斥軟弱者,或者導致軟弱者被消除的步驟?還是不久之前,人們很自然的生在一個大家庭之中,生在一個與鄰居、同事共處的環境,那樣的團體是穩定的。在這種環境中,一個人在各樣的困難之中都可以得到幫助。然而,這樣的關係已經改變了。所有的人際關係都變得不穩定而且持續在變化。他們經常在改變,如果想進入一個團體或者留在團體之內,一個人必須證明自己是有用、有所作為的。一個人必須要有資源以致於能團體產生貢獻,一個人必須要主動,而如果要尋求歸屬於團體,一個人必須有所為。

如此一來,到處都是要求及命令。每個人都在問,我如何才能對家庭、同事、俱樂部或組織,或者是任何商業、專業以及政治團體或協會有貢獻。除此之外,人們自身的分裂日漸增加,甚至一個人被分成好幾部分,一部份是為了工作,一部份在周遭環境,一部份在教會,最後一部份在家裡。一個人忽略全人的存在,分裂成不同的段落及功能,如此一來,人反而成為功能的集合體而已。在這樣的團體中,人必定是孤單的,因為沒有人找他。也沒有一個人找我。

大部分人缺乏能力與主動性去投入某些事情,而熱衷於一項理念並維繫人際關係的事情,看來也越來越辛苦、需索無度,而且沈重不堪。如此一來,人際間的接觸變得越來越狹窄、越來越來受限制。病魔纏身的人們、危機中的人們、兒童及老人是無法採取主動及建立人際關係的。就因著這原因,長久及可靠的關係日漸希罕。在社會強大的競爭下,每一個人都必須是自給自足的。然而,在此競爭下,許多人卻被遺忘的,並被隔離於生活及團體的主流之外。這種情形也發生在那些被視為非我族類的人們。這樣的結果是孤獨、隔離,而接下來的,便是不同本質的問題,並越來越不可能解決這樣的危機。無論如何,這種人際間的破碎、生活的改變及不同的危機已經越來越普遍,而且深深刻畫在許多人的生命裡。一個孩子從進入學校開始,經歷父母離異、選擇生活方式及職業、尋找終生伴侶、建立家庭、失去職業、需要再受教育、與配偶離異、嘗試建立新的生活、尋找新的伴侶、再婚、退休或殘廢,失去能力以及與人來往的機會。在這個組織、機構日漸加增的社會,只有人能夠成為一個或多個組織的會員,並且具有重要性及得到支持及幫助。

無論是工人或顧客,我們都一樣,只要我們能夠生產或消費。其他的人則與我們不同並且隔絕於生活主流之外。這些人的數目越來越多,就像是幼稚園的兒童、醫院的病人、殘障者及安養中心的老人等等。其實在社會中,我們建立的是使人分離的體制而不是讓那些無助者參與的體系。

所有人際關係的自然原則,這也是社會中很普遍的觀念,就是所有的兒童都是一樣的。慢慢的,人類逐漸分開、歸屬於不同的團體,只有在這個團體中才能找到平等。也就是健康找到健康的、生病的歸生病的、有錢的找有錢的、老歸老、少歸少等等。這就是人們被隔離的主要原因。我們認為跟我們一樣的人才能認同我們態度及意見。而有所不同讓我們感覺不確定、沒有安全感、甚至或多或少會威脅我們。與非我族類在一起實在是件冒險的事。

迷惑。不少的組織、協會及興趣團體正是人們分離、多元化的示範,對人的關心同時成為人的掙扎。結果就成為一種迷惑一種宗教及道德的迷惑。

人們的問題與大的國際性挑戰彼此重疊。我們只能專注於其中幾項。在我們的社會、文化中與以前世代的差別在哪裡?到底是什麼因素,使得沮喪、無助變得如此嚴重?問題變得這麼普遍,同時又變得如此深入及成為根本的問題?我們承受一個爆炸,就像遍佈各個領域的科技發展一種脫韁的科技,在這種科技發展中,道德意識發展及人們的成熟度卻無法並駕齊驅。換句話說,我們的時代正走在與歷史的任何一時代無法類比的時代。我們無法將現在與過去的時代相比較。巨大的問題可以讓我們難以喘息,更不用提生態的危機、車諾比、廣島等受核子污染的城市。

我們絕對不敢讓這類的想法久久霸佔我們的心思意念。可是,恐懼、缺乏安全感、無助對全人類而言,卻是如此的真切與無法拂去。這些倫理的問體看起來幾乎不可能掌握。無論如何,他們又是如此緊急,有待解決的。墮胎的問題是全球的問題,法律的自由授予婦女有權力殺戮她們六到十二個月到的胎兒,根本就是倫理的議題。這樣的法律剝奪人們的價值、尊嚴及對人們的保障。它建立了一種態度,提供一種隨時可以擦拭去除的現象一種可怕的道德感染,如此一來,生命在開始及晚年之際隨時會遭遇這樣的危險現象。人們顯示一種相對的價值觀,是基於有沒有用、快不快樂、有沒有成就及合不合適來衡量的。那麼那些老年人、那些殘廢的或無可救藥的,又有什麼價值?難道他們也有所謂的生活權利,而且參與未來社會的發展?

事實上,保護生命及保護環境是同一回事。全球一片抗議軍火傾銷、水源土地及空氣污染,實在是重要且能理解的。或許這樣的抗議來得太遲了。然而,由於這類不斷的抗議,在上掌權者、公家機關及私人企業逐漸張開他們的眼睛,體會我們正在面對攸關我們自身存在的基本問題;我們的前途,而我們正從子孫手中偷竊屬於他們的地球資源。照顧我們的環境成為無比的挑戰,人們正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森林的砍伐、殺戮動物、污染的雨水、核能發電以及核外洩污染。可是同時候,是否保護未生出的胎兒、殘障者及老人的議題卻仍在喋喋不休的辯論著。

一個十分緊急的問題:有沒有可能居住在一個團體,在這個團體內,生活的對錯及維繫人們團契的道德規範都需要一一經過討論?關於基本的價值及倫理,在我們的社會中,有沒有一致的看法?除了討論人們生活環境的污染及危害外,我們更應該討論如何保護人類免於遭受危險。今天,上帝所造的所有受造之物事實上更需要協助及關心:地球、自然、受造之物以及人類為初生的胎兒到安寧病房的垂危病人。

一般而言,一個人或可以說,以前沒討論過的道德規範及生活規則,如今成為問題或被忽略。其實,這不只是牽涉墮胎問題,這也關係兩性議題,包括婚姻、離婚及同性戀等,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議題。由於多元思想的充斥,導致人們的迷惑、焦慮、極深的沮喪以及孤單的感覺。此外,我們還有其他的問題,有些是新的,有些則是全球性問題,除了人類環境遭受威脅外,還有失業的問題,多種族的社會問題,以及現代世界的種族歧視及對立問題。這些問題都是排山倒海,令人難以招架的。

b)教會。在處於一切挑戰和問題之中,教會擔負起服事的工作,正如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一章26-29節說的:「弟兄們哪,可見你們蒙召的,按著肉體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貴的也不多。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神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氣的,在神面前一個也不能自誇。」

今天服事工作面對的一個艱鉅挑戰就是去體會一個團契,這個團契與其他的團體、組織或協會迥然不同,因為這個團契正是基督的身子,是向我們之中受苦及痛楚的人敞開的。因此,我們必須要脫離所謂大有能力、充足、有本事的觀念,因為這些進取性的觀念都是錯謬也不符合基督信仰。這些觀念使得那些無法配合這些觀念的人成為缺乏、卑下,但是每一個人都是有限、軟弱並且多少受過傷害的。從過去到現在,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缺陷。我們生來就是無助的,而且也是無助的面臨生命的結束。無論如何,如果我們預備學習耶穌基督的榜樣,並願意不計代價,關懷別人,那每一個人都能給予別人適時的幫助。

如果我們能同理於未出生的胎兒、病痛、孤單、吸毒、離婚、賣淫、難民、移民、愛滋病患者、老年人、困惑的人,那我們就能明白任何一個人都需要饒恕、安全感及關心。

在約翰福音第五章記載的那位躺在畢士大池旁,被人遺忘的癱子,他抱怨著:「沒有人.」我們必須同理於我們周遭的人群,而不管他們的背景、環境或態度,如果我們能夠發覺人類的真相,不只是表面的現象,我們就明白人有權利被賦予人性的尊嚴,這尊嚴是神所創造的,無論情況如何變化,人們需要天天受到關懷及饒恕。服事工作的開始是配合張大的雙眼,但當我們晝思夜想林林總總、各式各樣的焦慮,我們慢慢越來越遲疑去面對軟弱、醜陋及犯罪的人們;他們使我們慢慢變得冷漠、殘酷也讓我們看見自己對神缺乏敬畏的心。他們也讓我們看見,我們並未學到耶穌基督的榜樣及福音的教導耶穌為上帝的僕人(以賽亞書53章)。我們並不喜歡這樣的榜樣,因為如果這樣,貧窮代表我們不能依靠自身的能力及自信。所以,我們良善的上帝將需要的人們擺在我們所謂的優秀規劃及每天有條不紊的計畫之中。如此一來,這個人的生活將受到攪擾,但藉著他的無助,卻幫助我們看見我們的服事任務。這個人的生活受到攪擾,卻幫助我們看見服事的任務,就因為他是無助的。

一般的服事工作擔負建立這個了不起團體的責任,同時需要將這個團體顯明出來。每個人都需要知道在這個世界有一個地方,在那裡他可以得到指導和幫助、支持和關切、溫暖、被瞭解及安全感,在那裡他可以感覺別人需要他,一個完整的他。這樣的需要越來越加增,而且變得越來越重要,越來越多的職位、官僚、螢幕及電腦,卻使得人際關係變得越來越糟糕因為滿足感、幸福感以及舒適的感覺相對的越來越少,連帶的孤單以及道德的困惑更形明顯、迫切。因此,在這種情況下,重要的是教會應該藉著指出社會上的對錯、善惡,而提供安穩、幫助及指引,並進而透過關懷建立信心。這些都需要宣揚並付諸愛心、鼓勵、組織並妥善管理。

服事的主要目標是幫助每一位基督徒活出基督徒的生命—他的婚姻及家庭生活—工作及職業上,鼓勵基督徒在不同的工作上挑起責任及努力並給於能力得以活出與基督信仰及倫理相稱的生活。

教會的服事工作必須面對來自我們社會的挑戰,並且提供幫助及支持給那些驅策自己在複雜、充滿焦慮生活中尋找生命意義的人群他們的勇氣去生活並重獲新的喜樂及希望。因此,在所有的困惑及需要中,最重要的就是教會及會眾的代表必須要確實瞭解自己該做的事。也就是我們到底提供什麼樣的關懷?教會主張的信仰、每一位基督徒的想法都以絕對、具體的方式表現在服事的工作上。當我們如此做的時候,我們必須體會教會的服事工作不能脫離一個以基督信仰為基礎的倫理根基。我們必須留心兩個不同的陷阱:第一、教條與倫理如果缺乏關懷與愛心,則會產生冷漠、疏離以致於排斥。第二、關懷與愛心如果沒有信仰及倫理,則將會導致倫理的鬆弛、迷惑及缺乏認同的依據。

服事最大任務是提供關懷、安定及安全感,讓規範及道德充滿付諸行動的愛心。服事擁有獨特的地位,將信仰與生活結合在一起。因此,建立一個能以對應社會危機提供關懷的教會是當務之急。

正如同初代教會一般,今天的教會也集中本身的服事工作於兩大架構。

a)教會的崇拜成為一般性服事的基礎。教會崇拜是服事的第一種主要結構。在這裡,耶穌基督是那位透過恩具施行復和及修補的。任何事情都必須要在這個架構內完成,並連接於上帝話語的宣揚,以及聖餐與聖洗的實施。因此,在崇拜中就必須有服事的事工,這服事是由執事及服事志工執行的,藉以強調教會的服事正式教會宣教的一部份,不是一種私底下的行動,更不是只是合宜不合宜的問題。

b)教會第二個主要的架構是一個小單元飽X對任何在宗教和政治方面帶動復興風潮的,就是這些團體中的小單元。但是,這個小單元不是用來取代或是分裂一般的教會活動,卻是為了整體會眾而存在的。他們代表輔助的單元,提供個人、實際以及服務層面的幫助和支援,如此得以強化教會會眾的基督徒特色。這個小單元同時也顧及教會內健康的多元化思想。在馬太福音十八章20節也提到耶穌同樣祝福一小群人的聚會。

教會的小單元有許多實際的益處:

  • 他們的活動時間和空間都很具彈性。只要是人群聚集的地方,這樣的團體就可以活動。
  • 他們是以非正式的方式活動。
  • 他們是開放、具容納性的。
  • 一個小單元有機會建立人與人之間個人的接觸。人們在這裡面對面的接觸,彼此的溝通比其他的地方直接—以免於宗教術語的困擾—小單元中也鼓勵及促進這種交往方式。
  • 在小單元中有機會建立人際網一個能讓危難的人、覺得自己被排斥、被忽略的人得著安全的網。

置身於巨大建築中,千千萬萬的部門之中,這樣的小團體可以成為接觸孤單、遭受排斥、被忽略人群的地方。一個小團體可以挑出承受種種問題的人,透過禱告及讀經,提供指引、支持及基督信仰的啟示。一個小團體同樣可以成為探訪會眾的主要團體。在一個小團體中,你可以交換經驗,並獲得支持。小團體同樣可以為那些在忙碌生活中提供一個重新得力、安全及暫時喘息的地方。當這個世界及連帶的問題變得越來越凸顯,環境也變得充滿紛擾,處處都充滿緊張、粗魯及需索無度,人們需要的就是這麼一個能提供片刻靜謐的地方。藉著這種小團體的幫助,教會能以幫助可能形成的家庭及婚姻—預備年輕人進入婚姻之中—一個基督徒的婚姻,在其中,丈夫與妻子關心彼此的成長與茁壯。同樣重要的是重建、加強父母親的角色。成為父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責任。在小單元團體中,就可能討論、幫助彼此去處理林林總總的個人問題,如共同生活、養育兒女、失去親人的喪慟以及成為一個雖然失業但仍然擁有自尊的人。或許是透過幫助失業者找份工作、幫助未婚媽媽照顧新生嬰兒等等,也就是提供實際的幫助、以開放、安全及信賴的態度,並成為基督徒得力的泉源。

          

ELFCT
Hsinchu
Taiwan

mschiang@ms1.hinet.net
http://www.elfct.org
http://www.christianeducation.net